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如丧考妣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107章 如丧考妣(1)

2019-07-30更新

PS:抱歉,今天晚了,送上四千字的大章,另外通知一下,明天也是晚上推送,再另外,我想看看晚睡的朋友们有多少,哈……

以下是正文:

拖着烂泥一般的钟德平,找了一间偏僻一些的寮房,等他稍微缓过来,我开始对他进行审讯。

这次他看起来老实许多了,没有再喊冤,沉默片刻之后,直接问道:“从哪里开始说起?”

“从你第一次作案说起。”

想来对于自己第一次作案,他应该记忆犹新才是,果然,他没有多想,就开口说道:“那是95年的事情了,当时我跟村里的人一起去粤省那边的香山市打工。”

“刚开始我们一起进了家灯具厂,结果没上几天班,我因为干活的时候做了些次品出来,就被老板开除了,没办法,我只有独自一人到处去找工作。”

“那时候全国各地到粤省打工的人太多,不像现在好找工作,只要愿意出力,在工地上随便干一天也有两三百块钱,那时我真是可怜啊,连吃饭的钱都没有……”

“嘿,你跟我这里讲故事呢,说重点。”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,以为这家伙老实了,没想到还有心思跟我玩心眼,避重就轻说一堆有的没的。

看来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超出了我的预估,也就是说还没有被吓到位,于是我站了起来,威胁道:“要不我再送你去里面待几个小时?”

不去!

也许是触动了钟德平某根神经,他突然变得激动起来,怒吼道:“我就是有罪,也得警察来审讯我,你算什么东西,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还私设刑堂刑讯逼供,你特么怎么不上天呀。”

说着,他指着界灵法师讥讽道:“还有你,哈,出家人呀,不慈悲为怀也就算了,结果还助纣为虐,你有脸见佛祖吗?”

“行,你们牛叉,没人管得了你们,可以,有本事你们把我杀了,不杀你们就是我孙子……”

啪……

我一巴掌打了过去,随后抓着他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:“别一副一心求生的模样,要是真想死,你早在铁笼里面就撞墙寻短见了。”

“还有,你知道我们不会杀了你,故意这么说,是想让我们把你交给警察,因为那里只有牢笼,没有山魈带来的恐惧,你可以尽情地装傻充愣,哼,你倒是想得挺美的,不过我明确告诉你,没门。”

“那些被你拐卖的女孩,如今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绝望中,这是你造的孽,你如今不过只是体验到了她们的百分之一而已。”

“所以,接下来我会让你体验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,放心,我有大把的时间陪你慢慢玩。”

自己的小心思被我揭穿,钟德平脸sè变得非常难看,直到再次被我抓起,要往地下室走去,想到那恐怖的场景,他终于崩溃了,哭喊着说道:“我交代,我交代……”

这次他才算是真的老实了,很快说起自己第一次作案的经历。

用他的话说,第一次作案也是被逼无耐,他从灯饰厂出去之后,好不容易找了份事做,结果那是家黑工厂,干了三个月,不但一分钱拿不到,要钱的时候还被老板指使人打了一顿。

一气之下,他把老板还没到百天的幼子给偷了出来,本来是想以此要挟老板给他结工资的,只是想到老板不是善茬,很有可能钱没有拿到,他反而被打个半死。

但是男婴已经被他偷出来了,饿得哇哇大哭,正当他左右为难的时候,遇到一个中年妇女帮他牵线搭桥,把他手上的男婴卖给了别人,除了那中年妇女拿走一部分中介费,他手上还得了二千块钱。

95年的两千块钱,可比现在的两万块钱还有购买力,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的钟德平,彻底迷失在金钱带来的畸形快乐中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把拐卖人口当成了一门生意,而那个中年妇女,日后也成了他最重要的合作伙伴。

随着钟德平一个又一个案件交代出来,一个以他和那名中年妇女为首的犯罪团伙逐渐展现在我们面前。

整个团伙加上他一起人数只有六名,但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,而且他们行事非常谨慎,至今没有被公安机关发现打击过。

四年前第一个儿子意外身亡,让钟德平认为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,所以他果断解散了团伙,停止一切犯罪活动,他们之前所犯下的案子,更是没有人关注。

