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投奔怒海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 第88章 投奔怒海(1)

2019-07-05更新

之前被我亲手打得魂飞魄散的那个“董嘉豪”,眼神中看似平静,但不察觉间总能发现一丝戾气。

而此时我眼前的新“董嘉豪”,还有他身后的“罗文俊”和”李悦凯”,眼神中除了满是笑意,看不出其它任何情绪,反而让我充满了警惕。

不是这三人让我感觉到了危险,而是他们同时出现在这个地方,让我知道,潘途锦这几天可没有闲着。

要知道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重新成为行尸走肉之后,于情于理都应该将他们交由父母,但由于他们的情况特殊,一直有调查组的人关注着。

虽说我此次泰国之行,调查组大部分行动组的人员也跟着过来,留在国内的人员不足,但董嘉豪他们也是由当地警方帮忙盯着的。

在我来泰国之前他们还在国内,但一周过去,他们不声不响来到泰国,而且还被人移魂换体了,这事不仅马为民不知道,就连身在国内的何浩然也是没有给我们通报这个情况,说明他也不知道,由此可见长生会在国内的执行能力,已经远超调查组的预估。

不仅如此,我甚至联想到潘途锦千方百计把我请到泰国来,还有另外一个目的,就是吸引调查组的注意力,好方便把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到泰国来。

这是标准的声东击西,他成功了。

当然,我相信三个少年还满足不了潘途锦的胃口,而我才是他最终的目标。

见真章的时候到了,我不易察觉地吐了一口浊气,看着前面满是笑容的董嘉豪,然后扫了一眼他身后的罗文俊和李悦凯,才回过头来,同样笑笑地问道:“怎么称呼,不可能叫你董嘉豪吧?”

“为什么不呢?”

董嘉豪耸了耸肩,笑眯眯地说道:“这个名字,还有这副身体都令我十分满意,我准备沿用下去。”

口风挺紧的,连自己是谁都不肯说,看来想从他嘴里探听点儿虚实是不可能的了,于是我没有再多嘴,跟着他们往别墅走去。

别墅的花园中五步一个壮汉站岗,纹丝不动像是雕塑一般,黑暗处还有人影走动,独栋的别墅更是围着十几个大汉,个个精干彪悍,腰间都鼓鼓的,一瞧就知道配了武器,这安保级别,比调查组驻地还要严格。

而且这面朝大海的别墅,所处的四周,包括前面的沙滩都属于私人领地,不允许外人进入,马为民即便是带着人硬闯进来,先不说能不能成功,至少我可以肯定一点,损失惨重是一定的,所以接下来我将独自跟潘途锦周旋。

明亮的别墅大厅里面,反倒没有一名大汉的身影,就只有潘松年一个人坐在那里泡着茶,见到我们进来,他挥挥手示意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出去,然后才对我笑了笑,说:“请坐,先来尝尝我泡的茶,看味道如何?”

万万没有想到,董嘉豪口中的会长竟然是潘松年,而不是我理解中的潘途锦,我稍微顿了一下之后,坐了下来,接过他递过来的茶,喝了一口,细细品味之后夸赞道:“茶汤靓、香气清新、入口略苦回甘、之后口齿留香,看来潘先生已经深谙粤省功夫茶道的精髓。”

“哈哈,陆勋你说到点子上了。”

潘松年在资料上显示的年纪是六十有二,不过保养得当,现实中看起来不到五十岁的样子,一身休闲装,颇有几分儒商的模样。

此时的他满是自得地说道:“在粤省待了将近十年,认识的大老板们个个都喜欢喝茶,受他们的影响,我也是入乡随俗,对功夫茶的了解不敢说透彻,但十之八九,还是有的。”

“不过呢,这么多年过去,各种好茶喝了不少,我还是留恋老家茶馆里便宜的盖碗茶,那味道……”

说着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准确的说不是味道,而是家乡的记忆,所以见到你,我感到非常亲切。”

绕了一圈,竟然是打感情牌,我也是醉了,不过我不吃这一套,应付起来并不算困难。

聊了几句之后,潘松年见谈话的效果一般,于是放低身位,抱歉地说道:“本来你刚来泰国,按理说我应该为你接风洗尘的,只是这段时间有些事情,给耽误了,希望你不要见怪。”

“见怪?”

“不存在,你们这几天好吃好喝好玩地招待着,都是我从来没有享受过来的,感谢你们都来不及呢,不过……”

我话风一转,说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你们这几天应该是在忙着把董嘉豪他们弄到泰国来吧?”

