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人情?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98章 人情?

2019-07-18更新

潘松青的联络电话竟然在马为民手上,不仅潘途锦傻眼了,就是我和何浩然也是一头雾水。

何浩然接过电话简单沟通之后,脸sè变得严肃起来,沉声对我说道:“咱们换交通工具,坐飞机离岛。”

水上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响起,在水上经过一段距离的滑行之后,飞机升起划破黑如墨sè的夜空,向某个坐标飞去。

坐在飞机上的我,也知道了马为民他们这几个小时所经历的事情。

就像何浩然所说的那般,一个案子在前期迷雾重重,侦查工作举步维艰,获得的线索太少无济于事,但随着获得的线索太多,也不能说一定是好事。

因为很多线索除了消耗大量人力物力之外,不一定能指向案件的真相,也许是敌人故意放出来的迷雾弹,没有用的。

即便拨开云雾见天日,也需要一个契机,案件的侦破工作才能有一个质的飞跃。

而今天,就是侦破长生会案件的契机,我和何浩然在黄炳坤的海岛上,不仅顺利拿下潘途锦、龙奎安、潘松年三名恶首,他们旗下上百名打手也被擒住,可谓硕果累累。

而在普吉岛上的马为民也没干等着,经过前期的跟踪与大量的调查工作,确认了几处长生会护法堂人员的落脚之处,我们在岛上参加会议的时候,他也带着行动组的人员,进行秘密抓捕。

因为大部分长生会护法堂的人员,被调去岛上保证会议的安全,留在普吉岛上的基本上都是些小鱼小虾,所以前面地抓捕工作还算顺利。

直到在某个落脚点,马为民遇到了亲自看管蒋晓梅等人的潘松青,打斗不可避免发生,因为忌惮人质的安全,束手束脚的马为民他们,不仅没有救下人质,还让潘松青带着人跑了,只是抓到几个虾兵蟹将,还有留在现场的那部联络电话。

因为发生了剧烈的打斗,当地警方已经介入,马为民等人甚至一度被当地警方扣留下来。

在联络国内相关部门之后,他们虽然恢复自由,但是却不允许他们再继续单独行动,必须要有当地相关人员在场,他们才能办案,只是到目前为止,相关人员也没有就位。

也就是说马为民他们只能干瞪眼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

出现这个情况的原因何浩然没有多说,但是我也能够明白,就像是跑江湖一样,你到我地盘来办事,事先没有打招呼,出了事情想要我配合,哪有这么好的事情,即便上面一团和气,命令走到下面来,也有一个过程不是。

这比喻虽然不太恰当,但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意思,这也是境外办案的尴尬,其实我们也想老老实实按照流程来走,只是以长生会在当地的关系网,也许我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

另辟蹊径,剑走偏锋,能有意外收获,但伴随着的风险和麻烦也大,而如今这种局面,是我们最不愿意见到的。

期望当地警方配合是不可能的,所有事情只能我们自己来,准确的说是有我来负责,因为何浩然作为调查组的老大,需要应付当地官面上的事情。

为了避免再有意外发生,被我们抓到的潘途锦等人,也不再跟我们回到普吉岛,而是直接来到公海,通过国内的船只,直接押解回国内。

水上飞机的速度是船只不能比的,半个小时不到,就到了预定的坐标,海面上的船只发来信号,确定无误之后,飞机准备降落海上,潘途锦一看急了,对着我说道:“陆勋,我也希望你朋友不要出事,只是电话打不通怪不得我,你可千万不能为了泄愤,对我孙子们动手啊。”

此事潘途锦也顾不得自己回国内,将面对怎么样的判决,一心只想为自己的孙子重孙求情。

拿他的家人威胁,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,我不是那种残忍的人,但此时我还是虎着脸说道:“你这个人不老实,在这个时候还心存侥幸包庇儿子,连他会躲在哪里都不肯如此交代,我凭什么答应你的要求?”

“我是真不知道呀。”

潘途锦哭丧着脸解释道:“我都跟你交代了,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老巢,因为一个地方最多待上一年我们就得走。”

“就是我们在普吉岛上的几个落脚点,松年也都跟你说了,你们不是已经都给端了么,为什么还不相信我们呢。”

被五花大绑的潘松年也是赶忙解释自己没有说谎,此时何浩然站出来唱红脸,说:“行了,我相信你们,不过如果我们找到潘松青,需要你们通话劝告的时候,你们可得配合。”

“肯定,肯定配合。”潘途锦连声应道。

几个身材不高大,但是目露精光的年轻人,把潘途锦他们带走了,这些人是谁,我不知道,也不敢乱问。

水上飞机重新起飞,机上除了飞行员,就剩下我和何浩然,有些话方便说了,于是我问道:“何老,你认为他们的交代可不可信?”

