第五章杨晓梅怀了你的孩子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章杨晓梅怀了你的孩子

2019-04-15更新

我一把揪住了杨二的脖子,在他的脖子后面啪、啪、啪拍了三下,然后按住想要逃离的他,低声问道:“看到了什么?”

杨二一脸惊慌,使劲儿地摆手,说哥子,不行,咱们出去说。

我说你看好了?

杨二使劲儿点头,说看好了,看好了,咱赶紧走,要不然我还得吐。

我瞧见地上这一摊恶臭的呕吐物,皱了一下眉头,跟他往外面走,等到了门口,瞧见外面的太阳光,杨二那苍白的脸才有一些气色,他深深吐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日你先人哦,早晓得是这样的一个情况,老子就绝对不收你这点钱。”

我说老子给你的是行价,你别唧唧歪歪——赶紧说,看到了什么,别在这里卖关子。

杨二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也没得啥子,就是两具腐烂的尸体而已。”

我说我草拟大爷,你就看到这个?要是这,我至于花钱请你过来么?

杨二连忙摆手,说不是,我看到那女的,手里面抱着一个襁褓,眼窝子里面是血泪,我吓得不行呢……

我说襁褓?里面有小孩没?

杨二摇头,说没,没得。

我说还有别的什么吗?

杨二说没得了。

我摸着下巴,想了一会儿,然后给许老板打电话,电话那头的许老板一下子就接了,问我,说怎么样了,看好了么?

我说差不多,对了,当时你在事发现场,我问你,除了两具尸体之外,还有别的死人没,比如婴孩。

许老板说没得,没得,就两个死人。

我说对了,我让你搜集的资料,你弄好了没有,给我啊。

许老板说好,我给你发微信上来。

我挂了电话,手机来了信息,却是许老板发来的资料,我打开来看,其实就是一个文档,里面有那个女大学生的照片,以及一些简单的资料,其实也就是一些、性命,年林、籍贯啊、学校专业之类的,非常简单,再有一个,就是那女大学生的身高体重三围等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我认真打量了一下文档上的女大学生,那是一个长相妩媚的女孩儿,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,正是青春正好的年纪。

只可惜,她不但给人包养了,而且最后还死了去。

我差不多浏览完,思索了一下,就给许老板打电话,问:“你有没有她家人的联系方式?”

许老板说你要她家人联系方式干嘛?我没得,没得。

我说你跟她这样的关系,难道什么都不知道吗?

许老板说我跟她的关系很简单,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,没想过跟她结婚,也不打算与她家人有任何联系,我给钱,她给我操,就这样而已。

我听他说得粗俗,心里面有些不太高兴,不过对于客户,看在钱的面子上,我只有忍了,想了想,又问:“这个杨晓梅除了跟你之外,还跟过别的人么?”

许老板很笃定地说道:“肯定没有啊,我跟她有合约的,她要是在我包养期间接私活,就要赔钱的——我跟她说我会时不时找人盯着她,她知道的,所以不敢乱来。”

我说你还找人盯着她?

许老板讪讪地笑,说没有,我就是诈和她的。

我想了一下,又问:“那她生过孩子没?你知道吗?”

许老板听到,断然否定,说没有,她生没生孩子,我一试就知道,绝对没有。

我听完,思索了一会儿,对他说道:“她在山城这儿,有没有什么社会关系,你知道吗?”

许老板说除了几个同学之外,也没有什么人。

我瞧见他一问三不知,知晓这个家伙估计不止包养了一个杨晓梅,说不定有两个三个,而他跟杨晓梅之间的关系,也就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,估计都没有什么感情基础。

不过也是,建立在金钱之上的感情,能有什么基础?

