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谁出卖我?第二十六章 鬼宅 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五章 谁出卖我?第二十六章 鬼宅 (1)

2019-04-28更新

第二十五章 谁出卖我?

“干什么……啊?”一个国字脸男人,看着我们两个人怼上了,走过来吼道。

来人三十来岁,一米八几的大个头,看起来威严干练很有压迫感,那与我怼上的年轻警察马上站直,赶忙回道:“韩队,没……没事。”

韩队长瞪了那警察一眼,示意他问完了就赶紧上山协助搜捕,等他急冲冲走了,才看着我问道:“怎么,晾你一会儿心里就不舒服了?”

听出这声音就是第一个到达现场问我话的那名警察,知道他是这帮人的领导,我没有硬着脖子用话语冲撞他,而是有些叫屈地说道:“哪敢呀韩队长,只是,我们好像也是受害者啊。”

“受害者?”韩队长轻哼了一声,说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的事情,学国外那些私人侦探接活,以为自己多大本事,知道这些国内是不允许的吗?”

咦!他似乎对我有一些了解,难怪刚才那个警察对刘二问话的口气,像是对嫌疑人一般,原来根源在这里,他们这是敲打我呢。

国内私人侦探社有,而且不少,不过基本上都是打着擦边球,注册为咨询公司,他们做的事情也都基本上是行走在灰色地带,被查起来,分分钟触犯法律。

我虽然帮人平事情,主要面对的是阴行,也把法律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上,时刻警醒自己不做出格的事情,但调查事情起因的时候,难免会窥视到一些人的隐私。

真要被韩队长盯上,我的日子可不好过—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甚至这门生意都不能做,这可是我收入的主要来源呀。

想到这里,我后背发凉,不过表面还算镇静,硬着头皮辩解道:“韩队长,瞧您说的,我哪里是什么私家侦探呀,我有正当职业,心理医师。”

“那啥,这不跟小欣是朋友么,她着急求到我头上来,我也不好撒手不管嘛。”

韩队长看着我揶揄道:“哈,帮忙差点把自己命搭上去,你这朋友做得够可以的噻。”

可能他是从小欣那里知道些事情,我的辩解基本没用,于是讪讪地笑了下,闭嘴不再多说,免得惹人厌烦。

看我老实了,韩队长表情严肃起来,警告道:“这次要不是你自作聪明,没有选择直接报警,而是通过受害人家属绕了一圈找到我们,耽误我们出警时间,你也不会被人埋了半截。”

“这次你运气好,下次就不一定有这么好运了,我可不想在现场看到你的尸体。”

之所以通知小欣,而不是直接报警,原因很简单,她是我的雇主,我首先考虑的是履行那份委托合同,这样才能拿到该有的报酬。

这么做一点儿毛病都没有,但千算万算想不到的是刘斌会出现到这里,差点让我和刘二丢了性命。

事后我也冒了一身冷汗,后悔自己考虑不周,对于韩队长的警告我没有不高兴,反而挺感激的,让我涨了记性,于是态度更加老实地说绝对没有下次了。

韩队长点了点头,指了下旁边的救护车说:“车上有医生,你们两个去检查一下,看有没有伤到哪里,有事住医院,公家报销,没事先回家待着。”

“回去以后别到处乱跑,等我们抓住刘斌,还要对你们正式录笔录。”

看来韩队长是那种面严心善的人,敲打我们一番之后,并没有揪着我帮人平事的问题不放,让我对他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。

不过对于他信心十足的说抓到刘斌,我不太苟同,于是提醒道:“韩队长,我跟刘斌交过手,他身上功夫挺厉害的,你的人虽然来了不少,但搜索范围太小,我估计他早就跑出几公里之外了。”

正转身准备回指挥车的韩队长顿了一下,转头盯着我问道:“这可不能开玩笑,你确定没有夸大其词?”

我将刘斌在泰国打黑拳的经历说了出来,韩队长皱紧眉头骂了一句,急忙去指挥车给上级汇报,联系武警支援。

我与刘二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都是些肌肉硬伤,没有伤到筋骨,不碍事,加上这边太多警察,刘二很不自在,不愿去救护车检查,拉着我就走,一刻也不愿意多待。

回到解放碑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钟,我赶紧先把租来的车还了,免得过了零点要多缴一天的租金,早就饿得饥肠辘辘,想赶紧找家饭店填饱肚子的刘二,笑话我是守财奴,说刚做了一笔生意——寻小帅的尸体,还在乎这一两百元的租车钱。

饱汉不知饿汉饥,我经济拮据,家里还有身体不好的老妈,每天吃药的开销可不少,想要在山城这个城市立足,抓紧给老妈找个儿媳妇,不得勒紧裤腰带节约买房么,一两百元那也是钱呀。

