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何浩然归来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85章 何浩然归来

2019-06-25更新

看着范启明承认自己是长生会成员时,一脸坦然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时间沉默下来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半响后,我才开口问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留我下来,不仅仅是问修行的事情吧?”

范启明再次点了点头,说:“抱歉,受人之托,只有绕了一圈,让小涛把你请过来。”

抱歉?

从何说起?

我呵呵一笑,说:“你仅仅只是放了足够诱人的诱饵而已,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,上钩,是我自愿的。”

“说起来,我还要感谢那个委托你的人,不然我也见不到你这位有钱人,身家上百亿,啧啧啧,我可以跟小伙伴们吹嘘好几年了。”

“那什么,我能不能打听一下,委托你的人是长生会的潘大会长,还是你的师父天道仙人?”

“没别的意思啊,就是想以后见到他们的时候,当面感谢一下,仅此而已。”

范启明哪有听不出我话中浓浓的讽刺意味,他微微摇了摇头,说:“小陆,你的反应有些过了,仇富可不是个好的心理,这样会使你更难踏入富人阶层。”

“你想多了,我还不至于那么狭隘,我只是对长生会的所作所为不喜,从而对长生会的人没有什么好感而已。”

我明知道说出这番话,有可能对我心中一直想实施的计划产生不好的影响,但是我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心理感受。

因为刚才他一脸坦然的样子,加上他那看似颇有绅士风度的道歉,刺激到我的某根神经,一时间没有控制住情绪。

这种感觉就像是某个人突然给你一巴掌,然后又一脸真诚地向你道歉,道歉的意图非常明显,就是妄图抵消之前的过错,莫名让人感觉到一阵火大。

当然了,这比喻有些不恰当,毕竟我此时的情绪很复杂,一时难以形容,不然对于情绪管理一向不错的我,也不会如此失态。

见我如此,范启明做了个无奈的动作,说:“小陆,我想你对长生会可能有些误会,对我加入长生会的目的也有误会。”

闻言,我忍不住冷笑起来,说:“说我误会了,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智商不在线呀?”

“长生会都做了些什么事,我虽说没有到一清二楚的程度,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。”

“另外,长生会的宗旨不是追求长生么,难道你加入长生会的目的是扶贫济困?”

应该是好久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范启明说话了,他被我怼得有些气闷,站起来又坐下,坐下又站起来,如此反复三次之后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满是不忿地说道:“我从一个农村吃不饱饭的穷小子,拼命挣出若大的家业,在你眼中就这么愚蠢?”

“难道我不知道追求长生就是个幌子吗?”

“既然知道,那你为什么加入长生会,到底图什么?”我奇怪的问道。

“我看上的是长生会的人脉资源。”

范启明说:“想要做成一笔生意,可不仅仅是生意本身那么简单,还要有人脉,你也是个体户,应该非常清楚,而恰恰长生会有我需要的资源。”

“你要知道,想成为长生会的会员,不仅仅得有钱,还得有势,而且加入长生会之后,相互之间以师兄弟相称,大家的认同感极强,有事大家都会出手帮忙。”

“另外,我师父天道仙人虽说有些神神叨叨的,但是有真本事,教给我们的东西也是实打实的,不像某些气功大师,满嘴跑火车,纯粹的骗子。”

“有这么多好处,你告诉我,我有什么理由不加入长生会?”

我去,以范启明的身家都需要去长生会结交人脉,那……那长生会的整体实力,得有多么牛叉呀!

一时间我听得是目瞪口呆,半天都没有缓过劲来。

因为实在是想不明白,一个潘途锦,加上那个所谓的天道仙人,他们之前是什么鸟样,我多少是清楚的。

但他们却能够在出山不过十几年的时间内,弄出这么大的摊子,莫非是有高人指点?

