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高兴得太早了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90章 高兴得太早了(1)

2019-07-08更新

马为民的表情yīn沉得能够滴出水来,说:“何老说我们中了潘徒锦的圈套,我们都被他给耍了。”

圈套?

我靠,难怪昨晚的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,原来是潘徒锦设的局。

我正准备问怎么回事,手机就响了起来,一看是陌生的号码,示意马为民不要出声之后,我接听了电话。

电话那头传来潘松年的声音,心情似乎不错,笑呵呵地说道:“小陆呀,谢谢了啊,谢谢你送来的大礼,五十具身形健硕,没有魂魄的人,比董嘉豪他们三个那豆芽菜的身体好太多了,用来移魂换体不知道有多少客户趋之如骛。”

“啧啧啧,真是大手笔呀,哎……你这么客气,我是不是得给你回礼呀?”

闻言,我脑子嗡的一声就响了起来,我就是再傻也明白过来,自己不仅被耍,还被他当刀子使了。

长生会的醉翁之意不在酒,与我谈合作不过是借口而已,我答不答应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无所谓。

难怪我来到泰国,他们把我晾了一周的时间,所有的一切,就是为了昨天的大戏上演作准备。

他们成功了,五十个没有魂魄的人,足够长生会的人兴风作浪了,难怪潘松年那么洋洋得意。

想到这里,我长吐了一口浊气,问道:“从一开始,你们根本就没有合作的打算,至始至终都是在算计我是吧?”

电话那头的潘松年呵呵一笑,说:“不不不,一直以来我们都想跟你合作,毕竟你手上的打神鞭,就好比电脑中最完美的格式化功能,能给我们源源不断地提供一个个空白的硬盘,让我们的移魂换体神术,有了无限的可能。”

“你我双方可以说是天作之合,我们也一直对你展现合作的诚意,只是你却对我们的诚意不当回事,宁愿跟调查组纠缠不清,也不愿意享受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,实在是愚不可及。”

“你知道吗,我们给了你太多机会,直到昨天晚上我们都没有放弃,不然我也不会冒险来见你,但是你竟然执意要见我父亲和天道仙人,从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,你的愚蠢已经深入骨髓,没有救药,要得好生敲打敲打一番。”

我眯着眼睛,咬着牙说:“你们这敲打的代价太大了吧,五十条鲜活的生命,就因为你们的yīn谋诡计变成了行尸走肉,你们出手这么狠毒,就不怕遭报应?”

“哈哈哈,报应?现世报还是来世报?”

潘松年话锋一转,训斥道:“你能不能醒醒?当今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你竟然跟我谈报应?你果然是傻子,活该穷一辈子。”

“在你眼中我们罪大恶极是吧,但是我们所有人过得比你强一千倍,一万倍,而你眼中所谓的正义能给你带来什么?”

“确实带不来什么,但是我至少睡得踏实,不用像你们跟老鼠一样,天天躲在暗处,人人喊打。”

“呵呵,我们是否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不一定,但是你的处境可不妙呀,五十个心狠手辣,且个个都背负人命的雇佣兵栽在你的手上,他们组织的老大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,你想睡踏实,可不容易啊,哈哈……”

“哦,我差点儿忘记了,你抱上调查组这颗大树了嘛,有他们保护你自然是不怕的,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,他们能保护你一时,能保护你一世吗?”

卧草!

特么的这是借刀杀人呀!

我郁闷得不行,但嘴巴上不能软下来,直接怼道:“老子怕个毛,他们来多少,我杀多少就是,而且绝对不会留下尾巴,让你们捡了便宜。”

潘松年再次呵呵一笑,说:“你真以为自己多厉害呀,要不是我要求你不能死,你早就被他们打成筛子了。”

难怪那些枪手最开始的子弹,大多数是朝我的手脚打过来,直到后来被我消灭了一些枪手,对方打出火气,子弹才朝我的身体和头部招呼。

原来是对方一开始就缩手缩脚,不然,即便我最开始在薛彪的预警之下躲过一劫,后面的战斗别说胜出,保命都很困难。

玛德,平白又多了一个死敌,而且是雇佣兵团,我的心情可想而知,但没有办法,自己犯得错误,咬着牙也得承担。

不过听着潘松年洋洋得意的声音,我心里很是不舒服,于是说道:“你这招是一石二鸟,不但算计了我,还算计了雇佣兵,你就不怕事情败露了,雇佣兵团的人找你们的麻烦?”

