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婉拒 第二十八章 心理危机干预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七章 婉拒 第二十八章 心理危机干预(1)

2019-04-29更新

第二十七章 婉拒

在国人眼中建房子是天大的事情,无论是大型房地产开发商,还是老百姓的自建房,在开工的时候,或者开工之初,基本上都会请懂风水的师傅来堪舆。

当然,开发商和老百姓建房不是一个级别,风水师参与的程度自然也不一样。

开发商甚至在政府放盘的时候,就带着风水大师去看地,没有问题才敢拿钱去竞拍,不然工地事故不断,既影响工程进度,传出去名声也不太好,难免对房子销售造成负面影响。

而普通老百姓由于资源有限,请不来风水大师,但当地信得过的风水先生总要请来。

目的简单来说有两个,一是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,不要破坏地基的风水,原本有风水不好的地方,请来的风水师得想办法补救;二是图个踏实心安。

另外,建房用的地基分为“生地”和“熟地”,看字面上的意思就很好理解,“熟地”就是之前建过房子,有人居住过,经过几十年验证,有问题的可能性不大。

而“生地”就要注意了,一般出问题的大部分是“生地”,因为即便之前是田地,种着农作物的,长期有人打理,但谁也不敢保证,这地方几十年前,甚至百年前不是乱坟岗。

所以说风水学流传千年,还是有一定道理的,我们没必要因为出现一些自吹自擂的假风水大师骗钱,就对风水嗤之以鼻,视为糟粕弃之,当然了,也没有必要过度迷信,其中的度要掌握好。

说回周涛家的乡下别墅,既是自家祖屋“熟地”建的,在重建之初也经过风水大师仔细堪舆,甚至设计了不少风水格局,本来是旺财利己的好房子,结果最后成了“鬼宅”,因此还死了一个人,你说膈应人不?

周家可不是善主,自然不答应,立即着手处理调查,首先他家请来的风水大师确定,周涛的堂叔是被怨灵活生生吓死的,这点公安局的尸检结果得到了证明,当然,科学的解释是心跳骤停致人死亡。

既然出现了怨灵,接下来重点调查怨灵的来源,那风水大师的确有几分本事,没花多长时间,就令人打墙,撬地板,开屋顶,在这些隐秘的地方,找到四件大凶的器物,有血沁古玉、招魂铃、招魂幡、青铜匕首,正是这些凶器,组成了一个聚阴招魂的煞局。

按常理说能够把这些凶器隐藏起来,应该跟建房的人有关,虽然周涛那堂叔死了,但参与建房的所有人,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被周家找了出来。

虽然周涛没有明说,但我相信周家的人调查和询问,可不像警察那样文明执法,对询问对象动手那是肯定的。

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他们所有人的口供都非常一致——非常肯定地说在建房的过程中,没有见过这些凶器。

除此之外,调查发现这些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,与周家既没有仇恨,更加没有设局的本事,到此,想从施工人员身上调查线索的思路就断了。

另外,周家也尝试不同方向调查,比如找出来的凶器、竞争对手、有旧怨的人,均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。

这件事情发生在去年底,距今差不多小半年过去,周家人如鲠在喉,但也没有办法,只能干受着,毕竟再有实力,也不能到处找人发飙不是?

也许是我调整了方案,很快找到小帅的尸体,知道我有些本事,周涛就找上门,让我把这个人揪出来。

按理说有生意上门,恰巧在我经济窘迫的时候,我应该高兴才是,不过我脑子非常清醒,这钱不好赚,也有些烫手。

先不说周家的背景,就这设局的人,手段干净利落,没有留下把柄给拥有各种资源优势的周家抓到,说明他活做得漂亮,绝对是个中高手,我不认为自己有本事能够查出来,别羊肉没有吃到,反而惹得一身骚。

于是我委婉的推辞了,周涛有些意外,愣了下说道:“老弟,我不强求你,但你也别急着回绝我,回去考虑一下,如果愿意,随时打我电话,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。”

这事没什么好考虑的,不过他话说得这么漂亮,我只有礼貌性地客气了几句。

随即他盯着我说道:“不过,不论你答不答应,今天我告诉你的事情,希望你不要传出去,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,对我家多少有不良影响。”

“明白。”我正色道:“保护顾客的隐私,是我们最基本的职业素养,这点请你放心。”

