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婉拒 第二十八章 心理危机干预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七章 婉拒 第二十八章 心理危机干预(2)

2019-04-29更新

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心理落差,遇到讲理的人还好,遇到蛮横的人,把怨气迁怒与我,不肯履行合同,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虽然我可以通过法院起诉,也有信心胜述,但这相当于是跟房东撕破脸了,作为地头蛇,她们有很多办法整我。

即便不能对我伤筋动骨,也能让我麻烦缠身,不说别的,单就她们把房子收回去,我立马就坐蜡。

别说没有这种可能,作为心理医生,还有帮人平事,可是见过太多人性的阴暗面,对于人性,我是没有什么信心的。

按理说完成雇主的委托,我应该马上找小欣兑换报酬,毕竟连定金都没有收的,但这次的情况特殊,她老公横死,肯定处在悲伤之中,我如果急哄哄地去要报酬,多少有些显得不合适宜,于是这段时间就没再打搅她。

好在我的担心没有发生,魏姨甚至亲自带着收据跑一趟,可谓诚意十足,我在高兴之余,客气地关心了下她女儿小欣现在的状况。

没想到我一问,魏姨就来气,双手拍着大腿说道:“哎呦!小陆啊,我这个女儿太傻喽,说起这个我就气不打一出来。”

“小陆,你是不知道,这人心隔肚皮,我那砍脑壳的短命女婿,原来以为除了好玩一点,其它都还不错,把我女儿捧在手心,每天都嘘寒问暖,对小孩也有耐烦心。”

“出去旅游也不忘记给我俩口子带礼物,虽然我们不在乎这点东西,但多少是他的孝心嘛。”

“没想到……哎呀!说出来丢人,他不但乱搞男女关系,还在外面养了两个女人给他生小孩,把我们家小欣当什么了?”

“我们家也不是小门小户,我和小欣他爸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如果不是出了这个事,我们都还蒙在鼓里,被他骗得团团转,真是丢人又丢脸,你说气人不气人?”

魏姨的嘴巴像是机关枪一样,哔哩吧啦说起来没完,不过我是越听越不对劲,问道:“这些事情是谁跟你们说的?”

“哎呦!”魏姨比着手说:“这还用谁说,那砍脑壳出轨的证据都被人寄到我家里来了。”

“他几点几分跟哪个女人开房,几点钟出来的,上面记得一清二楚,还有他们一堆人乱搞的照片……哎呦,不堪入目。”

“还有他养那两个野女人的名字,家庭地址,陪她们去产检的照片,那两个野种的出生证明都有记录……”

魏姨对我没有什么避讳,小帅做过的丑事几乎全都说了出来,还有她们去那两个女人家把小帅的私生子找到,并且以此为要挟,跟亲家争到外孙的抚养权都一一告知。

我没有想到,才短短一周的时间,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情,这是跟亲家彻底翻脸了,而且占着理,在与亲家争夺外孙的战役中,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,难怪魏姨今天过来梳妆打扮一番,且对于小帅的死亡并没有丝毫哀伤。

我能听出来,魏姨之所以说这么多,七分是发泄心中郁气,一吐为快,三分炫耀与亲家的争执中,占着制高点,踩了对方的脸面。

只是说实话,完成小欣地委托之后,我对她们家长里短的事情并不关心,只是碍于面子,装作认真地听,不时应付着,反正心里诊所也没有生意。

说得口干舌燥,魏姨喝了一口水,眉头随即皱了起来,说:“唉!小陆,你说我和我老公,做了这么多年生意,脑子不精明也挣不了这份家业,但我搞不懂,我们怎么就生了个这么单纯的女儿。”

“都这么多证据摆在面前,她都不肯相信,整天以泪洗面,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哪里也不肯去。”

“造孽呀!为这种人渣伤心,我这个当妈的真的是既心疼又生气,一点都没有学到我和她爸的优点。”

“不瞒你说,我这次过来找你,一是给你送收据,二是想问下你这个心理医师,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?小欣这么下去肯定不行,身体要垮的。”

提到专业的问题,我提起精神,斟酌一下语言之后,说道:“魏姨,具体的情况我不太了解,但我能够从你的语言中感受得到,小欣从小是在你们地爱护中长大的。”

“对对对。”魏姨急忙介绍道:“她从小就没有吃过苦,我们就她这个女儿,当公主养着,想要什么我们都满足她,不让她受一点委屈。”

我点点头,接着说:“打个比喻,她就像温室里的花朵,没有经过风吹雨打,这次小帅的事情,对她的打击非常大,她承受不了,自然选择逃避,把自己封闭起来,这是本能反应,非常正常。”

“一般来说,随着时间推移,她慢慢会接受这个事实,并且从这打击中走出来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。”

“那我们就这样干看着,什么都不做?”魏姨有些急了。

我笑了笑,说:“其实你们也做了很多,在她封闭自己的时候,帮她把儿子的抚养权争取到,这是非常有利的事情。”

“我建议你们多让她与儿子单独相处,这样能帮助她尽快的恢复,如果你实在不放心,我可以跟你走一趟,给她做心理危机干预……”

送上门的生意,我怎么可能不把握,但不能直接说,免得精明的魏姨瞎想,重点是别看小欣都是做母亲的成年人,但她心里抗击打能力,比一般人脆弱太多,目前的状态,的确需要进行心理危机干预。

果然,魏姨一听了我地建议没多想,拿起包就催促我跟她走,我拿上器材下楼,上了她的保时捷卡宴,一路飞驰,进入某央企的高尔夫别墅区,来到一栋独栋的三层别墅停了下来。

在三楼的主卧房,我再次见到了小欣,穿着睡衣,没有化妆,脸色惨白,双眼无神,情绪低落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。

对于我地到来,她没有什么反应,对外界事物不感兴趣,言语减少,不愿与人交往,不思饮食,这是典型的抑郁表现。

我没有马上对她进行心里治疗,而是与魏姨沟通了下,让她三岁多的儿子进房间,与她独处半个小时,之后我才与魏姨一起走进房间。

心理危机干预是必须要家属在场的,这让病人有安全感,干预的过程主要是谈话,首先要取得患者的信任,建立良好的沟通关系。

其次提供疏泄机会,鼓励她把自己的内心情感表达出来,最后给她提供心理危机及危机干预知识的宣教、解释心理危机的发展过程,建立自信,提高对生理和心理应激的应付能力。

忙活到下午三点结束,我在楼下客厅喝茶休息,稍后过来的魏姨手上拿着一叠钱,满是笑容地塞到我手上,说:“哎呀,我今天算是见识了,不愧是专业人士,我们全家劝小欣好几天了,一点用的没有,你一出马就有了效果,中午自己吃了一碗饭,现在还能陪儿子玩积木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的收费标准是多少,这一万块钱你先拿着,不够再跟我说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