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谁出卖我?第二十六章 鬼宅 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五章 谁出卖我?第二十六章 鬼宅 (2)

2019-04-28更新

不过事出蹊跷必有妖,而且我猜测他就是给刘斌通风报信的那个人,在这个关头,突然找上门来,让我更加心生警惕,只是即便如此,我也不会避而不见——躲起来也解决不了问题。

起床随便洗了下脸,让自己清醒一点,我走下楼看见周涛一个人站在玻璃门外面,穿着一身休闲运动服的他,很是低调,根本看不出是个“富二代”,脸上生意人惯有的笑容,更加让人想不到,他有一个混“黑”的老爸。

“几点钟喽,你还在睡觉,昨晚跑哪里潇洒去啦?”开门迎客,周涛像是对老朋友一般,随意地笑着问我。

没想到这一睡竟然到了下午五点钟,如果不是被他电话吵醒,我还在继续睡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,看来昨天与刘斌的斗智斗勇,消耗了我不少心神,而刚醒来,我又要应付不速之客,不知又要杀死多少脑细胞。

心里有苦,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,客套地笑了笑,倒了一杯水,示意他坐下来聊。

不过他接了水杯,并没有马上坐下,而是在我心里诊所参观起来,不时夸赞几句装修设计不错,挺有品味之类的话语。

不同于医院装修千篇一律,心里诊所装修风格各有不同,但始终遵循一个原则,不能玩花里胡哨,有视觉冲击那一套,得让人看着舒心。

我这里亦是如此,素色的主色调,看起来干净敞亮,心旷神怡,具有设计感的家具,以及有心里暗示的各种摆件,让第一次过来的客人咋看之下,感觉挺专业,不知不觉中产生信任。

如果是别人夸赞这里的装修设计,我也许会怡然自得,愿意与来人探讨一番,因为这里从开工到收尾,设计、采购,以及装修的工程监理,所有环节都是我亲力亲为,呃……主要是图省钱,但是夸赞出自周涛之口,我心里只想说呵呵。

概因他一个“富二代”,什么高档场合没有出入?什么经典设计没有见过?眼光能次?

何况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知名夜店的老板,众所周知,夜店想要吸引顾客来玩,得有非常好的气氛,而烘托气氛除了要有俊男美女,和时尚最前沿的音乐,夜店的装修设计格调,占有相当大的比重。

夜店的装修设计,周涛这种有钱人,当然不用像我这个穷逼一样亲力亲为,甚至装成什么风格都不需要他出主意,只需设计稿出来拍板就好。

这样一个对装修设计眼光颇高的人,竟然夸赞我这半吊子,动机昭然若揭——想拉近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而我可以肯定,周涛虽然有着生意人接人待物的基本修养,但他绝对不是讨好型人格。

今天的他,与上次见我的态度,截然不同,这其中的原因也许等下就会知道,我也不着急,于是陪着他四处参观,嘴里打着哈哈应付。

心里诊所不大,几分钟之后,我们就坐在沙发上,周涛抱歉地说道:“老弟,上次不好意思,正赶上夜店办活动,没有时间招待你,怨我,这样,到饭点了,我俩出去喝点?”

我摆摆手,笑着说:“涛哥你太客气了,喝酒有大把时间,不急这一会儿,我们还是说事,我看有没有能力帮你这个忙,别你大老远过来,我帮不上忙,凭白耽误你的时间。”

“吃顿饭能耽误多少时间,别客气,走走走……”周涛很是热情地拉着我,说:“咱们一回生两回熟,接触几次你就知道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。”

“至于我要拜托的事情,小欣可是对你推崇有加,有你出马,相信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谁都知道,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,特别是在他目的不明的情况之下,更加不好与他走得太近,免得一不小心就掉进他挖的坑里。