“怕呀,怎么不怕,他们可都是心狠手辣,有仇必报的狠人。”

潘松年嘴巴上说着害怕,但我听他声音,可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。

只听他乐呵呵地继续说道:“但是呢,我能用钱来解决,而你没钱,只能硬扛着,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,明白吗?”

我去,本来还想用雇佣兵团来压他一下的,结果他早就有了对策,顺便还赤果果的鄙视了我一番。

但我有些不太明白了,看潘松年也不是这么轻挑的人,打这通电话过来,难道仅仅是为了炫耀自己设了一个骗了我和调查组的局?

见我沉默下来,潘松年话锋一转,突然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小陆呀,别怪我们设局算计你,你实在是太意气用事,这个毛病得改呀,这是对你的敲打。”

“如果你想明白了,我们以后坦诚以待地合作,也不是不可以的,毕竟移魂换体的诱惑太大,五十具原材料还远远不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。”

“呵呵,合作?你认为还有可能吗?”

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我如果还以为能用假装合作的方式,将潘途锦和天道仙人给除掉,那可不是天真,而是傻子。

不过潘松年不这样认为,他说道:“小陆,你记住一句话,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”

“另外,调查组的人就在你身边吧,有些话我不怕告诉他们,国内犯事的那六个逆徒,我已经给了你名单,人也被他们抓到了,算是有了交代。”

“而且我可以保证,以后移魂换体的活体,绝对不用国内的任何人,所以调查组的人没有必要盯着我们。”

“而你,也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,安心的赚你的钱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潘松年虽然是长生会下一代会长,但说实在的,他的格局和考虑问题的方式,确实一般。

他以为把侯老三他们交给调查组之后,不管是对上面,还是对那些无辜的死者,都有了一个拿得出手的交代。

但事情其实远没有那么简单,长生会在国内那么多会员,影响的范围太大,太恶劣,这才是上面一定要铲除他们的根本原因。

上面考虑的是大局。

对于我,他看似考虑得挺周到的——设计的合作方式让我没有后顾之忧。

而且还张口闭口对我大谈利益,以为能够打动我,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我真正要对付他们的目的,除了是为了正义,还有安夫师父的交代,那是我的承诺。

别说长生会耍了我一次,就算是他们诚心诚意合作,我也要坏了他们的大计。

这一局我的确是输了,但不可能一直输下去,我重新振奋了下精神,对着电话那头的潘松年问道:“如果我不答应你们合作的要求,你们会如何对付我呢?”

“对付你?不至于。”

潘松年哈哈一笑,说:“此一时彼一时,我们现在有大把时间等你回心转意,五十个没有魂魄的人,够我们用一段时间了。”

我嘴角翘了起来,说:“好吧,你慢慢等,不过我劝你别得意太早,很多事情你以为都掌控在自己手中,其实,不一定哦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潘途锦愣了一下之后,赶紧问道。

“没什么意思,就当是我被你耍了心情不好,打打嘴炮吧。”

说到这里,我故意顿了一下,之后才装作随意地说道:“哦,还有一件事告诉你,泰国这地方不错,我准备多玩几天,你如果实在是闲得无聊,随时可以找我来喝茶。”

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,旁边一直听着我和潘松年通话的马为民,满脸疑惑地问道:“你可不是打嘴炮的人,你这话里有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我没有直接说,而是问道:“老马,你认为移魂换体真的存在吗?”

马为民满是奇怪地说道:“这还用问,董嘉豪他们不是明摆着的吗?”

我摇了摇头,说:“天道轮回自有其自然规律,强行改变这规律,非大能者而不可为。”

“我师父离大能差远了,他能研究出来的移魂换体之术,怎么可能达到完美的移魂换体。”

“你的意思移魂换体之术是有缺陷的?”马为民赶紧问道。

我点点头,比了一个手势,说:“七天,移魂换体的极限只有七天,七天之后,侵占别人身体的魂魄,将自动离开那具躯体,漂浮在这世间,成为再平常不过的yīn灵。”

当时安夫师父告诉我这个情况,我愣了好一会儿,随后想想也是,如果移魂换体之术没有缺陷,相信他老人家早就用在自己身上了,毕竟他也不是有道德洁癖的人,这种事情做得出来。

至于他口中有损yīn德的说辞,只是一个借口而已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