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 不对劲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92章 不对劲(1)

2019-07-09更新

话说潘松年是否如热锅上的蚂蚁我不清楚,但范启明既然愿意开口是好事,那就说明有更多的可能,我得趁热打铁。

不过此时的范启明神sè有些复杂,我大概能猜中他的心思,打个非常俗的比喻,就像是你网上聊了多年的女神,终于同意跟你约会,不仅如此,女神还异常主动,连房间都开好了,就等着你赴约呢。

结果当你怀着激动的心情去赴约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想象中的女神,其实是个男人,手中还拿着一把匕首,你成了待宰的羔羊。

见此场景,失落、悲伤、愤怒等等负面情绪瞬间涌上你的心头,范启明此时的心情也跟这个差不多。

他自己说加入长生会是为了人脉资源,我相信,但说他对于移魂换体没有一点儿期盼,那是骗小孩子的,不然他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泰国来。

结果移魂换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,他的心情比我的比喻更加复杂,毕竟大小也是百亿身家的人物,竟然被人这么耍,还差点儿上当了,尴尬不?

好在范启明也是一方人物,沉默了没多长时间,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说道:“小陆呀,谢谢你提醒,真是让你见笑了?”

我摇了摇头,说:“范老你别这么说,人之常情,能够理解,真正可恶的还是潘途锦他们这些老瓜皮……”

“不,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。”

范启明揉了揉自己的脸,说:“要说还是怪我自己太贪心,不然也不会受他们的蛊惑,好在有你及时提醒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感谢的话我不多说,回山城我定当报答。”

“另外帮我个忙,此事就此打住,不要跟别人提起,特别是周涛他们,毕竟这不是光彩的事情,我等下就回山城,咱们山城见。”

说完范启明准备离开,弄得我有些傻眼,就这么不吭不响就走了,这有钱人脾气也太好了吧。

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我赶紧劝道:“范老,这事就这么结束了,你就不想找潘途锦他们讨个说法?”

说法?

范启明摇了摇头,说:“小陆,刚才你跟小潘通话我可是都听到了,他们也不知道移魂换体会出问题,也就是说他们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当然了,他们肯定有问题,没有经过验证就拿来圈我们的钱,但是那又怎么样,他们在东南亚的势力强大,即便想要讨说法,我也不能在这里发难翻脸,那不是羊入虎口吗?”

原来如此,前面是他的推辞,后面才是实话,说好听点,他这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说难听一点儿,他这是怂了,在自己的主场才敢发飙,在这里只能咬咬牙忍了。

不过也能理解,有钱人都惜命,不像我这种人,虽然也怕死,但有些事情该上还得上。

本来听到长生会即将举办“新品发布会”,我脑中就冒出一个想法,范启明保镖的身形与我差不多,行动组有专门化妆易容的高手,我可以易容成他的保镖,然后混进会场中见机行事。

即便潘松年他们发现了移魂换体的缺陷,决定临时取消“新品发布会”,长生会的人也得出面解释。

而且这个解释的人不可能是什么阿猫阿狗,不是潘松年就是潘途锦,甚至天道仙人出面都有可能,毕竟叫了这么多会员过来,想一句话把别人打发走,是不可能的,除非他们以后不想干了。

这正好是我接触长生会几个大佬的机会,结果范启明现在要走人,突然冒出来的计划难道要胎死腹中?

不,我脑中又有了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,于是说道:“范老,我明白你的意思,不过我有一个能让你置身事外,又能帮你出口气的办法,只需要你稍微配合下我们而已,不知道你同不同意?”

本来准备走人的范启明听我这么一说,眼神犹豫了一下,我马上打蛇顺杆上,赶紧劝道:“范老,咱们山城人性格是耿直,但也不能随便被人这么欺负呀,这口气不出我都替你憋得慌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别说这些有的没的,你真的有办法啊?先说来听听。”范启明屁股一挪,又坐了下来,顺势提起桌上的咖啡喝起来,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见他如此,我忍不住心里一乐,激将法看来是奏效了,这有钱人受了气的确能忍,但是有机会报仇,也不会客气。

不过我的办法对他还是有不太好的影响,我得讲究策略,稍微整理下思绪之后,我才说道:“范老,你要说长生会的人不知道移魂换体的缺陷,就急吼吼地把你们这些个大佬找过来,不算太过分,还能说得过去的话,我也不跟你犟。”

“但有一件你绝对不知道的事情,我如果说出来,你肯定能够一眼看出长生会的险恶用心。”

“什么事?”范启明被我吊起了好奇心,表情严肃地问道。

我继续说道:“长生会这次给你们提供换体的活人,全都是罪行累累的雇佣兵,一群见不得阳光的饿狼。”

“就算是移魂换体没有缺陷,你们一但用了这些人的身体,仇家找上门来怎么办?

