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看戏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一章 看戏(1)

2019-05-09更新

有诗云:“梅花帐里笑相从,兴逸难当屡折冲。百媚生春魂自乱,三峰前采骨都融。情超楚王朝云梦,乐过冰琼晓露踪。当恋不甘纤刻断,鸡声漫唱五更钟。”

又或曰:“如此风流兴莫支,好花含笑雨淋漓。心慌枕上颦西子,体倦床中洗禄儿。妙外不容言语状,娇时偏向眼眉知。何须再道中间事,连理枝头连理枝。”

一夜恍然如梦,摇晃近乎床榻,日头高照,落于枕间,小木匠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来,只感觉浑身酸疼。

特别是腰,摸一下,跟酸梅子一样。

这是他许久都未曾有过的感受,自从应福屯之战后,他再无顾忌,为了修行,经常将自己的体能逼迫到极致。

而即便是力竭之时,都没有这般的酸疼。

难怪古代皇帝,那么好的条件,愣是没有几个活得长寿的。

人真的不该太不放荡不羁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阴阳调和也并非没有好处,此刻的小木匠深吸一口气,却是感觉神魂都飘飘欲飞,滞留不前许久的显神巅峰,似乎隐隐之间,触及到了某种从未抵达的境界。

仿佛往前再走一步,诸多迷雾,就会退散,从而见到新天地一般……

心情舒畅的小木匠发现昨晚那颇为霸道的佳人早已不在房间,找了一圈未果之后,只有回到床上,盘腿打坐。

等行进了一个周天,并且让那麒麟真火将自己筋骨淬炼一番,他这才龙精虎猛地从床上下来,去洗漱一番,换了衣衫,瞧了一眼窗下那川流不息的人群,回头来打量客厅里的时钟。

早上十一点多了。

这才睡了六个钟不到呢……

小木匠回到柔软的大床前,打量着满床的狼藉,心中也满是柔软,他揉了揉太阳穴,却着实是没有想起苏慈文是何时离开的。

许是他当时实在是太累了的缘故。

愣了一会儿神,小木匠终究有些放心不下,于是出了房间,下了楼,在大堂里找了电话。

他知道苏家商行的电话号码,于是给苏慈文拨打了过去。

通过接线员,很快就拨通了,电话那头是苏慈文接的,然而让小木匠有些意外的,是昨天夜里还热情似火的苏慈文,此刻的话语却颇为冷淡,给小木匠的感觉,甚至有点儿翻脸不认人的意思。

对方的态度弄得他挺没意思的,等到苏慈文问他还有什么事情的时候,却是意兴阑珊,淡淡地说了一声“没有”,然后就挂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小木匠思索了一会儿,还是很难将昨夜如火一般的苏慈文,与此刻电话那头的她联系到一处来。

一边是火,一边是冰。

好一会儿,他方才琢磨出了这里面大概的原因。

昨天苏慈文跟小木匠聊了许多关于西方女权的事儿,说起了男女平等之类的,并且还表现出很是向往的想法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将苏慈文此刻的表现,化作男人的立场,似乎就有了可以解释得通的地方。

对方是喜欢自己的,但并不想依附于他,甚至都不想有什么结果。

或许,身体上的彼此慰藉,才是她想要的……

小木匠这般想着,心里难免有许多失落。

不过失落之后,他却又变得释然了——在情感上,他一直都是一个挺压抑的性子,而这性格是从小的时候,被鲁大给培养出来的。

其实仔细想一想,其实他活得还挺压抑的。

而苏慈文则给他展现出了另外的一种活法。

不顾旁人的目光,为自己而活。

这样抛掉了世俗的洒脱,其实还是挺让人羡慕的。

而且他虽说腰酸了一些,但也没有吃亏……

这般想着,小木匠释然地往自己的房间回去,但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却莫名有几分说不出来的酸楚。

这种感觉,像极了爱情……

小木匠回到房间之后,刘小芽早就已经起来了。

她本身便是欢场中人,察言观色的能力自然是有的,小木匠一夜未归,而此刻又是一对黑眼圈儿的模样,怎么可能猜不出来。

不过她即便是知晓,也装作不知道,一如寻常地与小木匠招呼着,告诉他早上那位石医师来过了,并且告诉她伤势好得还不错,过几天应该就能正常走路了。

小木匠听了,说如此挺好的。

他本来想与刘小芽聊关于红姐之事,不过想起苏慈文告诉他红姐的背景,怕刘小芽担心太多,所以也没有再多聊什么。

他肚子有些饿了,咕嘟嘟地叫着,于是去点了餐,与刘小芽同吃。

两人吃饭的时候,刘小芽对他十分照顾,瞧见他很饿的样子,顾不得腿伤,一直帮着他盛饭端汤和夹菜,弄得小木匠挺不好意思的,说你不用管我,自己吃便是了。

刘小芽听了,却是忍不住哭泣起来,说十三哥,你这是嫌弃我么?

小木匠一听,知晓她又想多了,赶忙解释,说你一个病人,何必管这么多,我有手有脚的,做什么不比你方便么?

刘小芽听了,这才释怀,然后有些忐忑地说道:“我其实就是挺想为你做些什么,表达谢意的。”

小木匠安抚她之后,说道:“我已经托人帮你去找你那位姑母了,等有了消息,我便把你送去北平,如此可好?”

能够脱离苦海,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,这对刘小芽而言,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