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钞能力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章 钞能力(1)

2019-05-05更新

几分钟之后,杨波、二妮子和那个伸出援手的年轻男人,出现在了另外一条街巷,而这时,杨波也终于缓过了一口气来,冲着那男人道谢,然后问起恩公姓名。

那男人笑了,咧开嘴,露出了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来。

他说你别叫我恩公,怪难听的,我姓甘,别人都叫我甘十三,你也这么叫吧。

这人却正是小木匠甘墨,他将施庆生的骨灰送回了奉天之后,待了两天,等办完了施庆生的丧事,又安抚了他的家人之后,便离开了奉天。

因为顾白果和甘家小妹的相继离去,小木匠没有了目标,自己心中又乱得很,所以也没有继续留在奉天,于是一路南下,居无定所,走到哪儿算哪儿,看看山看看水,以及这人间百态之气象,结果那茫然并没有随着时间冲淡,而是如同春日田地里的野草,越发浓密茂盛起来。

这期间又发生了几件大事,特别是在奉天那地界,震惊国内,不过小木匠却全然没有放在心头,自顾自地走着。

而这天,他正好就路过了平潮镇,瞧见这么一场祸事。

他最是见不得这奸恶之事,所以才会果断出手——本来以他的性子,即便是出手,也不会太过于凶狠,给人教训就是了,但万万没有想到那酒鬼却是动了枪,而且还对他起了杀意,一时之间,为求自保,小木匠也顾不得许多,甩手就是一记飞刀,直接钉在了那家伙的额头处,取了对方性命去。

听到小木匠的话语,杨波却不敢造次,而是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十三哥,救命之恩,没齿难忘。”

那甘十三听到,忍不住笑了,说你还挺文绉绉的。

杨波陪着笑,恭维了几句,随后一脸担忧地对小木匠说起了单义此人的背景来。

单义的老子单平田在平潮镇算是一霸,而他伯父则是扛枪杆子的人,而且单家在平潮镇算是大宗族,这样的实力背景,自然不可能无视单义之死。

如果说单义没有死的话,这事儿或许还有得谈,毕竟是单义这家伙有错在先,单平田就算是再霸道、再蛮横,乡里乡亲的,总也得注意一点风评;但问题在于,单义这家伙死了,事儿就真的是麻烦了。

况且那几个昏倒的家伙,可是知晓杨波的。

所以单义一死,不但关系到眼前这位恩人,连他也没办法再在平潮镇待着了。

至于熊二妮……

杨波看着旁边瑟瑟发抖,如同一只小鹌鹑般的熊二妮,对她说道:“二妮子,这个单义,他是单平田最喜欢的儿子,现在他死了,单平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这件事情牵连到你,肯定会被人查到的,所以你也不能留在镇子上了……”

他说完,二妮子的双眼顿时就红肿起来,然后又哭了:“我该怎么办啊?呜呜呜,二毛哥,我该怎么办?”

杨波听到她这么一哭,越发头大。

他本就是一个青皮混子,没见过什么大场面,今天猛地瞧见死了人,自己也是慌得六神无主,哪里知道该怎么办……

他这边跟个没头苍蝇一般,脑子里满是浆糊,反倒是杀人者浑身轻松。

瞧见这两人都有些晕乎,小木匠想了想,并没有一走了之,而是建议道:“这样吧,先把二妮送回家去,听听她家里人怎么说吧。”

杨波听了,使劲儿点头,说对,对。

几人不再耽搁,匆匆赶到了熊家,这院儿杨波小的时候常来,后来父母过世,他出来街面上混了之后,熊家就开始疏远他,基本上不怎么搭理他了,所以这一次,倒是他这几年来,第一次登门。

熊二妮父母俱在,还有一个大哥,一个弟弟,他们登门的时候,人都在家。

熊二妮受了惊吓,基本上没办法阐述事情,一直都在那儿哭哭啼啼的,杨波无奈,只有上前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讲述清楚了。

那熊家老爹听完之后,问起熊二妮真假,熊二妮点头确认了,熊老爹立刻向两人表达了谢意,不过说到后续的事儿,他却有些犹豫了,低头不说话,急得杨波不行,问他到底怎么想的,熊家老爹这才吭哧吭哧地说了他的想法。

原来他觉得人是小木匠杀的,跟二妮子没关系,所以用不着离开。

听到这话儿,杨波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这熊家到底都是正经人家,完全不了解单平田那帮流氓到底会做出什么缺德事儿来。

但他却知晓,痛失爱子的单平田,什么事情,都会做出来的。

包括对付身为受害者的熊二妮。

正因如此,他不得不耐着性子,苦口婆心地劝说对方,结果不管他怎么说,熊家老爹左右都是一句话,而问熊二妮呢,那小妮子一直在哭哭啼啼,也完全没有什么主意。

小木匠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没有说话,等场面僵持下来,他却拉了杨波一把,然后说道:“行了,我们走吧。”

他拉着杨波往外走,出门前,交代了熊家人一句,说如果有人找过来,问起什么,就说什么也不知道。

熊家人满口答应下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