我告诉许老板,说警方那边如果有什么紧张,他知道的,一定要告诉我。

挂完电话,杨二问我,说陆老板,你查出什么来了?对于整件事情,我其实大概有一个猜测了,只不过这猜测没有得到佐证的条件,所以我也不太好说,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走,我们去大学城。”

我去大学城,找的是小满,她是我前女友的表妹——这层关系说起来有点复杂,简单地讲,小满是我与前女友分手之后,她家唯一跟我保持联系的亲戚,事实上,小满一直对她表姐不满,觉得她不应该跟我分手,而我跟小满的关系呢也挺不错的,算是哥们,或者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吧。

当然,说到这里的时候,有的人可能会跟我扯“小姨子”之类的玩笑话。

其实吧,怎么讲呢?

小满她,是个蕾丝,对男的不感兴趣。

所以我才说我跟小满是哥们。

小满跟杨晓梅是一个学校的,而且还同一个专业,虽然差了一届,但找她打听的话,应该能够得到一些线索。

我赶到大学城附近的咖啡馆,小满远远瞧见了我,朝着我挥手,喊陆哥这里,这里。

她是打扮中性、剪着短头发的利落女子,以前有一段时间叫我“姐夫”,后来才改的口,我跟着她进了咖啡厅,点了两杯咖啡,小满一脸古怪地看着我旁边的杨二,我给她介绍了一下,杨二贼兮兮地伸出手,说幸会幸会,大学生。

小满看了一眼他油兮兮的手,没给面子,而是直接跟我说道:“陆哥,你打听杨晓梅的事情干嘛?她死了,你知道吗?”

我说当然知道。

小满说你跟杨晓梅有关系?

我说不是,一个客户委托的,我就问你,杨晓梅平时都有什么朋友,她在山城这儿,有亲戚没?

小满说杨晓梅这个人我们其实都听说过,人比较虚荣,爱面子,大一大二的时候穷兮兮,还偷过室友的钱,没得什么朋友的,后来突然阔了,花钱大手大脚,我听人讲是被老板包养了,大四下学期说去实习,后来就没踪影了,就昨天,警察来学校调查,才知道她居然死了……她有两个玩得好的,不过都是酒肉朋友,听说在万州那边有个舅舅吧,我也不知道。

我说有个舅舅?她跟那舅舅关系好不好?

小满说这个我不晓得,你等等,我发信息去群里面问问。

她拿着手机低头打字,没一会儿,她说:“关系不错,听说她以前放假不回家,就是去她舅舅那里——她舅舅在万州那里卖童装,买了房子的,条件不好不坏,但是对她也还行……”

我说知道在哪里不?

小满聊了一下手机,然后对我说道:“找到了,有个万州的老乡发了大概地址,我转发给你——她舅舅叫做吴国良。”

小满发给了我,我看了一眼,然后给她道谢。

我着急去万州核实,跟小满道完谢,买单离开,小满送我到门口,说陆哥,姑妈给我姐介绍了一个男朋友,银行的,海龟呢,你就不着急?

我苦笑,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那人要真好,我只有祝福——走了,回头请你吃火锅。

离开大学城,我又打车,带着杨二赶往万州,按照地址,找到了在地下商场卖童装的吴国良,也就是杨晓梅的舅舅。

我确定了人,但并没有直接走上去问,而是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,到了下午的时候,瞧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过来给吴国良送饭,而她背上,则背着一个婴孩。

瞧见这个,我终于确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,虽然没有进一步的证据,但我还是给许老板挂了电话。

我告诉他:“许老板,事情搞清楚了,不过你可能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许老板说有啥事你只说呗。

他被缠得不行,焦头烂额,听到我这么说,赶紧催,我想了想,说道:“其实吧,杨晓梅缠着你,并不是跟你有什么生死不渝的感情,而是因为你们之间,可能有一个意外的结晶,她不肯走,大概是担心这个,所以才一直缠着你。”

许老板听到,非常惊讶,说结晶,什么结晶?

我说杨晓梅怀了你的孩子,而且把他生下来了,我现在在她舅舅这里,看到那小孩了,不过具体的,可能还得你过来确认才行。

许老板第一反应是不可能,他说他措施都做好了的,毓婷这玩意,他都是批发的,怎么可能呢?

我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事情大概就是这样,你要是想解决,就过来看看,确定一下。

许老板那边沉默了许久,终于开口说道:“好,你在那里等着,我过来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