但奈何周涛实在太热情,拉着我就往外走,拗不过他,好在他说就在楼下附近找家馆子吃,是我熟悉的地方,也就不再托辞,锁上门跟他一起下了电梯。

我们去的是一家老码头火锅店,在解放碑这边非常出名,顾客盈门,别说正好到饭点,就是其它时间排队至少也要一个多小时,据说老板挺牛气的,不接受订位,也不管你是谁,想吃就老老实实排队。

不过这个传言,我明显是不信的,不管哪个行当,总有享受特权的人,而此时我身边就有一位。

只见周涛打了一个电话,服务员就领着我俩上了二楼的包厢,没说两句话,锅底、牛肉、腰片、黄喉、毛肚就陆续端上来,跟着上来的还有一件啤酒。

既来之则安之,我睡了一整天米粒未进,眼前红油翻滚,香气扑鼻,肚子咕咕叫了起来,既然周涛不急着说正事,我也懒得问,抄起筷子吃起来。

吃了个半饱,喝了三瓶啤酒,周涛才说起要我帮忙平的事情,说前两年他父亲在老家斥重金,把乡下祖屋推倒重建了一栋气派的别墅,去年底完工,他们一家准备在乡下新别墅过年,只是出了一些诡异的事情,没有能够入住。

确切地说遇到诡异事情的并不是周涛一家人,而是负责他家别墅修建的堂叔。

说是堂叔其实并不亲,只能说是一个房族的,毕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周涛家的实在亲戚,基本上都到山城来发展,各自手上都有一摊事业,不可能为了建一栋别墅,专门跑到老家蹲守。

于是找到这个靠着他们家关系,在老家县城揽一些建筑工程的堂叔,想着他既是专业人士,也依仗这他们家做工程,在钱方面不敢乱来。

事实也是如此,他这个堂叔接到这个任务之后,县里的工程交给副手去做,自己跑回乡下亲自监工,除了没有住在工地,其它事情基本上没有假人与手,账本也非常详细,每一笔钱用在何处,都有记录,可谓尽心尽力。

工程如期进行,也挺顺利的,没有出现工伤事故,别墅建成,家具入场,就等着选好的日子入伙,结果就出事了。

说来也是他这个堂叔倒霉,别墅搞好之后,还没有交给主人,于是派了两个老头住在别墅外的车库里,白天黑夜守着防小偷。

临近交接他不放心,怕两个乡下老头没享受过豪宅,偷摸进别墅里面去住,被主人知道了膈应得慌。

也是,就差临门一脚了,别出什么差池,那他这一年多的苦心就白费了,于是又从县城跑回别墅,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,好在两老头还算老实,并没有出现他担心的事情。

不过这一检查,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,乡下的路可不好走,单行道路窄弯又多,没有路灯黑漆麻乌的,视线很不好,而且那天好巧不巧的下起毛风细雨,路滑一不小心就会掉进田里去,大冬天晚上的,找人抬车都找不到人,于是他没有走,留了下来。

天冷无事,他跟两老头在车库吃着火锅,喝了点酒,结束之后,本来准备回车上开空调对付一宿,没想到油只剩下两格,肯定是不够用的,犹豫一下,他拿着钥匙走进了别墅。

没想到他这一进去,就再也没有走出来,没人知道他在别墅里面经历了什么,当晚守在别墅外面车库的那两个老头,也一口咬定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,更加没有出现异常的事情发生。

直到第二天找不到他的人过别墅来,撬开大门,发现他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面容扭曲,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,睁大眼睛死去,两老头才知道出事了,吓得瑟瑟发抖。

听周涛说完,我眉头皱起来,这是典型的遇到了脏东西,于是问道:“出事之后,你们有没有找师傅去看过?”

“当然。”周涛脸色有些阴沉地说:“我爸的房地产公司,有个专门合作的风水大师,那别墅的风水在建之前他亲自去看过,还设计了不少风水格局。”

“出事之后他再去看,说风水格局没有错,但房子被人动了手脚,成了鬼宅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