何浩然摇了摇头,说:“难说,别看他们现在老老实实,不过是知道自己自由无望了,装出来的可怜而已,在此之前,他们个个可都是老油条子。”

的确,不说潘途锦这个人老成精的家伙,就是潘松年也是鬼话连篇,张口就来,根本不用思索。

骗子一旦骗人久了,反倒是会返璞归真,即便我是心理医师,也很难看出来端倪,何况现在的我脑子乱得很。

不得不说,潘途锦看人很准,知道我不是冷血无情的人,拿我身边这些朋友逼我就范,算是捏住了我的软肋。

即便是前女友蒋晓梅,虽说没有了男女之间的感情,做普通朋友都有些不妥,但是我依旧不希望看见她受到伤害,何况这次的事情是因为我而起,被我牵连,就更加不能冷眼旁观了。

只是潘松青这个人yīn沉狠毒,他现在联系不上潘途锦等人,说不定已经猜到岛上开会的人被我们一锅端了,这样一来,他很有可能把人质给处理掉,然后跑路。

即便暂时他没有处理人质,他隐藏的地方我也不知道,如无头苍蝇一般,更加谈不上如何救人。

何浩然能看出我心里的焦虑,但这里不是国内,他也是有力使不出来,只有赶紧去协调各方面关系,尽可能快地调动能用的资源,把潘松青的藏身之处给查出来。

到了普吉岛之后,我与何浩然分开,行动组的人开着车送我去潘松青最后出现的地方——当地的一个水上市场。

水上市场,顾名思义,在水上建成的市场,两边一排排的木头房子,中间一条不过十来米的水道,水面上小船如织,贩卖着各种新鲜的热带水果。

而两边的木头房子就像是街道,商铺里卖着特sè小吃和当地的工艺品,街道上全是来自各个国家的游人,人头攒动,好不热闹,但我却没有一丁点儿心情游览,只有漫无目的瞎逛。

我知道潘松青早就不这里了,但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人,只有来这里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。

毕竟这里是他们的落脚点,说不定这里还留有他们的眼线,为此我特地在车上把脸上易容的东西全都给洗了,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目。

这招说好听一点是引蛇出洞,说难听一点是瞎猫碰到死耗子,完全没有章法,如果刘二在这里,还能算出蒋晓梅他们的方位,但他远在山城,距离太远,根本就算不准。

其实我本来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,只是走着走着,忽然发现身后不对劲,我猛然转头一看,瞧见一个熟悉的面孔——在国内被通缉的刘斌。

我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,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“别紧张,我没有恶意。”

刘斌摊开手,笑笑地说道:“上次跟你通电话都说了嘛,过泰国来玩,也不来找我,你可有点儿见外了啊。”

我才不会认为泰国小到这种程度,逛个街都能碰到熟人,特别是这个熟人并不简单的情况下,他的出现就不寻常了,于是说道:“有什么事直说,别绕弯子,没意思。”

“好吧,我可以帮你找到潘松青,敢不敢跟我走一趟?”刘斌盯着我的眼睛,笑嘻嘻的说道。

闻言,我浑身一震,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正sè问道:“你是潘松青的人?”

“不不不,你不要误会,我跟他不是一路人。”

刘斌解释道:“你不要多想,之所以帮你,只是为了还你替我照顾小欣的人情而已,我这个人不想欠别人东西。”

给小欣进行心理辅导,跟照顾沾不上边,何况我还收钱了的,所以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。

另外,刘斌的出现实在太奇怪了,透露着太多诡异,比如他知道我在泰国,甚至知道我在找潘松青等等,太不正常的事情出现,我本该非常警惕才是,只是我没有太多时间探究这些。

不管他是不是在给我挖坑,毕竟是有了潘松青的消息,有坑我也得冒险跳下去,不然一旦蒋晓梅他们传来噩耗,我这一辈都得活在深深的愧疚之中。

所以我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后,直接说道:“如果你真能帮我找到潘松青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“好的,成交,跟我走吧……”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