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坦然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84章 坦然(1)

2019-06-24更新

画像所用的纸张古朴精致,乍看之下与范启明其它古董字画没有什么区别,看起来有些年头。

不过以我对潘途锦他们的了解,即便是他们刚拿到羊皮那天开始作假,也不过区区五十年,跟古董还沾不上边。

最开始看到这副画像,我还以为是范启明打眼,收了假货。

只是看见画像的下方是张黄花梨木案台,上面摆有香炉和供品,就知道是标准的供奉台,而供奉的对象,不言而喻,就是画像上的人物。

那么问题随着而来,范启明为什么要供奉我的师父?

他跟长生会是否有关系?

另外,我早上刚跟潘途锦通完电话,下午我就在范启明这里见到与长生会有牵连的物品,这似乎也太巧合了吧?

我这个人就是爱琢磨,很多事情发现不对劲,就往后倒推,很多看似正常的事情,又变得不正常起来。

比如我们合伙开的风水会所,即便是有周涛参与进来,用他的商业头脑设计包装得高大上,但规模在身价百亿的范启明眼中,依旧是非常非常小的生意。

而且真要算下来,周涛不过是范启明一朋友的儿子,即便他有心帮忙,以他的地位,也不用这么费心,亲自花时间来见我和刘二这种小人物。

难道真是怕我们这些合伙人亵渎了天珠么?

这个理由,来之前还不觉得违和,而现在,我认为有些站不住脚。

那他做这一切的目的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范启明不是一般人,除了是身价上百亿的商业大咖,也是周涛的长辈,即便我脑中有无数的问题,也不好冒然主动提出来。

这样会显得很失礼,我倒不是怕在范启明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,而是不想让周涛夹在中间不好受。

难为朋友的事情,我做不出来。

范启明依旧是对我没有太多关注,即便是见我对着画像看了半天,他也是没有反应,依然还是兴致勃勃地跟刘二介绍起他的藏品,以及收集藏品过程中有趣的故事。

我甩了甩头,把脑中的问题甩到一边,走过去当一名合格的听众,反正不管是明示还是暗示,谜底总有人会为我揭晓的。

不得不说范启明讲故事的能力挺不错的,引人入胜,即便是刘二也是听得津津有味。

此时他从展示柜上取出一个装有几颗天珠的锦盒,说:“天珠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,在喜马拉雅山最中心的地区,自古以来就有制作天珠的传统。”

“其制作材料有陨石、玉石、矿石、玛瑙、琉璃等,这几颗我准备放在你们风水会所展示的天珠,是其中几种目前比较受追捧的材质制作而成,具有非常好的代表性,而且年头最少的也有三百年,当今的价格也是不菲。”

“当然了,价格只是一种市场的行为,加上这两年天珠被很多明星追捧,价格也是水涨船高,市面上出现很多鱼龙混杂的假冒古天珠,这是非常不好的现象。”

“归根结底,天珠除了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,我认为还是一种人类对于大自然的敬畏,一种人生的领悟,一种纯洁的信仰,以及神灵对持有者的庇护,与金钱无关。”

闻言,刘二立刻一脸真诚地说道:“真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呀,范老你的才学,以及对人生的感悟,让我们是敬佩不已。”

“听周涛说,你老跟天珠还有一段渊源,不知能否告知一二?”

“我们都是有缘人,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范启明一脸笑意地把脖子上戴着的一颗天珠取下来,说:“零五年初,我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进藏去一些偏僻的地方,给当地的牧民送生活物资。”

“这颗九眼天珠,是当地一户牧民为了感谢我们的善心,送给我的礼物,因为当时的天珠还没有那么多人追捧,我也不知道其价格,就是看着喜欢,感觉与我有缘,于是收下并且当场就带在脖子上。”

“送完物资,在回程的时候,我的的车子突然爆胎,车子翻下七八米的山下,整个车子几乎报废,我的朋友们都以为我凶多吉少,结果等他们跑下来救援的时候,发现我和司机仅仅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,连医院都不用去。”

“这件事情非常不可思议,朋友们都说我福大命大,但是我却认为,一切的好运都是这九眼天珠带来的。”

“所以从那次车祸之后,我就开始不断收集天珠,研究天珠,以及宣扬天珠。”

“难怪范老你这里有这么多极品天珠,原来有这么一段机缘。”

刘二感叹道:“依我看,那次车祸除了这九眼天珠给你老带来好运,还有上天神灵对你善心的庇护,你老是有福报的人呀!”

