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灵慧珠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115章 灵慧珠(1)

2019-08-06更新

古村长那满是怨毒的眼神,似乎是要把我们现场所有人生吞活剥了一般,即便明知道那只是眼神而已,但我仍然感觉到如芒在背。

他对龙齐道长这些人有如此怨恨好理解,毕竟堂堂一村之长,竟然被人随便拎在手上挟持,而且是当着全村人的面,可以说是威严扫地,我想这应该是他几十年来,最耻辱的一天。

何况龙齐道长他们这些人来此地的目的显而易见,就是为了抢夺什么宝贝,古村长对他们有再多的怨恨也是正常的。

只是我和马为民并没有做什么,刚才龙齐道长说的话他也是听到的,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,但他依旧如此,这就令我心里不舒服了,何况本来就对他没有什么好感,于是我直接说道:“古村长,我们跟过来可是为了救你的,你却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,有你这么做人的么?”

哼……

古村长冷哼一声,说道:“好人,说得好听,要不是因为你们,我们全村人能被他们找到机会下毒吗?他们能有机会进入地道中吗?”

我去!

这特么什么逻辑,合着这一切全都怪我们喽。

古村长的脑回路真特么够清奇的,难怪能做出从人贩子手中买老师的离奇事情,想到胡雨萱所受的罪,我就一肚子的火气,要不是看着他腿上还有一根没有取下来的箭,模样实在凄惨,我都想给他一耳光。

所以我只有嘴上呵斥道:“你脑子有病吧,篝火晚会是你要弄得,如果不是考虑到让你们有赎罪的机会,还有让胡雨萱心里不再留下那么多yīn影,我们早就离家村子了,哪用着参与你们之间的破事。”

“放你狗屁!我脑子现在清醒得很。”

古村长怒道:“你们从一开始假扮大学老师进村子来就是演戏,到出事的时候我问你们来了几个人,你还在嘴硬,结果到了这里还在我面前演戏呢,你真当我是傻子呀?”

“你们和他们其实就是一伙的强盗,别以为我猜不到你们的计划,救胡老师不过是你们的幌子,无非就是为了麻痹我们,好方便他们使用下三滥的手段。”

得,原来在古村长的心里我们和龙齐道长他们是一伙的,难怪他对我们也恨之入骨。

这误会可深了去,一两句话我还解释不清楚,这时龙齐道长倒是先笑了起来,调侃道:“老东西,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么?宗教局的人,如果他们真跟我们是一伙的,我们哪用得落到这副田地?”

宗教局?

古村长先是愣了一下,应该是没有听过这个单位,不过随即他又换成一副不屑地表情,说:“演,你们继续演……”

“演你大爷呀!”

龙齐道长一脚踢了过去,骂道:“要说演,就特么你最能演,中了迷药还能把我们所有人都给骗了,不仅让我损失了几个手下,还特么害得我掉进这个死地,你想死早说呀,拉着我陪葬干鸟,老子还没有活够呢……”

龙齐道长异常愤怒,这是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的气闷,一边骂还一边踹向古村长,如果不是身上的气力耗费的差不多了,我都怀疑他能把古村长当场杀了。

而古村长虽说迷药的药劲是没有了,但身上依旧还有抑制真气的毒,加上腿上有箭伤,只能用软绵的双手反击。

两人躺在地上,你一脚我一拳像是小孩子般对打,嘴巴上还骂骂咧咧的,弄得我很是烦躁,一脚把龙齐道长踢到一边,总算是让两人安静下来。

而刚才听古村长说这里是死地,就再次潜入水中查看地形的马为民从水中冒了出来,他上来岸之后,对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下面这个水潭大概有十几米深,没有发现鱼,也没有看见其它生物,四周全是石壁,没有出入口,这水应该是外面的暗河通过岩石的细缝渗透进来的。”

明白了,我们相当于是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竖井中,唯一的出口就是最上方,但那里被机关给封了起来,想要打开,除非上面的薛彪也去触碰机关。

只是那机关从打开到关闭,也就几秒钟时间,我们又没有飞天遁地的能力,这几秒钟对我们完全没有作用,反而还得薛彪也落入陷阱中,所有我根本不愿见到这一幕,希望他能沉住气,不要乱动。

马为民并没有放弃,尝试攀爬洞壁,只是洞壁光溜溜的,根本没有下脚点,随后他用软剑运足真气,劈开几个缺口,找到落脚点,一步一步往上爬,洞内顿时响起砰砰砰的声音,只是十几分钟之后,他就掉了下来,脸sè十分苍白,这是过度使用真气的表现。