周涛点点头,转移话题,没再说这个事情,依旧跟我把酒言欢,脸上看不出丝毫失望的表情,这城府的确令我佩服。

饭局结束,周涛邀请我去他夜店玩,我推辞说喝多了要回去休息,他没有勉强,挥手与我告别,看着他的背影,我脸上阴晴不定。

我这个人心思多,喜欢琢磨事情,周涛家祖宅出事应该不少人知道,毕竟已经死了一个人,而且涉及知情的人不少,这年头都信息时代了,我不太相信他家能够把消息封锁住。

但他竟然特意告知我不要传出去,这很奇怪,难道……

我心里一动,想到一种可能,他话中有话,除了不要我把这事说出去之外,也不要告知警察,刘斌昨天突然出现在小帅的尸体现场,也许与他有关系。

这是他的警告,警告我不要乱说话,免得给他带来麻烦,也许这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。

想到这里,我无声地苦笑一下,这玩黑的有了文化,说出的话你都得仔细品,不然惹火上身都不知道。

反正我也没有跟警察瞎说,于是甩了甩头,不再多想,往心理诊所走去。

夜色降临,华灯初上,流光溢彩,晚上的解放碑人流比白天还多,即便不是周末,行走在街上也是摩肩接踵,人挤人。

还好解放碑这边路宽,磁器口,洪崖洞这些网红打卡景点,晚上可是走不动道的。

与北上广深这些超一线城市,拥挤的街道上路人行色匆匆不同,山城是典型的休闲城市,空气中弥漫着美食的香味,生活节奏适中,身处其中,令人不知不觉变得轻松愉悦起来。

也许这就是山城独特的魅力,吸引着全世界各地的游人过来观光休闲旅游,甚至有不少像我这样的外地人,因此而留了下来。

当然,这样的氛围魅力不是一蹴而就,一朝一夕就行成的,而是由一个城市的基因决定,有句老话“少不入川老不出蜀”,山城没有直辖之前,可是一直压着川省省会的城市。

按理说这样的休闲城市,人们生活的压力和焦虑感不如超一线城市,有心理疾病的患者比例应该不会太高。

的确如此,来找我咨询心里问题的客户并不多,大部分人有心里问题是年轻人因为感情纠葛,出现焦虑或者妄想症之类的问题,找我进行心里辅导。

对于客户的减压,我则不太愿意用药物来解决,捆绳减压是我的独门手艺,肯定要着重推广,目前为止效果还不错。

加上帮人平事的收入,即便面对心理诊所昂贵的租金,之前我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

只是这次老妈犯心脏病,手术用的支架都是进口的,治疗的药物我也要求医生开最好的,大部分不在医保范围,费用需要自己承担。

虽然家里没有因为老妈的大病一下回到解放前,欠下外债,但父母和我手上的存款,基本上花得差不多了,要不然我也不会一回到山城就把租住的房子退掉,搬到心里诊所凑合,还不是为了省一笔房租。

另外,老妈这次的手术,并不是一劳永逸就解决了心脏问题,毕竟老妈患的是十大疾病之一的冠心病,医生说有很大可能,还有第二次手术,具体时间,这得看老妈的恢复情况,定期检查再决定。

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我不能再像之前那么潇洒了,如何挣多一些钱,成了我需要考虑的事情。

不过目前我急需解决的问题,是如何把心里诊所的业务量恢复到之前的水平,因为在家里待了两个多月,心理诊所一直关着门,做过生意的人都知道,这样的影响很不好,别人以为你关门大吉了呢。

一周的时间过去,我能想到提升业务量的各种办法,实施起来似乎没有多大作用,每天也就是一两个客人。

唉!毕竟自己不是生意人,而且心理诊所的业务范围,常见的营销模式并不适用,正当我愁眉苦展的时候,一个女人走进了心理诊所,让我多少松了一口气。

第二十八章 心理危机干预

走进心里诊所的女人是小欣的母亲魏姨,穿着一身合体的亮色长裙,梳着大波浪的发型,提着LV经典手包,踩着高跟鞋,脖子和手上的饰品,看起来珠光宝器。

人未到,迪奥的香水味先至,如果不是她脸上浓妆也掩盖不了的鱼尾纹,谁能想到她已经是做外婆的人了。

她今天的造型比上次陪小欣过来,明显看出是经过精心打扮一番的,脸上看不出半点女婿最近命丧黄泉的哀伤。

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,她这做派有些让我看不懂,但当她从手包中拿出一张收据,上面写着半年房租已交清的字样,我这几天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也没去想她今天打扮得不合时宜。

这段时间经济拮据,加上心里诊所的生意不太乐观,我心里难免有些多想,虽然与小欣有委托合同,报酬也是白纸黑字写在上面,但找到的是活人还是死尸,对于雇主地打击还是很大的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