“只是他们被你们安排人移魂换体之后,就出现在我的面前,你们到底是几个意思?”

“是炫耀你们在国内的实力,想来压我?”

“陆勋,你想多了,我们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潘松年摆摆手,解释道:“上次在国内移魂换体,虽说也成功了,但因为一些误会,他们被你打回原形,移魂换体的具体效果如何,没有来得及验证。”

“这次妥了,天道仙人亲自主持移魂换体,他们不仅身体健康,魂魄也十分稳定,完全可以说打消了我们所有的疑虑。”

“之所以让他们过来迎接你,单纯只是想告诉你我们私下做了这些事情,其实没有隐瞒你的意思,都可以摆在明面上,从这里你应该能够看出我们的诚意了吧?”

从见到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,我就知道长生会的主要目的是进一步验证移魂换体的效果——实实在在能见到的效果,潘松年的这个解释没有毛病。

但是把他们三个带来见我,目的竟然是为了表明诚意——我只想说呵呵。

不过这不重要,这只是谈判博弈中的一个小小心理战术,我提出来就足够了,再纠结这个问题就落了下乘。

而且我心里始终悬着三个问题,其一: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,拿一个出来验证就好,其他两个对于年事已高的潘途锦和天道仙人,是最好且现成的移魂换体对象,他们应该急不可耐才是,为什么他们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别人?

高风亮节么,我才不相信。

其二:既然他们把机会让给了别人,那他们为什么如此肯定我会选择合作,是因为他们手中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底牌吗?

其三:还是他们其实已经移魂换体,换了一个身份出现在我的眼前?

第三个问题最为关键,如果他们已经移魂换体,那我谈判的筹码依旧还在,但是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重要了。

这也是我为什么打听董嘉豪真实身份的原因,不过没有得到答案,相信我现在问潘松年,他肯定不会老实告知,所以我只能耐着性子静观其变。

喝了两泡茶之后,潘松年说道:“我父亲曾经跟你说过两种合作方案,电话中不方便详谈,今天我跟你介绍一下。”

“第一种为甲乙双方的关系,我们提供活体,你只负责去除活体的魂魄,去除魂魄在境外操作,辛苦费单个一百万,当然,这个价格你如果不满意,我们可以协商,而且我们可以为你保密,保证不影响你在国内的生活。”

“第二种就是你加入长生会,地位与我和龙齐道长平起平坐,获得的好处更多,能调动的资源也是你想象不到的。”

“但也有一个缺点,你有可能会上调查组的黑名单,以后不能光明正大进入国内,直到某一天你移魂换体,用另外一个人的身份为止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看着我郑重地说道:“在这里我可以明确表个态,不论是我父亲、天道仙人,还是我和龙齐道长,都真诚地希望你能选择加入长生会,我们成为一体,荣辱与共,共同创造属于我们的荣光。”

闻言我装作静思了几秒钟,才开口说道:“我这个人很实在,有一说一,加入长生会不是不可以,但是我孤身一人,怎么保证我的权利,不会成为你们的傀儡吧?”

潘松年点了点头,说:“你的担心我能够理解,空口无凭,我再如何保证,你也不会毫无保留的相信。”

“这样,我建议咱们前期采用第一种合作模式,等你对我们信任之后,再加入长生会也不迟。”

玛德,这老头坏得很,颇有他老子的几分真传,看似为我着想,其实在给我挖坑,一旦我接了第一单生意,相当于是投名状,彻底跟他们绑在一起,没有回头路。

至于他口中的保密,特么的就是放屁,信他就完了。

最为关键的是,到目前为止,他说的所有话,对于我来说都是没有任何意义,闭口不提长生会的任何信息。

于是我不再跟他周旋,直接说道:“你父亲在电话中说请我过来,除了当面聊,还带我了解整个长生会,如今他不仅不出现,还在这种情况之下让我选择,与我在国内时说得根本不一样。”

“你们这是拿我当猴耍呢,还是认为在泰国,我就可以任你们宰割?”

见我脸sèyīn沉下来,潘松年没有急着解释,沉默了几秒之后,才说道:“我父亲和天道仙人不在普吉岛,你想见他们没有问题,现在我就安排人送你过去。”

他的样子似乎是放弃说服我,热情也瞬间降低了几分,我有些看不明白他的反应,不过我没有时间多想,决定现在就去见我此次泰国之行的两个关键人物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