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事了?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100章 事了?(1)

2019-07-19更新

其实我大概能够猜测到,长生会的人除了给杜子文许与重金诱惑之外,还蛊惑他,说之所以做这一切,不过是为了胁迫我而已。

以他对我的敌意和怨气,不仅有好处拿,还能让我处在窘境中,自然乐意答应。

只是,与虎谋皮,焉有其利,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不懂,也就算了,但是帮助外人拿自己老婆的性命,来威胁自己老婆的前男友,这种荒唐的事情他都干得出来,实在让我看不懂他脑子是怎么想的。

还特么是留学回来的高材生,那么多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。

面对我的质问,杜子文眼神闪躲,不敢与我对视,嘴巴上辩解道:“我听不懂你说什么,你别想冤枉我,所有事情我都不知道,我们就是过来玩的,没想到刚到普吉岛就被人绑起来了……”

“编,你继续编吧。”

我伸手指向屋子里面,躺在床上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的潘松青,冷笑着说道:“你以为这是小事能蒙混过关,那就继续编下去,希望你能在调查组的审讯之下蒙混过关。”

经过我这么一提醒,不明我与杜子文在说什么的其他人,才把疑惑地目光从我身上移开,看向屋子里面浑身是血的潘松青,那瘆人的场景,顿时吓得在场的女生们尖叫起来。

小杨的头深深埋在男朋友胡鹏的胸前不敢再看,整个人都在发抖,小曼更是没有之前嫌弃舒展的模样,跳起来躲在舒展的身后,不敢动弹。

唯有蒋晓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被惊吓之后,并没有选择从老公那里寻求安全感,反而是满脸狐疑地看着杜子文。

死了人,自然不是小事,明白这不是过家家演戏,自己摊上大事了,杜子文额头上冒着冷汗,脸sè慌乱,加上被蒋晓梅这么盯着,没多久他就崩溃了。

我没有想到他的心理素质那么差,只见他对着蒋晓梅歇斯底里地喊道:“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嘛,我之所以做这一切,还不是都怪你啊。”

“长这么大,我爸妈都没有打过我一次,结果被他莫名其妙打一顿不说,还被抓到里面去审问一通。”

“好,他有关系,我玩不过他,我忍了,但是你对我什么态度?不关心我的伤势就不说了,你竟然相信他说的话不相信我,责怪我多事,对卡卡不好,还跟我冷战。”

“我是你老公啊,在你心里的地位竟然比不了他,甚至还比不了一条狗,你当我是什么,接盘侠?”

闻言,蒋晓梅脸sè变得铁青,咬着牙问道:“所以他没有冤枉你,你真的利用我来赚钱?”

“对呀,不行吗?”

杜子文面露狰狞,愤怒地喊道:“我这个接盘侠为了娶你,又是买房又是买车,又是孝敬你父母,花费了那么多钱,结果换不回来你的真心,现在有人出钱要搞他,你说我有什么理由拒绝?”

啪……

蒋晓梅再也听不下去,气得瞪红了双眼,一巴掌就打了过去。

响亮的耳光声,让杜子文愣了好一会,仿佛不可思议一般,等他反应过来,整个人陷入癫狂中,不管不顾抬起手就像蒋晓梅打去。

我没有修行之前,他可是跟我打得平分秋sè的人,他一拳下去,蒋晓梅哪里受得了。

两口子吵架我可管不着,但是动手可不行,正当我想阻止的时候,旁边的刘斌比我动作更快。

他不是阻止,而是打击,依旧简单粗暴,一个鞭腿踢在杜子文的头上,只听一声闷响,杜子文狠狠摔倒在地,非常爽快地晕了过去。

“靠,早看你这个傻叉不顺眼了,竟然对自己老婆动手,真特么不是男人。”

刘斌朝地下的杜子文吐了口吐沫,然后对我说道:“潘松青死了,等下我会让人来处理,不过现在咱们得赶紧走人,不然等警察过来咱们就麻烦了。”

的确,我们又不是当地警方,即便潘松青他们罪有应得,也不是我们杀人的理由。

看了一眼情绪非常不好的蒋晓梅,我心里叹了一口气,对胡鹏的女友小杨使了个眼sè,示意她照顾好蒋晓梅之后,扛起被打晕的杜子文,大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刘斌驾驶着快艇送我们回到水上市场,就急忙走人了,毕竟他在国内还有一个通缉犯的身份,可不愿意跟行动组的人接触。