范启明很快给了我答案,他说: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只要设定好入会门槛,想要长生会的成员个个都是精英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”

“当然,前期招收会员没有那么容易,不过潘会长解决了精英人士的一个痛点,那就是追求健康长寿的问题。”

“通过学习天道仙人传授的修行功法,获得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,入会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。”

他说起来简单,但我却知道做起来很难,不得不承认,潘途锦他们的活动能力挺强的。

这么说来的话,范启明加入长生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生意,但具体是不是真的我也无从考证。

不过他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有回答,不知道是故意回避,还是真不知道。

于是我将天道仙人把移魂换体之术,传授给侯老三这些人,导致大量无辜百姓被害的事情告知给他,然后问道:“这些事情你知不知情?”

“没听说过。”

范启明很干脆地摊开手,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是不是还想问我有没有参与其中?”

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没有,长生会是为会员服务的组织,我们每年都要交一笔会费的。”

“而不是你理解的那种江湖组织,老大一声令下,我们就要得为老大卖命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至于拜天道仙人为师,也不是传统的师徒关系,我花钱,他传授,仅此而已。”

闻言我顿时松了一口气,长生会不是那种等级森严的江湖组织就好,不然几十个范启明聚集的能量,即便是调查组,也很难下嘴。

不过这样一来,我好像有些先入为主,误会他了,但他为什么把我留下来,我有些不明白了,于是问道:“范老,照你这样说,潘会长对你下不了命令才是,那你把我找来,到底想说什么?”

范启明笑了笑,说:“当然不是命令,他找我帮个忙,刚好我能办到,我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

“这个忙不是让我跟你说什么,而是让你看些东西。”

说完,他带着我来到地下室西面一个密闭的房间,输入密码,推开一面沉重的防盗门,里面的金光闪得我眼花。

金条,货架上摆得整整齐齐的金条,占据了几乎一整面墙,在灯光的照射下,金光闪闪,这才是真正的金碧辉煌!

我被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,最后问道:“这里面总共多少黄金?”

“一吨,整整一吨。”

范启明一脸笑意地看着我,说:“这是我多年来分批购买的,现在的市值不到三个亿,你可以随意把玩,感受下是什么感觉。”

冰冷的黄金握在手上,让我忽然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,还有旁边成捆成捆的现金,红彤彤的,煞是好看。

呼……

我长呼出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但身上的肾上腺素却不配合,唯有转身出了密室,过了良久身体才不那么亢奋。

范启明看着我夸赞道:“不错不错,非常不错,年轻人有你这样定力的,我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“不过我认为你没有必要强压自己的欲望,人类之所以能够前进,在于不断满足自己欲望的过程,你过度压抑自己的欲望,就没有前进的动力了。”

的确,不过有些欲望是魔鬼,一旦放开就控制不住,我已经明白潘途锦为什么让范启明给我看这些黄金和金钱了——他是想用这些真真切切的诱惑,来打动我与他合作,而不是空口白牙的承诺,那样显得太苍白无力。

果然姜还是老的辣,他这是对我隔空使了一套组合拳呀!

好在我及时的控制了自己的贪婪,稳定了心神,不至于头脑发昏着了他的道。

恢复平静之后,我好奇地问道:“范老,你放这么多黄金和现金在家里干嘛?”

“小时候穷怕了,看到这些俗物,我心里才踏实,不像存在银行里面的钱,都是一堆数字。”

说着他指了指四周的藏品,继续说道:“盛世古董乱世黄金,有它们在这里,即便有什么变故,我也能应付自如。”

“你可以说我是居安思危,也可以说我是杞人忧天,反正我就是改不了这个毛病,多少年都改不了。”

有钱人的怪毛病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,同时我也想到一个可能,于是说道:“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你打坐入定这么多年,始终进不了修观境界的原因,你放不下它们,害怕失去它们。”

范启明愣了一会儿,才喃喃地说道:“也许吧,看来这是我的心魔,去不掉呀。”

再闲聊了几句之后,我告辞离开,范启明的司机把我送到心理诊所,周涛和刘二马上围了上来,他们很好奇范启明究竟找我何事,我只是说了讨教修行的事情,就进他们打发了。

晚上七点,我在调查组的驻地见到了一周未见的何浩然,看着他一脸倦意的模样,我心里一沉,莫非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?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