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涮锅的毛肚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章涮锅的毛肚

2019-04-15更新

听我说完话,许老板直接都给镇住了。

好一会儿,他才问我,说你怎么知道我说的,不是实话?

我说废话,俗话说得好,冤有头债有主,那东西也是一样,这世界,到了哪儿,都得守规矩,如果只是在你工地上挖出来的两具腐尸,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那它为什么缠上你,而不是其他人呢?它缠上挖出来尸体的工人,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一点儿?行了,许老板,你要是不肯说真话呢,那便算了,看在老何的面子上,给您打个折,交一千块钱的香火钱,出了这门,咱谁也不认识谁,就这样吧……

我表现得很果断,而且收费合理,童叟无欺——毕竟我刚才点香问魂的线香,以及捆绳和精油,都是需要成本的。

许老板有些着急,赶忙说道:“陆师傅,哎,陆师傅,别着急啊。”

我说不是我着急,我真忙,约了朋友吃火锅呢。

许老板瞧见我认真了,朝着旁边的老何使了一个眼色,老何赶紧过来劝,说小陆老板,许老板不是那个意思,他呢,主要是有顾虑。

我看着许老板,而许老板犹豫了好一会儿,一拍大腿,对我说道:“嗨,陆师傅,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,我也不隐瞒了——其实吧,那两具腐尸,里面有一个人,我是认识的,她,其实是我以前包养的一个大学生,那妹儿跟我好了两年,为了她,我前前后后总共花了三十多万,结果去年突然就不见了,我听人说是跟小白脸跑了,我还气得不得了,没成想在这样的场合下又碰面了。”

听完这话,我认真地看着许老板,过了好一会儿,我对他说道:“许老板,这件事情,你跟警察说了没有。”

许老板摇头,说没,我这不是怕惹祸上身吗,就没有讲。

我说那尸体不是说高度腐烂了么,你怎么还认得?

许老板说毕竟同床共枕过,差不离还是能够认出来的,而且她脖子上面的那根玫瑰金项链,是我亲自挑选买给她的,印象特别深。

我看着他,认真地问道:“那这件事情,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?许老板,说句冒犯的话,我只是一小个体户,不是警察,也不是法官,你要信得过我,就跟我讲真话,是你不是你,这里面的解法相差很大,你要是对我撒了谎,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情,是要出人命的……”

我将事情讲得很严重,而许老板则面无愧色地说道:“你放心,跟我绝对没有关系,要真有,我也找不到你这儿来。”

我盯着他的眼睛,说真的?

许老板再次确定,我才松了一口气,而他则问道:“陆师傅,这件事情可以处理么?你开个价,甭管多少,只要合理,我都认。”

我算了算,说道:“这件事情办下来,我初步预算是八万块左右,定金三万,我前期需要置办东西,另外我要去现场看一眼,还有关于那个妹儿的资料,你也给我找一份来,越详细越好。”许老板想了想,说价格没问题,资料我也尽量给你,但现场封锁了,你估计去不了。

我以为许老板会跟我还价,所以还想着跟他解释一下收费这么贵的原因,结果人家提都没提,直接一口应下,让我白费表情。

有钱人的世界,果然让人不太能理解。

我说这个你得帮我想办法,那地方我肯定得去的,而且不只是我——我得找一个会走阴的同行过去瞧,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儿线索来。

许老板有些意外,说还要找人啊,你自己不能搞定?

我说我们这一行,术业有专攻,各有各的路子,讲究的是一个相互协作。

许老板说那人得给钱不?

我说不用,包在这八万里面了。

他瞧见我没有讹人的意思,表情轻松了一些,想了想,对我说道:“明天工地那儿有一个交接收尾,到时候你装成我这儿的工人,在旁边看看,应该没问题。”
我说好。

事情到这里就算是定下来了,许老板给我刷了卡,交了定金,然后问我大概什么时候能弄好,他可不想再受罪。

我说今天弄这一回,能消停一个礼拜,只要那淤痕不消,你就没事,至于后面,得看情况,我也不能确定这个,只能保证尽快。

大概是睡了一个好觉,许老板好说话得很,要了我一张名片,说明天早上,他会让他助理给我打电话的。

随后两人离开了。

我送了两人离开,从手机通讯录里面找到了“杨二”的电话来,给他打了过去,约在附近的牛姐火锅店。

我又等了一会儿,五点半关门,到了火锅店的时候,牛姐招呼我,说杨二早就在那儿等我了,我问点菜没,牛姐说那小子上半年的单都没有结呢,我哪里敢让他点?要不是听他说你请客,我都能把他给轰走。

