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监控图像上的脸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一章 监控图像上的脸

2019-08-06更新

不知道是李总的权势,还是这位叫做“傻强”的大哥面子,等陆林、潘勇跟着傻强来到了位于上盈世纪城的夜店时,这儿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集结,在一个满脸笑眯眯的经理带领下,在大厅等待着。

那经理脸上的笑容跟盛开的菊花一样,无比和善,但陆林瞧见他左脸上的好几道刀疤,就知晓这位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
不过也是,能够开得起这么大生意的,又岂是简单之人?

陆林虽说也来过一两次夜场,不过都是老大潘勇带着过去混的,见见世面而已,并不是这里面的玩家。

他以前觉得这夜场里面五光十色,一切都仿佛很酷,顺带地觉得这里面的人也都很厉害。

而此刻当他出现在大厅,瞧见这帮人齐刷刷地朝着自己望来时,脸上流露出来的敬畏与迷茫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却是涌现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虚荣。

他心中忐忑,但勉强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,对傻强说道:“行吧,找个地方去,我们就开始吧。”

傻强过去招呼那经理,随后他们来到了二楼的监控室。

里面已经准备好了相关的监控资料,那经理等陆林、潘勇和傻强坐下之后,走上前来,满脸讨好地说道:“昨天闻雪小姐在我们酒吧的这段时间,相关监控都整理好了,这里就可以直接看;另外昨天给闻雪小姐她们包厢服务的相关人员,以及有过接触的人,我都叫了过来,您看一下,随时都可以叫过来……”

陆林点了点头,然后让人把几个出入口的监控给放了,他盯着屏幕,打量了一会儿,然后把给包厢服务的侍应生叫了过来,简单问了几句。

如此问了一会儿,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又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吧,有人过来通传,说闻雪小姐的同学已经过来了,问要不要直接带进来。

陆林想了想,点头,说带进来吧。

因为知晓跟李闻雪玩的这个圈子非富即贵,所以陆林没有坐回去,而是站在门口这边迎接。

过了几分钟,服务生领了五个年轻人走了进来,三女两男,模样相貌且不必多说,个个都是一身名牌,一身上下的行头兑换成钱,得是一个让人咋舌的数字。

这几人对于被叫过来这事儿显得有些抵触,除了一个女孩子还算是比较礼貌之外,另外四人都显得很不耐烦。

傻强上前去简单解释了几句,随后给他们介绍了一下陆林,告诉众人此事由陆林全权负责。

听到这话儿,五人都打量着陆林,瞧见他身上廉价的地摊货,一脸狐疑。

其中一个染着红头发的男子满脸不屑地说道:“不是吧?大中午的,把我们叫到这儿来,耍我们呢?我知道闻雪出了事,但找这么一个人过来,是不是有点儿太草率和儿戏了?”

他这边一开头,旁边几人立刻附和道: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

就在这帮人纷纷质疑陆林的时候,这时潘勇走上了前来,冲着那红发男喊道:“田磊,你瞎咧咧啥呢?要不是你们带闻雪过这儿来闹腾,她能出事么?现在让你们配合一下,把昨天的情况说明清楚,有问题么?咋那么多怪话呢?”

他这边显然是认识这几个人的,直接开怼,那红发男抬起头来,听到潘勇这劈头盖脸一阵骂,顿时就恼了,开口就飚了一句脏话,随后跟潘勇对骂起来。

不过他的架势还没有摆开,傻强就站了出来。

这哥们穿着一身黑西装,眼神凶狠,又有大哥气场,一开口便镇住了场子,那红发男田磊虽然情绪激动,但也没有再敢说话。

先前那个态度最好的女孩子开口问潘勇:“勇哥,小雪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潘勇走上前来,将李闻雪今天发狂的事情跟众人讲起,然后认真地说道:“文丽,你们都是小雪的朋友、同学,她现在变成这样了,不管怎么说,跟昨天的遭遇还是有关的,你们要碰见什么不对劲的事情,就跟我兄弟陆林讲起——你们别看他普普通通,但却是这方面的专家,只有他才能够帮小雪恢复正常……而要万一小雪恢复不了,你们自己想一想,这里面,会不会有你们的责任?”

