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死地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104章 死地

2019-08-05更新

马为民说跑到别人的墓来了,被薛彪庞大的身体挡住视线的我,三步并作两步从台阶上跳了过去,当见到眼前的场景,我整个人顿时给惊呆了。

墓室的面积一点儿不比那个能同时容纳上千人的避难所小,在高度上甚至比那个避难所还要高出一半。

整个墓室呈正方形,正中间有一个锥圆形建筑,底部围着一圈汉白玉的护栏,中间的走道上每隔三米站着一个或手持长矛,或手拉弓箭的武士雕像,它们神sè严肃注视前方,似乎在保护着它们的主人。

这是底部的模样,往上一层与底部的造型一模一样——汉白玉的护栏,手持长矛或者弓箭的武士雕像,只是每高一层要小一圈,加起来一共九层。

而正中间是一排竖直而上的台阶,一直延伸到第九层上方,第九层是一个大的平台,最中间有一个圆形石台,上面是一副石晶棺椁。

整个墓室看起来气势恢弘,加上洞壁和穹顶上美伦美焕的浮雕,让刚进入墓室的我除了叹为观止的同时,还浮想联翩,以为能见到什么奇珍异宝,还有珍贵文物。

倒不是我贪心想顺手牵羊,仅仅只是好奇心而已,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进入这种没有对外开放的古人墓室。

只是当我环顾四周,最后将目光放在那石晶棺椁上的时候,才发现整个墓室中竟然没有一件陪葬品,而高耸在最上方的石晶棺椁周围也同样是如此。

难道是被人偷走了?

不对,避难所直接连通到这里,而避难所的入口又是古村长的家中,加上整个村的村民几乎与外界隔绝,又很少有村民离开这个山势险峻的村子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们应该是传说中的守墓人。

既然守墓人还在这里,那这墓室理论上没有被盗的情况。

但能弄出这么大手笔的墓室,没有奇珍异宝也就算了,竟然连金银珠宝这些俗物的陪葬品都没有,实在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所以当我再次看向那高耸在穹顶之下的石晶棺椁,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——不说普通人讲究的入土为安,就是王侯将相,甚至封建王朝的皇帝寝陵,他们要故去之后继续享受高高在上的荣华富贵生活,也没有如此把自己的棺椁摆在那么高的地方。

看地形,这墓室应该是掏空了一整座大山,而那石晶棺椁摆放的位置差不多接近山顶了,这要稍微有点儿地震什么的,悬空的山顶坍塌下来,直接就将石晶棺椁给毁了。

所以说这里不仅不合符墓葬的礼制,也不符合墓葬的常识,看起来异常诡异,让我很是想不通。

“发生么愣呢,赶紧找人呀。”旁边的马为民看我愣神,赶紧推了我一把。

闻言我不好意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第一次见到这么气势恢弘的墓室,加上这墓室太奇怪了,一时间不由自主地想东想西,差点儿忘了我们进来的目的是追刘斌他们的。

只是当我们在墓室中四处寻找的时候,没有看到一个其它出入口,跑进来的刘斌他们就像是消失了一般。

最后马为民指了指上面的石晶棺椁,说:“上去看看,说不定他们碰到了什么机关,掉进陷阱里面去了。”

有可能,毕竟走进墓室之前,只是掉了钟乳石,和在过道中有长矛攻击,说实话,这些真心不算是太过厉害的机关暗器,更加算不上凶险的绝境,所以那石晶棺椁的周围有机关,我认为非常正常。

只是我们能猜到,做了精心准备的刘斌他们不可能没有想到,何况古村长被他们下了迷药,应该告诉他们这所有机关的位置才是呀。

难道是古村长也不知道这些机关的位置?

还是有其它的原因?