其实我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,小说上说两人大战几百个回合,战了三天三夜,那是瞎几把乱写的。

真气是人通过某种特殊的方法,调动自身潜能产生的气息,但毕竟修行之人也是人,自然有穷尽消耗一空的时候,而且这消耗的过程非常迅速,高手过招几个回合就能产生胜负,除非是真遇到了拼命的时候,不然谁也不会死缠烂打。

所以说即便马为民体内真气霸道刚劲,也是如此,他能坚持十几分钟,已经算是拿命在拼。

我看着他脸sè苍白,浑身滚烫冒着热气,赶紧劝道:“别说上面的机关该如何从下方打开我们都不知道,就这里到最上面的距离,绝对超过一百米,你用这蛮力是行不通,别着急,你先休息一下,保存好体力,等下我来想办法。”

马为民摇了摇头,说:“你能有什么办法,古村长都说这里是死地了,不拼一下哪有什么机会。”

“你看好他们别出什么幺蛾子,等我调息一番继续来过,我就不信了登不到上面去。”

马为民不服输的尽头上来,我知道再劝也没有用,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就不再多说。

我走到古村长的面前,指着龙齐道长说道:“他们是匪,我们是官,根本就不是一路人,你信不信,我都要跟你讲明白。”

“然后呢?想从我口中知道如何出去的路?”

古村长脸sè满是讽刺地说道:“别费心了,都说了这里是死地,根本就没有出口,我不管你们是不是一伙的,既然进了颜真人的寝陵就得死,不仅是你们,包括我也是如此,这是冒犯颜真人的代价。”

颜真人?

难怪墓室中没有任何陪葬的物品,原来是修行之人的墓室,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——金银财宝对于修行之人来说,不过是俗物而已,要来无用。

只是那石晶棺椁摆放在那么高的地方,到底是什么用意,难道这个颜真人死后还想飞升不成?

我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,对古村长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,我们以后要埋骨同一个墓穴,也算是难兄难弟,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守护的颜真人,到底是何方人物?”

古村长撇了我一眼,冷笑道:“颜真人的事迹,岂是你这种凡人能知道的……不过呢,你有一点说得对,以后要埋骨这里,我也就让你死个明白。”

“告诉你,记住了,颜真人是百年难见的修仙奇才,三岁开悟,五岁拜师学道,十二岁道法小成,随即出山行走世间历练红尘,一路斩妖除魔,在修行界翻起轩然大波,追随者不计其数。”

“只是颜真人一心修行,不贪恋红尘世事,积累了足够的功德,回山继续修行,百年之后终于看破大道,修行大成,飞升天界,这个寝陵不过是他凡间的肉身而已。”

“而我们古家、王家、陈家、赵家,作为颜真人千万追随者的四家之主,能够有幸得到他的青睐,成为他寝陵的守护者,三百年来我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,不为求什么回报,只希望颜真人下凡的时候,我们能目睹仙人的尊容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笑死老子了。”

古村长正说得有劲了,龙齐道长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,半响后,他讥讽道:“什么狗屁颜真人,什么狗屁飞升天界,什么狗屁仙人,什么狗屁守护者,通通不过是骗人的说辞,到底怎么回事,你难道心里没有数么?”

古村长满脸通红,不知道是被气的,还是被臊的,总之他双眼也充了血,死死地瞪着龙齐道长。

只是龙齐道长并没被他的眼神吓到,继续嘲讽道:“你眼珠子瞪下来也没有用,事实就是事实,如果我们不知道内情,你说我们会费尽心思,冒着天大的风险来到你这鸟不拉屎的地方?”

“哈,既然你不敢说,那我就帮你说了吧,这颜真人的确是修行之人,不过他修的是邪门歪道,要不是他机缘巧合,得到灵慧珠让他开了窍,他不过是个无名之辈而已。”

“即便如此,他离看破大道,修行大成也差了不知道多少距离,飞升天界更是瞎几把胡扯。”

“而你们古家、王家、陈家、赵家四家,也不是你说的受到他的青睐,应该是说倒了八百辈子血霉,被他下了血咒,世代要居住在这里守护着他还有灵慧珠,不被盗墓贼光顾,否则将迎来厄运,通通不得好死。”

“你你你……你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古村长满是不可思议地望着龙齐道长,结结巴巴地问道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