即便这次我们行动的目的不是他。

在临走前,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了一句话,他说:“你在泰国也玩了这么多天,是时候该回去了。”

我知道他这句话是意有所指,但是有些想不明白,于是问他什么意思,结果他又无头无脑地说了一句:“人给你救出来了,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,你如今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说完他就开着快艇走了,弄得我是一头雾水,但也容不得我多想,赶紧带着蒋晓梅他们一行人来到行动组的驻地。

自有人安排他们去房间暂时休息,但醒过来的杜子文,可没有那么好命,行动队的人直接将他铐了起来,这次可不是仅仅询问那么简单——与魔鬼交易,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,至于是什么代价,就不是我该管的了。

“辛苦了。”

急忙从外面赶回来的何浩然,拍了拍我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没想到我们还在跟当地有关部门开会,你就把人救出来了,看来你果然是名福将呀。”

“开会?他们那是开会的态度吗?”

马为民一脸的郁闷,说:“他们那明明就是踢皮球,相互推诿,我们忙活半天,急得要死,他们却一点儿不着急,要不是陆勋把人救出来了,我都想……”

“行了,就别发牢骚了,赶紧安排人员收拾东西,天一亮我们就走。”

何浩然瞪了马为民一眼,后者才不情不愿地闭上嘴,朝我点了点头,然后出门去安排事情。

“这么快就走,不是还有龙齐道长没有归案吗?”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何浩然问道。

何浩然坐了下来,揉了揉自己的脸,说:“这是上面的命令,别人已经把我们投诉了,我们再不识趣,依旧坚持的话,岛上抓的那些长生会护法堂的人员,可能一个都带不走。”

我明显的感觉到何浩然说过这番话时的倦意,看来潘途锦他们的归案,并没有让他有太多高兴。

而且他这番话我也听出两个关键信息,一是投诉,二是要挟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让行动组赶紧离开。

加上刚才刘斌莫名其妙地提醒我回国,我忽然明白,这里面有一只大手在操纵着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,于是说道:“何老,看来有股妖风在吹呀,而且能量这么大,知道对方什么来路么?”

妖风?

“哈,你这比喻挺形象的嘛。”

何浩然无奈地笑了笑,说:“你说得不错,这股妖风的能量很大,大到当地有些部门的人,不惜在我们面前演戏,脸皮都不要了。”

“至于你问这股妖风的来路,到目前我还不知道,但可以肯定一点,这股势力是要死保龙齐道长,不然我们面对的这些重重阻力,将无从解释。”

我呵呵一笑,说道:“书有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看来这父子也是如此,这个龙齐道长不简单啊,是个狠角sè,见长生会这栋大厦将倾,又抱了个粗腿,连自己的父亲天道仙人龙奎安都不顾了。”

哼,何浩然冷哼一声,说:“一个无耻之徒而已,翻不起什么大浪,在这里不得已,暂且让他得意一阵,等我们把手上的事情处理清楚,就算他抱着再大的粗腿,也有他后悔的一天。”

我明白,何浩然这番话不仅仅是对我说的,也是对自己,甚至还有不知道藏到哪个角落的龙齐道长说的。

这就是惹怒一位修行大拿的下场,不管你使用什么yīn谋诡计,在实力面前,都是渣渣。

我不知道何浩然将采用什么办法,也不想过问,反正知道龙齐道长嘚瑟不了多长时间就得了。

长生会的案件告一段落,我也算是对安夫师父有了个交代——我对他的承诺办到了。

只是我与何浩然一样,心里没有太多喜悦,原因有两个,首先欠了刘斌一个人情。

要说到现在我还不明白刘斌为什么帮我,就太失败了,很多事情已联系起来,就知道了大概的脉络。

刘斌应该是龙齐道长投靠那方势力的人,所以我很多事情他都一清二楚,知道潘松青的藏身之处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他并不是真心想帮我,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他的任务而已,无非就是让调查组的人结案,赶紧离开这边。

刘斌下死手杀了潘松青,我大概也能猜测到一些,应该是潘松青知道某些事情,他必须得死。

也就是说刘斌利用我完成了任务,还成功让我欠他一个人情,可谓一举两得,真是好算计。

当然,知道自己被利用之后,欠他的人情我可以不还,但是毕竟因为他的出现,我的朋友们才得救,这个账只能记在我的头上,说不郁闷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其次,一个更加令我郁闷的事情,就是蒋晓梅的情况非常不好,舒展他们找到我,讨论该怎么办。

唉!

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,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,但必须我得去面对,于是我敲开了蒋晓梅的房门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