再说了,这次的委托只是免半年的房租,我其中并没有一分钱进账,反而这段时间租车跟踪周涛,搭上两千多块租金、油钱和停业的损失,这些都是我的成本。

不过这些我懒得跟刘二这个暴发户解释,拿着退回来的押金,与他一道在心理诊所楼下找了家饭店吃串串。

山城市区,夜生活丰富多彩,这里的人好像都是夜猫子一般,即便到了凌晨,串串店里依旧是人头攒动,喝酒划拳的声音不绝于耳,好不热闹,市井味道非常浓厚,我不是喜欢在公众场合高谈阔论的人,但也谈不上反感,对于这里的环境早已习以为常,自动屏蔽周围嘈杂的噪音,埋头刷串串吃。

大快朵颐之后,刘二打了一个酒隔,笑笑地问道:“老弟,你有没有想过,今天我们前脚刚到,那刘斌后脚就过来了,这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?”

我哪里没有想,开车回山城的路上,我都在考虑这个问题——知道我调查刘斌的人只有三个,一个是小欣和她母亲魏姨,另一个是小帅的狐朋狗友小苏,除此之外没有别人。

但这三个人我并没有怀疑,因为小苏根本不认识刘斌,何谈联络方式,而且他与我见过之后,就跑回达州老家躲起来,而小欣和她母亲作为我的委托人,断然没有出卖我的可能。

这三个知情人排除之后,我脑子马上想起一个魁梧的身影——周涛。

从小苏那里知道他的江湖背景之后,我背后冒了一身冷汗,这样一个混江湖的袍哥,竟然被我跟踪几天,没有任何发觉,一切如常,怎么可能?

如果小苏没有夸大其词,那唯一的解释是周涛知道我在跟踪他,但没有揭穿,原因我还没有确定,也许是觉得我愚蠢,故意逗着我玩,也许是吸引我的视线,拖延时间,让刘斌顺利去泰国。

当刘斌那么凑巧的出现在案发现场之后,我更倾向于后者,我甚至怀疑小帅的死亡,周涛在其中起都了某种微妙的作用,也许……

细思极恐,周涛这个人不简单,但这只是我的猜测,不可能告诉警察,毕竟他在山城关系很硬,免得给自己惹麻烦,不过对于刘二,我倒是没有隐瞒。

当我把怀疑对象说出来,原本笑笑的刘二满脸严肃起来,再三确定是开夜店的那个周涛之后,扔了两张红票子给老板,也没有找零,就急匆匆拉着我回到心理诊所。

关上门,刘二让我赶紧收拾东西跟他走,离开山城先躲一段时间,我不明白他反应竟然如此之大,于是问为什么?

刘二有些焦急,说:“你可惹到大麻烦了,知道周涛是谁不?”

“知道,听说挺有势力,但那又怎么样,我也没有跟警察提到他啊。”我回道。

“哎呀!”刘二一拍大腿,拉着我坐在沙发上说:“如果你猜测没错,那你这可是坏了周涛他们的计划,他能饶过你?”

“还有,别人都传周涛多有势力是没错,但他还有一个更加牛叉的老爸,袍哥老大级别的人物,盘踞山城几十年,触手伸到各行各业,不光有钱还有势力,我那些做生意的大客户,都以认识他爸周泊松为荣。”

“这可是杀人案呀,不管那个刘斌有没有被抓住,你牵扯在其中,肯定没有好果子吃……”

刘二劝我半天,我虽然心里有些担心,但依然拒绝暂时跟他躲起来,心里想着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,周涛家势力再大,也不可能灭了我的口,再说了,躲起来,我不得关门歇业么?

劝解无果,刘二交待我随时保持联系,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心理诊所。

他这段时间也不消停,需要藏在暗处,看竞争对手会对他如何使黑手。

再次关好门,我洗了个澡,拿出正红花油来擦身上被刘斌打过的地方,之后换了身睡衣躺在办公室里的行军床上。

身上痛,加上心里有事,一直到凌晨六点过钟我才迷迷糊糊睡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把我吵醒,一看竟然是周涛给我打过来的。

第二十六章 鬼宅

“稍等一下。”

挂了电话我有些发懵,万万没想到,令刘二唯恐不及,竭力劝我避之的周涛,突然打电话过来,借口竟然是找我帮他平事,而且他人已经到了我心里诊所门口。

我不认为周涛这次过来是寻仇的,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,越有钱的人,越不会做打打杀杀,这种小混混才做的事情。

退一步说,即便他要找我麻烦,也不会亲自上门,他一句话就有大把的人冲锋陷阵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