如果不是我从凶魂那里了解到他的真面目,这些案件也许就这样沉寂下去,他们也会逃脱法律的制裁,安然享老。

当清晨的阳光照射进寮房,钟德平不知不觉已经交代了一个晚上,我记录的纸张已经有一大摞,手也写得有些发酸,但他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,我也不敢喊停,生怕打扰了他的回忆。

不得不说,钟德平的记忆力非常好,十几年前的案子,团伙中谁拐来的人,经过谁的手,得到多少钱,又分了多少钱给谁,他记得一清二楚。

但这只能说在钱方面他的记忆力超常,而我最关心那些儿童和女孩的从哪里拐来,最后又被卖到哪里去,他的记忆力就没有那么好了,只有不到一半他能够说清楚,其它只能说个大概。

不过这已经非常不错,都超出我的预期,毕竟还有五名团伙成员没有归案,他们则是查漏补缺的最好人选。

当他把四年前他们团伙做的最后一个案子交代完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时分,我的手已经记录得没有知觉了,而整个晚上都没有休息的钟德平,脸上却没有多少疲倦,反而关心地问道:“陆师傅,我猜你等下会送我去公安局,看在我这么配合的份上,跟你打个商量,能不能我自己去自首?”

想得倒是挺美的,不过他罪行累累,罄竹难书,即便是自首,也别想得到宽大处理。

不过还没有等我说话,房门就被推开,界灵法师带着马为民走了进来,只听马为民说道:“自首就不必了,想要减轻你的罪行,最好的办法,就是协助我们把你那五名手下抓捕归案。”

“这没有问题,只要我一个电话,马上就能把他们召集过来。”钟德平拍着胸口保证,随后问道:“只是,你这位领导说话算数不?”

马为民接过我手上记录的案卷,随便翻了几页,在瞥了一眼桌子上厚厚了的纸张,说道:“我是你这个案件的负责人,你说我说话算数不?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钟德平面露喜sè,以为得到了关照,殊不知此时的马为民,拿着案卷的手青筋暴起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,要不是钟德平还有一点用,说不定两巴掌早就扇了过去。

马为民本来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,看到这个案件中有这么多受害人,有如此反应很正常,我怕他克制不住自己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出去说话。

把钟德平交由行动人员看管,我们来到界灵法师的禅室,刚落座,我就急忙问道:“这个案子真的是由你来负责?”

“当然,这是何老的意思。”

马为民解释道:“长生会案的相关人员已经押解回国,我们行动组暂时也没有什么事情,刚好接你这个案子。”

何浩然挺给力的,有马为民主导这个案子,我身上的压力轻了不少,聊了几句之后,跟他讨论起这个案子来。

案件的侦办是个非常枯燥的过程,好在进展顺利,三天之后,在钟德平的配合之下,那五名团伙成员被专案组顺利抓捕归案,两男三女,其中一个年级最大的女人,已经六十来岁。

她正是当初那个帮钟德平介绍第一笔交易的中年妇女,她年纪大了,被抓的时候各种撒泼打诨,死不承认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。

马为民可不是吃素的,直接动用手段,查封了她所有的财产,并且把她两个儿子和媳妇也一并关押起来——他们知道自己母亲的犯罪行径,但并没有阻止,反而安心享受母亲的犯罪所得。

经过马为民一顿猛如虎地操作,总算让她老实下来,并且积极给专案组提供那些被拐人员的线索,想为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们减轻些罪行。

不过这想法明显是奢望而已,她儿子和儿媳们的包庇罪,并不能因为她积极配合而减轻,只是马为民故意误导她,跳进坑里也不知道。

而另一个同样跳进坑的主犯钟德平,还在做着春秋大梦,以为配合专案组抓捕到其它团伙成员,他就能够减刑,结果人抓回来之后,马为民就再也没有了和善的面目,再次提审了他。

专案组还在汇总各方面的信息,还没有到解救被拐人员的时候,我反正没有什么事,也跟着走进了审讯室。

看着马为民脸sèyīn沉,钟德平心里直打突突,赶紧转头看向我问道:“陆师傅,人不是都抓到了么,怎么还不高兴了?”

我淡淡地说道:“钟德平,你不老实,老是避重就轻,领导能高兴才怪。”

“冤枉呀,我全都交代了,没有隐瞒……”

钟德平赶紧解释,只是被我打断,问道:“还说没有,你给我解释一下,你老家那五层小楼虽然在村里算是数一数二的了,但其实花不了多少钱,你弄的那么多钱,都到哪里去了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