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动手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95章 动手(1)

2019-07-13更新

打麻将三缺一是玩不起来的,对于长生会地打击也是同样的道理,祸首潘途锦、天道仙人龙奎安,以及二代接班人潘松年、龙齐道长,这四个家伙没有聚齐,对于我们此次斩首行动,将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。

对,没错,此次我和何浩然深入虎穴,目标就是长生会的这四个祸首,至于其他人我们不是不想一网打尽,但是毕竟就我们两个人,人力所限,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我们还是懂的。

何况长生会的祸首被擒,其他人员成了群龙无首的一盘散沙,对付起来就没有那么困难了。

当然,这是我们最乐意见到的结果,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。

即便是成功了,其实对于我和调查组来说,不能算完美,毕竟潘途锦的次子潘松青也不可小视,作为长生会护法堂的实际领导者,能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只是此人隐藏得太深,在不在岛上都未知,所以自然而然,我和何浩然都没有去关注他。

另外,我这里所说的长生会,并不包括范启明这些会员,这是两个概念,认真说起来,他们也算是受害者。

甚至对长生会鼎力支持的黄炳坤这些大佬,也不在我们对付的范围,不然打击面太广,此次任务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。

人没有到齐,我只有耐着性子看天道仙人龙奎安做法。

移魂换体对于会员来说,与仙术没有任何区别,大家都屏住呼吸,生怕打扰了天道仙人龙奎安做法,但又不肯放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,纷纷瞪大了眼睛,不愿漏过任何细节。

我当然知道他们是出于好奇心驱使,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嘛,可以理解。

只是我这个安夫师父亲传的弟子,看着天道仙人龙奎安时而慢条斯理念念咒语,时而像是神经病一般一顿猛如虎的操作,故弄玄虚,弄得自己一身大汗,实在有些无语,这特么是发哪脑门子的神经!

要知道移魂换体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术,与制作活死人有异曲同工之处,但比活死人更加彻底,需要将换魂之人的所有魂魄,一股脑儿塞进另一个人的神识中,过程中做好防护措施,避免换魂之人的三魂七魄不要丢失就好,整个过程半个小时搞定。

结果天道仙人龙奎安夹杂了太多杂乱无用的东西,一个小时过去,魂魄都还没有取出来,让我看得是昏昏欲睡。

百般无聊地又等了半个小时,天道仙人龙奎安终于完成最后一步,只见那名没有魂魄的雇佣兵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,稍微适应新的身体之后,满是激动地跳了起来,全场顿时欢声雷动,所有的会员们仿佛是见证某个历史时刻般激动。

而我的眼神只是瞟向那位以为自己获得重生的雇佣兵,以及那个软绵绵瘫坐在地上的黑衣大汉,心中默念:“别怪我不提醒你,只怪你跟了个不把你么这些人命当回事的老大。”

这就是命!

移魂换体成功完成,天道仙人龙奎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不顾众人狂热崇拜的眼神,自顾自地坐在太师椅上开始闭目养神,做出一副世外高人,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模样,让我忍不住要给他竖个大拇指,这个13装得轻车熟路,看来是熟练工呀!

此时潘松年再次走了上来,笑呵呵地对着大家说道:“诸位居士已经亲眼见到了移魂换体的整个过程,对于安全方面,我相信大家应给没有异议了吧?”

见众人齐刷刷地摇头,他满意地笑了笑,说道:“移魂换体的好处,之前我也跟各位居士沟通过了,现在我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,再做过多赘述了。”

“在座的居士都是对移魂换体有非常大兴趣的,所以我们才邀请各位前来现场,不过现在我想再次确认下,在座的五十七位居士,是否有想退出的?”

见众人再次齐刷刷地摇头,一脸期待的模样,潘松年反而露出为难之sè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有件非常遗憾的事情要告诉大家,此次移魂换体的名额只剩下四十五名,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……”

“那可不行,别人我不管,反正我是要一个名额的。”一个会员的口气非常强硬,瞪大着眼睛说道。

另一个会员也跟着不满地说道:“小潘,你们有些不厚道了,把我们当什么人了?”

“难道不晓得我们个个都是在商海拼搏多少年的商人吗?饥饿营销那一套别用在我们身上,烦人。”

“就是。”

一个说话带着粤省腔调的会员,满是无所谓地说道:“一个名额多少钱,你开个价就是,大家又不是缺钱的人,用不着玩这些套路么?”