能看得出来,刘二这番话并不是恭维,他对范启明的善心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敬佩。

一旁的我,也是很难将这个早年能亲自去藏区做善事的老人,与长生会那些邪恶的人联系在一起。

不过这世间本来就不是非黑即白,一辈子只做善事的人不多,一辈子都在做坏事的人,同样也难找。

善恶只在一念之间。

藏品看得差不多,那几颗极品天珠也交到周涛手上,他小心翼翼地放进手提保险箱中后,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范伯,它们交给我你放心,绝对不会出现差错的,那我们先告辞,就不打搅你了?”

“行,你们有事就先去忙吧。”

范启明站了起来,跟刘二握了下手,然后看着我说道:“小陆啊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能否留下来,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请教一下?”

“范老你太客气了,别说你帮我们这么大的忙,就是没帮忙,你是周涛的长辈,有事一句话,我师弟肯定随叫随到。”刘二没等我说话,就替我满口答应下来,一点儿都没有客气的意思。

刘二和周涛对墙上的那幅画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我却是心知肚明,大概知道范启明留我下来的原因。

听他一开口,我就知道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不过我倒是没有怕什么,所以也跟着说道:“范老你说请教真是折煞我了,有什么事情咱们一起探讨吧。”

周涛和刘二很自觉,挥挥手就告辞走了,等他们离开之后,范启明才开口说道:“小陆,不怕你笑话,人一旦上了年纪,就越发珍惜生命和健康。”

“这不跟高人学了一套打坐入定的修行功法,但这些年修炼下来,只摸到一些边边角角,总是不得其法,更加别说登堂入室了。”

“你能不能帮我看看,把把脉,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

咦?

几个意思?

是真心想讨教,还是想探我的底?

还是这段时间有长生会的人盯着我,发现我从一个菜鸟,忽然变得有了几分修行的模样?

但不对呀,这几天我周围不仅有调查组的人保护,也没有被人监视的感觉,他们是从哪里知道我开始修行的?

难道我元神出窍拜师学习修行的事,何浩然也告诉给长生会的人了?

一时间我脑子冒出太多的问号,范启明见我半响不说话,赶紧解释道:“哦,抱歉,周涛跟我介绍你情况的时候,说你这几天不吃不喝,能打坐入定三天三夜,纹丝不动,气息也随之消失,应该是进入修观的境界,这是我从来都没有过的,所以想向你请教下。”

我去!

吓我一跳,原来是周涛这个家伙把我修行的事情透露出去的,但……他好像不是大嘴巴的人呀。

不过随后我一想马上明白过来,周涛之所以这么做,是想让我得到范启明的认可,从而顺利获得那几颗天珠来给风水会所撑场面。

另外,在周涛眼中,范启明是可以信任的人,说这些没关系的。

最最重要的是,我根本就没有交代周涛,我修行的事情需要保密。

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好隐藏的,明眼人一看就能分辨出来,修行的人精气神跟普通人根本就不一样。

不过这样的话,范启明留我下来,好像真是请教,难道是我想多了?

哎,不管这么多了,我示意范启明将他打坐入定遇到的问题说出来,看能不能帮上忙。

等听他说完之后,我稍微思索下,知道他的问题在哪里了。

其实打坐入定并不难,眼观鼻鼻关心,心无旁骛之后,很快就能感受自己的呼吸和丹田之间的配合。

这只是第一层境界,很多人在克服最先的不适应之后,很快就能做到,范启明自然也是。

第二层稍微难一点,需要有毅力坚持,使呼吸逐渐减弱,直到剩下非常微弱的呼吸,就能清晰的感受到丹田之气,整个人在一呼一吸之间,身体逐渐发热,气血加速流通,身体很多不好的小症状,会得到修复。

这一层范启明同样也做到了,毕竟打坐了七八年嘛。

第三层就稍微有些玄乎了,这个状态的人身体不会发热,外界的冷暖也对其身体不会产生影响,而且还能用感官探查自己的身体,哪里出现问题一目了然。

而且随着入定的时间增长,后期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,范启明就是在这个阶段出现了问题,他心里产生了恐惧,立刻中断了打坐入定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