他说得认真,一脸郑重,这帮年轻人这才收起了轻视之心,各自落座之后,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。

陆林认真地听他们说着,跟之前了解的其实差不多,就是一帮圈子内的朋友约着过来玩,起先在包厢里面喝酒聊天,后来舞池热了,几个人就下去跳舞,就留了李闻雪和迟文丽、田磊三个人在这儿。

过了一会儿,李闻雪去了一趟卫生间,回来又开始喝酒。

结果这回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开始狂喝,一杯接着一杯地来,随后就抱着迟文丽痛哭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后来喝多了,大家就张罗着把她送回去,结果李闻雪就开始打人了。

好在她力气不大,大家把她控制住了,又把李总的司机叫了过来,将人接回去……

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,至于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们也一头雾水,完全不清楚。

陆林听闻,问迟文丽:“她喝醉酒的时候,跟你讲了什么?”

迟文丽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她说她撞到了鬼。”

鬼?

陆林眼睛一睁,知道正戏来了。

他几乎是一下子就站了起来,然后问道:“她在哪里撞到了鬼?”

迟文丽给吓了一跳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好像、好像……”

陆林知道自己有点儿吓人,又坐了回来,安慰那姑娘:“你别着急,仔细回忆一下,慢慢说,别错过细节。”

迟文丽想了想,这才说道:“她回来的时候,告诉我在洗手间碰到了一个同学,叫……哎,叫啥来着,后来她抱着我哭的时候,就说碰到了鬼,说她可能活不久了……”

陆林问:“碰到了一个同学?她有说叫什么名字吗?”

迟文丽揉了揉太阳穴,似乎在极力回忆,但最终还是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陆林问:“闻雪小姐没有提那同学的名字吗?”

迟文丽说道:“提了,但我当时喝多了,有点儿记不住……”

陆林问:“是哪儿的同学呢,小学同学、中学同学还是大学同学,这个你有没有印象?”

迟文丽使劲儿摇头,说我不知道、不知道……

陆林还待追问,旁边的红头发田磊有点儿急了,冲着陆林喊道:“你别逼她行不行?你没看到她都有点懵了吗?”

陆林瞧见迟文丽的确是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,也没有继续逼问,而是回过头来,问田磊:“那你知道么?你当时也在包厢里面啊……”

田磊摇头,说:“我不知道,我当时在看舞池那边的美女……”

陆林打量了他一眼,然后对旁边的经理说道:“调昨天洗手间那边的监控记录,就是闻雪小姐出入的那段时间……”

经理让旁边一个保安调录像,没多久,调出了一个正对洗手间出入口的机位来,然后开始拉时间。

这边跟迟文丽和田磊确定了李闻雪上洗手间的时间后,保安很快锁定了时间,瞧见李闻雪从走廊那边走了过来,背对着监控像头,走进了右边的洗手间里去——从她当时的步伐来看,应该还是很清醒的……

而陆林与迟文丽、田磊确定了一下,得知她当时只喝了半瓶啤酒。

图像持续了差不多半分钟左右吧,这时又来了几人,有人进了左边的男士洗手间,而有人进了右边去……

就在这个时候,那图像似乎扭曲了一下,使得那画面很是古怪。

陆林及时叫停,然后问那负责技术的保安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保安并不专业,犹豫了一下,不确定地说道:“可能是电压不正常,导致画面有些扭曲吧?”

陆林仔细打量着,瞧见画面上有一个穿着鹅黄色热辣短裙的女子往洗手间里走去,但因为图像扭曲的缘故,几乎看不到那女子上半身和头部到底是什么模样。

他想了想,对保安说道:“往后拉……”

保安将画面往后拉着,差不多三分钟左右吧,陆林喊停,瞧见画面恢复正常,李闻雪却是从洗手间里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。

陆林让他停住画面,问能不能放大,看一下面部表情。

保安点头,操作了一下,将画面放大,陆林便瞧见了李闻雪脸上满是惊恐与慌张,他犹豫了一下,让保安继续播放,瞧见李闻雪离开,而又过了半分钟,那个穿着鹅黄色短裙的女人似乎从里面出来,然而那白晃晃的大长腿刚刚一入镜,这监控画面居然有扭曲了,变得很是古怪。

陆林问能不能放大一些,保安照做,结果不知道怎么操作的,猛然一拉,那屏幕上居然出现了一张古怪的脸孔来。

那张脸阴冷、僵硬、怨毒、仿佛带着无穷的恨意……

而下一秒,这脸的五官都有鲜血往外冒了出来,吓得监控室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尖声大叫起来,有人手忙脚乱之下,却不知道碰到什么,只听到“嗡”的一声,这机房里面的电脑却是滋啦啦一阵响,冒出了一股黑烟来……

显示器立刻化作一片黑暗。

周遭一片混乱,而陆林却站在那儿,一动也不动。

他认出了这张脸。

与银鱼岛地下洞穴那张遗像之上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石小川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