“即便仇家不知道,这些雇佣兵的头头找上门来你们如何处理?”

“退一万步,就是仇家和上司都不找上门来,他们的身份也是问题,我想你肯定不希望自己以后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吧。”

“这些因素我不相信长生会的人没有考虑到,但他们依旧这么做了,说明什么,相信不用我多提醒了吧?”

“说明什么,特么的这是要把我们榨个干干净净。”

范启明爆了个粗口,脸sè变得异常难看,骂道:“玛德,没有合法的身份,这样一来,我们不再是长生会的会员,只能成为他们的走狗,以后只能听他们行事。”

“我们辛辛苦苦挣一辈子的钱,全特么落入他们的口袋,五十个会员所持有的资金,能让他们富可敌国。”

“他们真是好算计,之前对我们客气有加,原来都是装出来的,在这里等着我们呢,草特么的……”

闻言我是目瞪口呆,因为我只能想到长生会的人,用这些见不到光,身份不干净的雇佣兵来坑这些会员而已,根本没有范启明想的这么多,这么细致。

只是听他这么一说,五十个他这种实力的会员,身家加起来将是个恐怖的数字,以潘途锦他们贪财的尿性,说不定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。

不过这么恶毒的计划,仅仅是范启明自己地猜测而已,潘途锦他们是否真是这么想的,还不得而知。

但好在他这么想,彻底引发了心中的怒火,不用我再多费口舌引导,对于我提出的报复办法,他没有多考虑就同意了。

我的计划是既然范启明不愿意身处险境,那就用与他身材和脸型差不多的何浩然代替。

之所以疯狂,是这里面有两个难点,一是何浩然是案件的总负责人,他都去卧底了,谁来负责全局。

二是易容不难,但要学一个人的行为举止,以及说话的口音可不容易,我的身份时候保镖,长生会的人不会太关注,大不了少说些话就好,但何浩然可不行,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得露馅。

最最关键的是,这个计划我还没有告知何浩然,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,有可能刚才我对范启明做的思想工作只是一厢情愿。

虽然心里有些忐忑,但这是我能想到打入长生会内部最好的契机,不尝试一下觉得很可惜,于是不再犹豫,拨通了何浩然的电话。

电话那头的何浩然听了我的计划之后笑了起来,说:“没想到一大把年纪了,还要去做卧底,也只有你这家伙能想出来。”

咦?没有马上反对,那说明有戏,正当我想劝几句的时候,何浩然竟然同意了我的计划,并且让我赶紧带着范启明去驻地。

我有些奇怪何浩然为什么这么爽快就答应下来,但电话中不好多问,反复确定没有尾巴跟踪之后,我带着范启明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驻地。

只是到了驻地之后,何浩然并没有给机会我询问,直接把我和范启明的保镖推进了化妆间,并且交代我尽可能的学习保镖的行为举止。

易容成另外一个人,并不像是电视中演的那样,复制对方脸皮就行了,毕竟每个人的面相骨形都不一样,需要像类似于胶泥一般的东西在我脸上修修补补,是个非常细致的活。

好在我这段时间天天晒太阳,肤sè与保镖的接近,不用全身都抹上那黑糊糊的东西。

至于行为举止,经过调查组一个月的特性,我行走坐卧都有几分军人的姿势,跟保镖学起来并不难。

麻烦的是口音,保镖是典型的北方人,我费尽心思学了一个下午才学个七分像,但没有时间了,易容过后的我和何浩然得赶紧回范启明住的酒店。

而易容成我的行动组员,则带着薛彪去到普吉岛最有名的大排档一条街胡吃海喝,这是何浩然安排的,为了迷惑长生会的人。

去往酒店的路上,我好几次出现恍惚,严重怀疑自己旁边的就是范启明,不怪我分心,实在是何浩然不论是从动作、神态,以及说话的口音,都跟范启明一模一样。

难怪他能这么快答应我的计划,原来他还有这么一手,我所有的担心都不再是问题,实在是让我佩服不已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