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人人喊打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八章 人人喊打

2019-05-09更新

以界灵法师在罗汉寺的地位,即便我事前没有打招呼,他知道我来到这里也很正常,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奇怪的是他拦着我却掏出另外一张符,我没有细看,心里首先是一惊,难道是近期我有劫难?

莫非这劫难与周涛地委托有关?

似乎看穿了我心中的疑虑,界灵法师笑呵呵地说道:“今天你来说家里母亲心脏有恙,有时间我就画了‘静心符’,已经念经加持过,你母亲戴在身上,对她的身体有益。”

原来如此,先不管这“静心符”对我老妈的心脏病有多少帮助,这份心让我很是感动。

虽然平时与界灵法师来往说话都很随意,但这次不同,我很是恭敬地双手合十作揖,接过“静心符”小心收好,嘴上说让您费心了。

界灵法师摆了摆手,示意我不要客气,与作揖的刘二含笑回礼之后,看了一眼我身后的薛彪,就告辞走了。

人刚走远,一旁的的刘二就拉着我不满地说道:“咱妈生病了你怎么不跟我说,没把我当兄弟呀?”

我去,这家伙脸皮真厚,我把手抽出来,没好气地说道:“别这么肉麻好么?”

“周涛那边我肯定是尽力帮你,能不能成不是我能决定的,有这小心思,帮我看好薛彪,别让他在这里乱跑给寺院添乱。”

刘二讪讪笑了笑,说:“这没问题,不就是别饿着他么,交给我你放心就是。”

薛彪的智力相当于是四五岁的小孩,相处一段时间,对我有了些依赖,把他放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似乎有些不乐意,想跟我一起走。

本来是不准备带薛彪出来的,结果刘二把他两个盒饭吃了,他没吃饱非要跟着我们一起过来,路上吃了十个大包子才消停。

现在我要去找周涛谈事情,肯定不能带上他,于是我好生安慰了他一会儿,才出门打车往周涛的夜店方向赶去。

夜店自然不是谈话的地方,我们见面之后,他直接把我带上了自己的办公室,关上门,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瞬间消失,看来他这隔音是花了大价钱的。

不怪我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想装修的问题,实在是他这间办公室,让我这个土包子开眼了。

我去过魏姨家豪装的别墅,已经被震撼过一次了,但他这里,我只能用“壕”来形容,实在有些夸张。

办公室比我整个心里诊所还大一些,分为办公区和会客区,中间用两幅超大油画来隔档,欧式宫廷风格的家具,看起来高档大气。

难怪说商人的车和办公室是他实力的表现,在这里谈生意,一百万以下的合同,似乎都不好意思谈。

落座下来,服务生很快倒上茶水,等他小心关好门走之后,周涛笑着问道:“老弟,考虑好了?”

半个月前婉言推脱,如今却主动找上门来,谈判的砝码自然发生了倾斜,关键是我现在地要求多少有些不合规矩。

无欲无求则刚,有所图谋肯定就有各种顾虑,来的路上我想了好几个谈判方案,默默在心里做了复盘,发现各有利弊,所以到了地方,也没有决定好用哪套方案,以及谈话的策略。

直到周涛出口询问,我才有了决定,决定屏弃那些虚头巴脑的——实话实说。

仔细听我说完,周涛愣了好一会儿,才哑然失笑说道:“这么说来,我还得感谢你那朋友出事喽?”

“这样想你心里会不舒服的。”我耸了耸肩回道。

哈哈……周涛发出一阵爆笑,半响后才说道:“有意思,实不相瞒,在委托你之前,我让人对你做了一番调查,你有一个优点,让我非常欣赏,知道是什么吗?”

我摊开手,说肯定不是因为我长得帅吧?

“当然,我楼下夜店的服务生,一个比一个帅,我也不会为此给他们加工资呀。”

周涛笑了笑,然后正sè说道:“你讲规矩,准确的说你对行业规矩相当遵守,这很难得。”

我也收起笑脸,说规矩就是规矩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我师父曾经说过一句很简单质朴的话,我深以为然。

他说咱们作为手艺人,一旦坏了规矩,相当于是坏了自己的饭碗,以后就成狗不理了。

“精辟,话糙理不糙,你师父是明白人,值得尊重。”周涛赞了一句之后,拿起手机说:“行,我打电话问下,看你朋友到底惹到谁了。”

周涛也没有回避我的意思,当着我的面打电话,不愧是一方人物,几通电话打下来,事情大概的轮廓已经了解到。

事情其实也并不复杂,与我和刘二猜测的那般,竞争对手发难了。

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竞争对手不止一人,而是一伙人,准确的说是利益团体。

当前的时代,是经历破而后立,经过几十年时间地更新迭代中形成的,各行各业都已经有相对固定的利益团体,他们存在竞争关系,但在一致对外上决不含糊。

刘二作为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外来者,风水饰品和看相的生意都做得风声水起,枪口不对准他才怪呢。

之所以拖到现在才动手,也是刘二看相的生意太好,各种阶层都有,以为他背后有人撑腰,对方有所顾忌。

结果调查之后才发现,他根本就不是过江龙,甚至连蛇都算不上,咬人的牙齿都没有。

即便知道了刘二的底细,对方也没有掉以轻心,避免出现变故,甚至下了血本——给山城的一个社会大哥送了三十八万的大红包,为的就是让刘二彻底废掉,没有翻身的机会。

周涛给我介绍完情况之后,有些无语地吐槽道:“你这交的都什么兄弟呀?还老跑江湖的呢,过江龙都知道先礼后兵,提前拜码头,他连最起码的礼节都不做,这也太狂了吧?”

“还有,我可听他们说了,你这兄弟为人不但张狂,还喜欢吃独食,把同行说得狗屁不是,就他天下第一,弄得别人的生意都做不了,好嘛,别人不急眼才怪呢。”

闻言我摸了摸鼻子,脸上有些发烫,这太特么丢人了。

今天看到刘二那惨样,听他的一面之词,以为是对方欺人太甚,所以才管这件事,结果……

我没有理由怀疑周涛打听到的消息,因为我非常清楚刘二的德性,这些事他能够做得出来。

毕竟他这个穷了半辈子的人,突然能够挣到快钱,不得拼了老命薅钱呀,根本顾不上什么江湖礼节,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这条俗语,他恐怕早就抛到脑后。

难怪对方要赶尽杀绝,这特么一点儿都不冤,说实话,我有些生气。

一来气刘二对我没有尽言,留了小心思,二是气自己没有调查清楚就轻易搀和进来,实为不智。

不过气归气,这事终究还得管,我暗自叹了一口气,说:“涛哥,我朋友的确有些不地道,要不然也不会闹出这个事,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,你帮忙想个办法,看如何解决。”

周涛沉吟了半响,说道:“这次出头揽局的是江北的樊老大,跟我父亲他们是一辈的,你先等一下,我得沟通。”

这次周涛没有当着我的面打电话,而是起身去了办公区推开一个隐形门,原来里面还有一个房间。

大概十几分钟之后,周涛大踏步走了出来,很有气势地说走,我把他们约出来了,有什么事咱们丁是丁卯是卯当面谈。

黑帮谈判?

这事要脱离我地掌控,往闹大了的趋势走。

我心一抖,这特么不是我想要的呀!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