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收藏家范启明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83章 收藏家范启明(1)

2019-06-23更新

潘途锦?

原本我只是想发泄下心中的郁气,没想到竟然真引来了正主,看来这老家伙也不是那么沉得住气嘛。

不过调查组没有同意我的计划,我一时还真不知道该跟他谈什么,于是愣了片刻之后,说道:“原来是潘大会长呀,不过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冒充的呢?”

“要不要我找人给你开个证明?证明我就是我。”

“嗯,这办法好,没毛病,我看行。”

电话那头的潘途锦yīnyīn地笑了几声,说:“差不多得了,我们虽然没见过,但我的情况想必你心知肚明,就没必要跟我在这里逗乐子玩了。”

我嘿嘿一笑,说:“这不是第一次跟你老通话,心里有些紧张嘛,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而已,别见怪啊。”

紧张?

你是会紧张的人么?

潘途锦呵呵一笑,说:“你做的事我可是一清二楚,球本事没有,就敢捞yīn行这碗饭吃,说你胆大包天一点儿没错。”

“不过这恰好是我欣赏你的地方,敢想、敢干,看似鲁莽,实则各方面安排得井井有条,是个人物。”

“哪里,哪里,都是碰运气而已。”

我吹捧道:“我就是个傻大胆,哪像潘会长你,从一个偏僻农村的队长,一步一个脚印,不仅带着乡亲们致富,自己还走出国门,创立偌大的长生会,到哪里都受人敬仰。”

“你老真正是诠释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楷模,如果放在古代,你老肯定妥妥的一方枭雄,的确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。”

商业互吹谁不会,我不敢说把他侃晕吧,至少聊到电话没电都不重复,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。

人老成精的潘途锦哪有看不出我避重就轻,拒之门外的小心思,直接劝说道:“陆勋,那天晚上的情况我了解了下,老四他们对你下死手,确实有些过分了,不过他们也受到了你地惩罚,彻底无望长生,这事就算是扯平了,你没必要总记在心上。”

“何况我们也给了你三个锦囊,也算是对你做出了足够的补偿,这不仅是我们的态度,也是我们向你伸出来的橄榄枝。”

“作为一位比你多活了几十年的老人,我奉劝你几句,要用发展的目光看待问题,不要故步自封,更加不能以偏概全。”

“老四他们的行事方式,仅仅是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整个长生会都是如此。”

“还有,调查组把我们和侯老三他们这些邪门歪道划等号,这太片面,也太主观判断了。”

“要知道天道仙人与侯老三他们仅仅只是师徒关系,有句话你应该晓得,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他们造的孽不能算在我们头上,就好比一把菜刀,能用来切菜,也能用来杀人,这究竟是谁的问题,不用我多解释,一目了然吧。”

“所以,你通过这些片面的了解,就轻易把我们长生会给否定,是很不公平的。”

“要知道现在这个社会,即便是自己眼睛亲自看到的,都不一定是真相,何况是道听途说。”

“想要了解我们长生会,其实很简单,你可以过泰国来,我亲自接待你,带你看看真正的长生会是什么样子……”

潘途锦一番语重心长的话,听得我是目瞪口呆,这人的脸皮也太厚了吧,其无耻的程度,跟天道仙人是有得一拼,难怪他们能凑在一起,这不是臭味相投那么简单,简直是狼与狈的相遇,天作之合呀。

你这个老头子坏得很,我很想直接怼他一顿,不过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,我稍微思索了下,问道:“潘会长,其它的暂且不评价,我就有点儿不明白,你们为什么这么肯定,我会跟你们合作呢?”

电话那头的潘途锦哈哈一笑,说:“对比呀,你跟调查组合作,能得到什么?荣誉?能吃能喝吗?”

“跟我们合作,你将鱼跃龙门,成为人上人,获得的好处太多,潘松林应该都跟你说过了吧,我就不用重复了,难道这些还不够吗?”