搞不明白,我也不再多想,收回心思,小心翼翼跟在马为民的后面。

而在前面的马为民更加小心,用长矛敲打石阶探路的同时,还不忘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,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。

这样一来,我们相当于是一步一步往上挪,速度自然快不了,不到一百米的石阶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,才来到第九层的平台上。

一路走来还算顺利,但马为民没有松懈,看着前面上百个石雕的武士,他们的神态一致,但是每个人动作却各不一样——手持长矛的在前方,有蹲有站有进攻模样的,而手挽长弓的隐藏在后面,箭头直指我们,仿佛随时射过来一般,很有震慑作用。

马为民出一口长浊气,说道:“这些人的动作别看不整齐,甚至凌乱无章,其实内有章法,村民们的棍阵应该是从这套阵法中演变而来,所以这里肯定不简单。”

他的意思暗藏机关的地方,应该是这里了,我环顾四周,发现石晶棺椁的四周都被这些石雕武士给围了起来,没有留下其它空隙。

我们的目标倒不是石晶棺椁,但刘斌他们大费周折,肯定是要打开石晶棺椁,从里面取什么东西出来的。

如今他们消失不见,跟这些石雕武士肯定有关系,为了找到他们,我们也得走这一遭。

马为民身手了得,遇到紧急情况反应足够迅速,而我虽然差不少,但至少不会拖他太多后腿,唯有薛彪因为缺少三魄的缘故,只知道一味的刚猛,在灵巧上差得太远。

所以为了安全起见,我交代薛彪待在原地不要乱动等我们回来,他老实点头答应,随即把头转向石晶棺椁,直愣愣地盯着。

我以为他是好奇,也没在意,因为我的话还是很管用的,叫他不要乱动,他就纹丝不动,执行得非常到位。

安排好薛彪之后,马为民继续在前方探路,一步步走向那些石雕武士,我也捏紧了打神鞭小心翼翼跟在后面。

走到石雕武士跟前,仍然没有触碰到机关,马为民比了个注意的手势之后,用长矛去触碰前方的石雕武士,没有异动,他继续前行,只是刚向前踏出一步,飕地一声传来,一只箭骤然朝他射了过来,眼看就要射到他的头部,他眼皮都没有眨一下,随手抬起长矛就把箭给挡飞到一旁。

一抬一挡不过是一瞬间,马为民的动作够快,也不费劲,但这只是前奏,更多的箭朝我们射了过来。

漫天的箭雨猝不及防,我整个人顿时就绷紧了,还是他反应快,赶紧扔下长矛,取出软剑挽起了剑花,挡住了大部分的箭头,剩下的则被我用打神鞭打飞。

虽然我们躲过了最初的暗器攻击,但箭雨从四面八方射过来,似乎无穷无尽一般,我们坚持不了多久,马为民大声喊道:“你先撤出石人阵,我马上出来。”

没有多想,我马上往后退,只是刚一动我就感觉自己踏空了一般,定眼一看,原来我们踩的石板已经分开成两瓣,而石板的下方是漆黑的空洞。

我和马为民都没有来得及反应,瞬间就往下坠,我甩出打神鞭想要去勾住牢牢固定在石板上的石雕武士,但还是慢了一步,打神鞭的长度不够,我眼睁睁地看着那石板迅速合拢,严丝合缝,仿佛从来没有打开过一般。

飕飕的风从我耳朵刮过,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,四周一片黑暗,我不知道下方迎接我们的是什么,即便没有暗器,光是石头地板,我们也得摔死在这里。

就在我向老天祈祷的时候,耳朵传来水声,那不是河水的激流声,仅仅是水滴的声音,但我心里仍然一喜。

紧接着我砰的一声坠入水中,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我五脏六腑差不多移位,嘴巴一甜,吐出一口鲜血。

吐了一口血我昏昏沉沉的脑子反而清醒过来,赶紧划动手脚往水面上浮,刚浮出水面,我一把就人抓住,是马为民,他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“死不了,不过内脏受伤了,得赶紧上岸调息。”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回道。

马为民拉着我游到岸边,上了岸我躺在地下喘着粗气,感觉自己像是捡了一条命一般,暗自庆幸的时候,马为民突然冷冷地说道:“玛德,终于找到他们了。”

“哪里?”我忍着痛赶紧坐了起来。

马为民掏出他的三防手机,打开灯光,漆黑的洞中瞬间有了光明,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刘斌靠在那边紧闭着双眼,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他旁边的是龙齐道长,脸sè古怪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说道:“你们是要来抓我的吧,来吧,只要你们能带我出去,任凭你们处置。”

我眉头一皱,感觉他话中有话,赶紧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很简单,所有进入这里的人,全部都得死,因为这里是死地。”

说话的人是古村长,他已经没有了迷迷糊糊的模样,此事一脸怨毒地看着龙齐道长,还有我和马为民……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