听到名额不够,原本气氛非常好的现场,弄得有了几分火气,矛头直指潘松年。

我有些奇怪,四十五个名额好理解,五十名没有魂魄的雇佣兵,一名现场演示已经用掉了,剩下四十九名。

而黄炳坤他们四位坐在太师椅上的大佬,肯定能享受特权,剩下能给这些会员的,也就是四十五名了。

算数是这么算的,但是移魂换体致命的缺陷他们已经发现了,依旧弄出这个摊子来,在我的猜测中,他们的意图不就是弄一笔钱然后溜之大吉么?

在这个时候,他们还纠结多少名额干鸟,有多少冤大头愿意送上门来,能宰一个是一个呗。

骗子不应该都是这种心态么?

看着潘松年苦口婆心地跟大家解释,我忽然明白自己错了——移魂换体的缺陷,他们认定了是我在动手脚,羊皮上记载的功法是没有毛病的。

这样一来,也就解释得通了,但问题来了,既然认定是我动了手脚,却不来找我解决问题,这边又在给会员推销移魂换体,他们哪里来的信心,认为我一定会帮他们解决问题呢?

难道……我猛然想到一种可能,他们没有信心劝我合作,但并不是没有一点儿办法,要知道我可不是没一点儿软肋的人。

如果他们劫持了我的父母,我自然得乖乖的跟他们合作,想到这里,我顿时就不淡定了,趁着现场一片嘈杂,我赶紧对何浩然说起自己的猜测。

没想到何浩然听完一点儿不着急,笑着跟我说道:“有件事没有告诉你,为了保证你父母的安全,让你没有后顾之忧,我让人安排了个优秀退休教师疗养团,你父母此时已经不再老家了,放心,绝对安全。”

闻言我松了一口气,看来姜还是老的辣,这个安排靠谱,我父母也不会有所察觉。

解决了心里的担心,我的目光重新放在现场上来,潘松年的威信明显不够,解释半天也没有平息会员们的怨气,潘途锦不得不出马,承诺名额还会有的,并且此次也不是以拍卖竞价的方式决出四十五个名额,而是以抽签的形式,公平公正公开。

加上作为主人的黄炳坤也发了话,会员们不看僧面看佛面,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。

很快四十五个移魂换体的名额被确定下来,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不舒服,但事已至此,也没有人像泼妇那般胡闹。

潘松年才再次站出来,说:“关于移魂换体费用的问题,我得向各位解释一下,刚才大家都看到了,天道仙人可是耗费了自己太多功力,才完成一例移魂换体地做法。”

“加上这活体也是我们费尽心思,花费了大量成本制作而成,所以给到各位居士最优惠的价格是两千万,不能再少了,希望大家理解,我们真没有赚钱……”

我去!

两千万啊,给我才一百万,转眼就加了二十倍,真特么够黑的。

难怪刚才天道仙人这个老家伙,明明半个小时就结束的法事,硬生生被他忙活了一个半小时,原来是在作秀,为的就是坐地起价。

不过这作秀明显起到了作用,我环顾四周,似乎只有我认为贵,抽到号的富豪们并没有多言,反而一副值得的表情。

随后我想了想也就释然,除了作秀和抽号这两个因素,其实两千万对于这些富豪来说,能延续自己的生命,比起花费上千万购豪车,甚至上亿买私人飞机,性价比强了不知道多少。

接下来就是收钱,潘松年早已经准备了转账的电脑,当场可以转账,钱付完之后,想要做移魂换体的法事,只需提前一周预约就好,不过大部分会员还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,暂时还舍不得自己现在的身体。

而没有抽到名额的会员,潘松年说可以先回去休息,明天大家一起返回普吉岛,有急事的今晚也可以安排走。

这是会议就要结束的节奏,看来龙齐道长不会在出现了,何浩然果断选择动手,示意我控制潘途锦,而他负责天道仙人和潘松年两个。

何浩然的修为比我高很多,能者多劳,何况这不是抢功劳的时候,我自然听从指挥。

只见何浩然交待完就立马站了起来,乐呵呵地说道:“我第一个交钱啊,给个面子,谁都不要跟我抢哈。”

说完他没有理会大家的哈哈大笑,直奔潘松年走过去,而我紧随其后,眼睛不时瞟向坐在太师椅上与黄炳坤交谈的潘途锦。

潘松年根本没有一丝警惕,一脸笑容地看着何浩然,可迎接他的是一个干净利落的摆拳,瞬间把他给打晕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