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民国奇人》第七卷 卷尾语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《民国奇人》第七卷 卷尾语

2019-05-05更新

天下大乱,奇人辈出。

本章出现了两个奇人,一个是戒sè大师,一个是幽暝摆渡者,船夫仇林。

戒sè大师乍一看,好像没有多厉害,最少在面对武修罗山下半藏的时候,除了诵念经文,加持法咒,以及提供金身罩之外,并无别的用处。

但这么想的同学,让我们回忆一下……

这个肥头大耳的大和尚,他出场的时候,是干嘛的?

日本人使用了毒气弹,而随后倾盆大雨落下来,将敌人的大杀器给直接消灭于无形之中,没办法杀戮无辜……

这雨是平白无故来的么?

当然不是。

那是我们戒sè大师祈的雨。

呼风唤雨,戒sè大师,仅凭这一点,他就足以跻身奇人之列,更不用说他在滑板谷之中杀了个来回,直接将那个日本人用来做人体实验的秘密基地给弄垮了去……

不过这么厉害的大和尚,又是怎么来的呢?

很显然,这位大师的出身一般,只是个厨子,至于算不算佛门中人,这个还真的有待商榷,毕竟灵岩寺也没有认证他的沙弥身份,他顶多也就是在灵岩寺当过厨子,把寺里面的大师傅们给喂得腰围粗了几圈而已,后来还在济南混迹欢场,不知道弄哭了多少姐们儿,也不知道有没有碰到花门(因为跟某品牌手机重名,故而避嫌)的人,切磋过没……

就是这么一个花花和尚,他怎么就宝相庄严起来了呢?

然而事实胜于雄辩,戒sè大和尚不但念得一手好佛经,而且似乎还掌握了某些佛门大神通,修为深不可测且不谈,关键人家打起机锋、说起禅理来,不比那禅宗浸淫大半辈子的高僧差多少。

他对于修行、事理以及人生的感悟,也远远超出许多所谓的高僧。

他还与小木匠说起了“双遮双照、遮照同时”的道理,引导着小木匠跳出自己的舒适圈,从而走向了更高的境界与阶层。

他还知晓幽暝摆渡者此人,甚至对于他的存在,以及来历,有着许多不可知的了解。

这些本事,到底是怎么来的?

在灵岩寺一边烧菜,一边自学而成的?

还是说他有过一段什么样的经历?

他那方面,为什么这么吊?

为什么又突然吃斋了?

……

呃,好多事情,不可说,不可说,说多了,就变成了《苗疆房事》了……

但不管如何,我喜欢这个大和尚,不做作,不矫情,很真实,而且古道热肠,简直就是古代的济公,提前几十年的活雷锋……

这样的人,除了年轻时生活不太检点之外,真的没有什么可黑的点。

至于私生活……

谁还没有年轻过呢,对不?

说完了戒sè大师,再聊一聊幽暝摆渡者仇林。

很多人说,仇林这个人,有点儿突兀,突然就出现了,结果头顶着斗笠,身披着蓑衣,手中船篙一撑,唱着屈原老先生两千年前写下的歌词,说着几句浓厚的湖南腔,就把那么一大票的日本人给带走了,就连小木匠、顾白果以及戒sè大师都为之头疼,束手无策的武修罗,都被他一把带走……

这样的人,简直就是开挂了……

的确,您说对了。

我后来跟您石锤了,泛舟而来的幽暝摆渡者,这位仇三傻仇先生,他就是开了挂。

不然他不会这么厉害的——他自称打不过凉宫御。

另外多一句嘴,这个仇,读qiu,第二声。

仇林仇三傻,其实是最早出现的民国奇人,之所以如此厉害,主要是人家练过级了,跟小木匠他们,有一点儿年代差,故而如此。

他最早出现在……《平妖二十年》之前。

哈哈……

仇林的故事其实很精彩,不过我这个时候不太想说,因为说多了就剧透了。

你们只需要知晓,这位厉害到爆表的船夫大人,在小的时候,其实就是一个二傻子……

当然,他不是真的傻,只不过是比较善良纯真而已。

人小的时候,大都善良,长大了之后,就会变成熟,变黑……

这是自然规律。

好吧,虽然你们知道我在开车,但你们没有证据。

笑……

所以说,我铺垫了两年多,就是等这么一个机会,让仇三傻在大家面前冒个泡,让大家知道,在苗疆宇宙之中,每一个人,都会有他的位置,也有他自己的故事与经历。

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……

自卖自夸这么多,说回民国本身来。

今天早上,有个读者对我说,小姨子如果黑化了,他就弃书不看了。

额……

我刚才就说了,顾白果还小,不可能黑……

呃呃呃,好了,不开车,认真说——其实铺垫一直都有,许多读者都看出来了,顾白果莫名其妙地蹦出来,与小木匠相见,然后在他身边,一直跟着,等到后来突然间又不见了,这些一切的背后,如果说没有目的,那么就显得太过于突兀了。

这样的情节,对于小白作者,或者刚刚写文的作者而言,其实是可以接受的,但对于一个有着充足写作经验,知晓布局谋局、全盘打算的小佛而言,却是个比较大的漏洞。

我怎么可能如此浅薄肤浅呢……

啊,这位读者,请您把菜刀放下来,不要架在我脖子上……

嗯嗯,是这样的,大家对于小姨子的喜爱,以及投入的真挚感情,我已经知道了。

事实上,顾白果的确也很可爱,特别是最开始的她。

那时候她很单纯,也很可爱,无忧无虑,精灵古怪的小模样儿,着实是让人喜欢。

事实上,她对小木匠,也绝对不是没有感情的。

既然有情,一切皆有可能……

而对于小木匠而言,女人是男人的学校,他想要成熟,获得真正的成长,达到戒sè大和尚与他描述的最终境界,自然还是需要许多坎坷路程的,而许多年之后,回想起来,这些坎坷,对于一个人而言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?

至于后来的后来,到底谁陪在你的身边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此时此刻,应福屯一战之后,小木匠获得了解脱,不再有束缚,他似乎终于可以一飞冲天了……

但事实果真如此么?

顾白果走了。

他那个神秘的、恩怨情仇纠缠的双胞胎妹子也走了,跟着戒sè大师走的,并且不打算跟他解释什么。

因为许多事情,对于甘家小妹而言,也是一种极致的伤害。

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就会屈从于本能。

这个没办法。

小木匠满心疑惑,对于未来也是迷茫的,是愁容满面的,是难以释怀的,是不愿意去想的……

但赵平才的鞠躬,似乎让他找到了一些活下去的意义。

所以他才会要了一坛酒,倒了三碗。

如歌中所唱——

一杯敬朝阳,一杯敬月光

唤醒我的向往,温柔了寒窗

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

不怕心头有雨,眼底有霜

一杯敬故乡,一杯敬远方

守着我的善良,催着我成长

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

灵魂不再无处安放……

小木匠从小漂泊,没有故乡,故而三碗喝了干净,不理会任何过往,随后不告而别,带着施庆生的骨灰,离开了这个他最初扬名立万的地方……

以上。

最后分享一下小佛最近的事儿,主要有三件——减肥,写文,杜绝一切外联活动。

减肥进入瓶颈期,写文的话,因为与出版社敲定了《斗蛊》,所以会陆续撰稿,所以如果加更不多,大家见谅,一切都是要给大家呈现一部满满私货的实体书……为此我放弃了许多外联活动,全身心投入写作之中。

大概如此,大家安康。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