我笑了,说搬一箱啤酒过来。

牛姐说好嘞。

到了二楼临街的窗边,杨二果然在那里等我。

这家伙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夹克衫,头发很长时间没剪了,油腻腻的,瞧见我,就嘻嘻地笑,咧着一口黄牙,说陆老板是发财了哦,怎么想起今天请我吃饭?

我没有回答,坐下点菜,然后叫服务员赶紧上,杨二拦住,对服务员小红说来包玉溪。

小红看了我一眼,我点头,她才下去,而杨二有些兴奋地看着我,说陆老板有什么好照顾的?

我说先吃饭,再谈事?

杨二搓着手,说谈事吧,谈事了心里才有底——最近穷得很,你要有生意的话,赶紧照顾我。

我说还真有事,有个老板撞了邪,找到了我这里来,明天出现场,你跟我去,事情解决了,给你一万,解决不了,给你五千。

杨二犹豫了一下,问我:“凶不凶?”

这时服务员小红拿烟过来了,我没有说话,而是接过了烟,拆开之后,抖出一根来,杨二接了过来,从邻桌借了火点燃,深深吸了一口,美滋滋地吐出烟圈来,然后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手上的那一包烟。

我这时才说道:“凶不凶,这个不好说,但要是我能搞定的,你觉得我会让你赚这钱?你给个准话吧,你要干,明天早上八点钟到我店里来,不干的话,咱们吃完饭散伙,我另外找人。”

杨二一看就知道最近混得不太好,犹豫了好一会儿,终于还是点头答应了。

我瞧见他答应,也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这家伙在行内是出了名的不着调,而且性子疲懒得很,要是有可能,我真不想找他。

不过这一时半会儿,想要找一个“阴阳眼”,也挺麻烦的。

是的,你们没看错,杨二就是传说中的“阴阳眼”,也就是能够瞧见脏东西的那种人。

其实吧,阴阳眼这东西,并不稀奇,很多小孩儿从娘胎里出来,沾了点儿“先天之气”,双眸亮晶晶的,天真无邪,就很容易瞧见一些不应该瞧见的玩意儿,不过到了后来,慢慢被俗世凡尘沾染了,心不明、眼不亮,也就没了,能够到成年了还保持这种状态的,其实很稀少。

不过普通人也不是不可以,这个需要借助一些道具,比如说牛眼泪啊、雄黄汁啊,以及一些独特的香灰阿和纸符等。

因人而异。

搞定了杨二,我很是高兴,多喝了两杯,而杨二这家伙简直跟从牢里放出来的饥荒贼一样,吃饭那叫一个狼狈,搞得我预算都有些超支了。

一箱啤酒喝完,他还要叫,我赶紧拦住他。

明天还有事,别耽误了。

要喝完了之后再说。

第二天早上,我在店子里等到了杨二,没多久,许老板的助理也打了电话过来,说派了车,在新街口等我。

我和杨二坐专车赶到了九街高屋一带,穿过狭长的旧城拆迁区,来到了一栋老楼前,这儿门口拉得有线,门口还安排得有守卫,许老板的助理给我俩弄了两套灰扑扑的民工装,然后带着进了里面去。

那家伙进去办理交接手续,我和杨二站在了走廊这边,往前第二个房间,就是事发地,不过挖出来的腐尸已经转移了。

我来的时候,跟杨二交代过了,那家伙也不是新手,走过去,站在门口瞧。

我在旁边放风,过了一会儿,瞧见杨二还没动静,赶紧催:“好了没,看出点什么吗?”

我推了杨二一把,没曾想他转过身来,哇的一下,直接吐了一大滩的酸水。

一股酸臭扑鼻,我低头看,瞧见了昨天涮火锅的毛肚……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