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洗浴中心找个妹儿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章洗浴中心找个妹儿

2019-04-15更新

从市区开车到万州来怎么也要三个多小时,等许老板过来的功夫,杨二拉着我到了旁边的饭店吃火锅。

他一边吃,还一边振振有词的说要把早上吐出去的补回来,听到“吐”字 ,我对着桌上的毛肚鸭肠,瞬间一点兴趣都没有了。

杨二看我不怎么动筷,没有一点不好意思,吃得那叫一个欢快,风卷残云一般,最后他打了一个酒嗝,一抹嘴说道:“嘿嘿,陆老板,要不我们去耍一哈?”

杨二口中的耍,我太清楚——饱暖思yin欲。

这家伙让我有些无语,兜里比脸都干净,毛钱都没有,所有消费都是我买单,吃饭无所谓,我不是计较的人,不过玩女人还想要我买单?

我想也不想就拒绝了。

只是杨二是个赖皮性子,哪肯轻易放弃,眨眨眼睛说道:“晓得你看不上快餐,我知道前面拐弯有一家洗浴中心,找个妹儿给你推个油,放松放松,保证让你神轻气爽。”

“反正雇主过来也还要等一段时间,我们哥佬两个不可能在这里干等吧?打麻将也凑不够人……”

杨二喋喋不休地说着,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,如果这种精力用在正处,他哪里还至于混到如此地步。

唉!

不过杨二有一点没说错,许老板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这边,干等着也不是办法。

加上他身上有股酸臭味,刚才上菜的服务员上菜都绕着他走,让他去洗个澡总是好事,至少我鼻子好受一点。

在他再三保证那地方是正规场子之后,我没再坚持,买了单跟着他出了饭店。

左拐右转走了不到五分钟,我们来到一家叫“梁姐”的按摩店,不大的门脸,一眼就看到里面沙发上坐着几个肥瘦不一,满脸浓妆的女孩子。

女孩子们头也不抬地玩着手机,一个老板娘模样的中年女人,一点儿都不嫌弃地挽着杨二的手,热情地打着招呼,似乎还是熟人。

不过他们没聊两句,杨二就指着我说了句这是我老板,梁姐你一定要招待好他,说完他就拉着一个小胖妞急匆匆进了里面的小房间。

看着梁姐脸上厚厚的粉底直往下掉,一脸笑意很是热情地走向我,我再傻也知道被杨二这个王八蛋给骗了——这特么的哪是正规场子?

本想着扭头就走,但梁姐动作更快,一把就挽着我的手,热情地说道:“帅哥老板,我这几个妹儿都是十八九岁的美女,别看年纪小,服务好着呢,你看上哪个直接说嘛。”

梁姐别看是女人,手劲可不小,似乎感觉到我有些抗拒,拉着我不放,引来按摩店外面路过的人驻足观看。

无耐之下,我只好让她安排一个女孩给我洗脚,四十五快钱一个钟的那种。

本以为正规按摩梁姐不会接,会放弃我这单生意,没想到她热情不减,亲自送我进了小房间,并且倒了一杯茶进来,当然是用一次性杯子,且里面的茶叶像树枝多一些那种,我没有一点想喝的想法。

很快一个身材中等的女孩费尽地端着一个木捅走了进来,里面已经放好了热水,我没有多想就躺在按摩椅上泡脚。女孩子先是帮我按摩头部,手法有些生疏,不过她的手冰冷,在只有风扇呼呼吹的闷热小房间中,感觉还挺不错的,于是我闭着眼睛开始享受起来。

只是没有享受多久,女孩子的手停了下来,我去过按摩的地方,知道有些女孩子不太敬业,按几下就停下来玩手机——磨洋工。

如果是在我熟悉的正规场子,我可能会找部长投诉,但这里,我想还是算了,于是继续闭着眼睛,假装睡觉,也没有跟女孩子聊天的兴趣。

大概过了两分钟,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,随即感觉有人爬上我的身上来,全身冰凉,睁眼一看,只见那女孩子全身不着片缕,双眼空洞地看着我。

女孩虽然长得不算太漂亮,但是胜在秀气,且皮肤非常之好,像是雪一样白。

只是我看着她却没有一点儿情欲,反而心里翻起惊涛骇浪,不是因为正规按摩变了味道,毕竟我不是雏,不至于见到一果女就大惊失色。

让我感到异常惊讶的是,这女孩子全身冰冷,感觉……感觉不像是一个活人,倒像是一具尸体。

我赶紧把她给扶起来,尝试着跟她对话,只是没有回应,她像是听不懂我说话似的,不,应该说是她肯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因为她完全没有一丁点儿反应,依旧漠然地看着我,而且尝试要来抱我,只是力气没有我大而已。

这让我更加肯定这个女孩子有问题,而且问题不小,只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,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

之前我倒是知道有些人是纯阴之体——阴年丁巳月辛亥日丁未时出生的人。

这种人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,传说在投胎的时候,魂魄没有全都带回阳间,被黑白无常克扣了一部分,天生缺乏阳气,容易遇到一些脏东西,身体会感觉到寒冷,即便是大夏天也会穿着棉衣,不过他们测量体温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随即我又想到另一种可能,不过这太惊世骇俗,而且拥有这种本事的人,怎么可能控制女孩子来做这种事情?

事出反常必有妖,我很快冷静下来,这样僵持下去不是个事,我赶紧把女孩子的衣服给她套上,然后把她按在按摩床上,拿起桌子上的一支笔试图对她进行催眠。

两分钟之后我放弃了,我反应过来,催眠是需要用语言和行为来引导她的,而她根本不知道我说什么,当然没有用。

无奈之下,我只有对隔壁传来粗气声的墙上敲了两组暗号,只希望正在忙碌的杨二能听到我地呼唤。

有些人可能会说我完全可以走出房间一走了之,但是不要忘了,如果真是我后一种猜测,那这里的老板娘绝对不会那么简单,我有可能会摊上事了,作为一个外地人,在别人的地头,我可不太想摊上这些麻烦事。

此时我最希望的是杨二听到我的暗号,能过我这房间来,毕竟这里是他带我过来的,而且看他似乎跟老板娘挺熟络的模样。

只是我明显高估了杨二的克制力,隔壁的喘息声越来越大,没有一点儿停止的意思,我只有暗骂一声,没有再去敲击墙壁。

而本该躺在床上的那个女孩子,把我给她穿上的衣服又脱了下来,径直走下来抱着我,似乎在执行一条指令似的,让我很是无奈,只好再次把她按在床上,用被单把她给包了起来,暂时安生了一些。

大约过了十分钟,隔壁传来一声低吼,没一会儿杨二衣服都没有穿好就走进我这边房间,看到按摩床上的女孩,嘿嘿地笑着说道:“陆老板,这么急着叫我过来,是想让我看你的行为艺术?”

我没有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低声说你好好看这女孩子,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

看我的脸色很是难看,他才收起笑嘻嘻的模样,认真看了床上女孩一眼,随即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她……她怎么没有魂了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