闻言我装作有所松动的模样,犹豫了半响之后,说道:“潘会长,你说的有一点我是赞同的,合作的基础是信任,而相互了解是必要的过程。”

“但这过程是需要时间,还需要一些心里准备,毕竟这事专案组的人都盯着,你容我考虑一下。”

“考虑可以,但我提醒你一下,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

潘途锦说完就挂了电话,我想了想,还是给马为民报备了此次通话的内容,他告诉我何浩然今天晚上七点回来,到时候我们在驻地汇合。

我希望何浩然能带好消息回来,因为这几天光看刘二宾客盈门,而我却是好几天没有开张,一笔生意都没有做,彻底闲了下来,每天不是在捆绳室打坐,就是和薛彪带着卡卡出去遛弯,三个单身狗在解放碑也是一道别样的风景。

这不,刘二又送走了一位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,这已经是他早上的第五个客户了,属实是日进斗金。

他一脸春风得意地走过来,喝了一口茶,乐呵呵地说道:“周涛介绍过来的客户,出手就是豪爽,咱们这是交贵人了。”

贵人?

的确,遇到周涛之后,刘二现在是玩得风声水起,我倒没有嫉妒,只是劝道:“你这架势好像是要把前段时间停工损失的钱全都给补起来,但你有没有想过,你之前每天只接待三位客人的规矩可破了,这是不是有点砸自己的招牌?”

“不存在的。”

刘二不在意地说道:“这段时间都是周涛介绍过来的客户,咱也不好摆架子不是,等风水会所正式开张了,马上恢复老规矩,每天三个客户,铁打不动,这点咱还是明白的。”

得,他倒是算得死死的,我算是白担心了。

刘二忙是忙,但一点儿不亏待自己的肚子,盒饭他看不上,必须出去吃,我总感觉他有显摆的意思,但又拿不出证据,好在薛彪乐意,我也就随他。

一顿午饭吃了两个小时,从饭店走出来,连薛彪都打起饱嗝,我和刘二也好不到哪里去,全都吃撑了,于是决定绕着解放碑走两圈,就当是消食了。

众所周知,山城出美女,而沙坪坝、杨家坪、观音桥、解放碑这些商圈,又是山城美女集中出现最多的地方。

过往的美女太多,刘二眼睛有些看不过来,嘴巴上也没有闲着,不时点评这个美女旺夫,那个美女的面相一看将来就不是贤妻,另一个美女又如何,弄得旁边的我很是无语,忍不住吐槽道:“师兄,你这老毛病能不能改改?”

“过过眼瘾就得了呗,说起来没完没了,还指指点点,就不怕别人男朋友揍你呀?”

“哈……谁敢揍我?”

刘二眉毛一挑,乐呵呵地说道:“你以为周涛的名头是摆设,我跟你说,在山城他的名字好使。”

得,看来这家伙扯虎皮做大旗的本事见涨呀!

我正想劝他别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,结果他的手机响了起来,没聊两句就挂了电话,对我哈哈一笑,说:“说曹操曹操到,周涛在心理诊所楼下等我们,说有好事。”

见到周涛,他大手一挥,让我们上车,他一边开着车,一边介绍道:“我爸有一个朋友叫范启明,商界大咖,身家过百亿的那种,同时也是一个收藏爱好者,手上有不少好东西。”

“他听说我要开风水会所,答应放几颗极品天珠在会所,给我们撑场面。”

闻言刘二两眼冒金光,比刚才看美女还激动,一拍大腿,说:“太好了,有这种镇店之宝撑场面,肯定能吸引更多有钱人过来,眼馋死他们,会所的生意想不好都难。”

周涛点点头,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而且他还答应每隔一段时间,给风水会所换一批藏品,保持会所的新鲜度,不过毕竟是贵重物品,范伯想见见我的合伙人,不然他不放心,怕我们不懂行,亵渎了藏品就不好了。”

“这是自然,放心吧涛哥,咱师兄弟不会给你丢人的。”刘二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。

我对风水饰品不太懂,不过有刘二在,我尽量少说话就是,所以也没有太过担心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去的地方是范启明家,在南山半山腰上的一个独栋别墅,光看别墅外面的建材用料,就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。

里面的装修和摆件更是价值不菲,不是魏姨家的那种土豪装修,而是处处透着股中式风格的内敛淡雅,但随便墙上的一幅画,一个花瓶,一张桌子,价格都是几百万。

范启明年纪不小,听周涛说有将近七十岁了,但保养的非常好,人也很精神,穿着一身订做的休闲服,显得跟他实际年龄最少相差十岁。

刘二是个特别会来事的人,从见到范启明那一刻起,就不停地夸赞别墅的风水格局,而且都说到点子上,让范启明听得是喜笑颜开,不住地点头。

接下来我们坐在一楼的茶室品茶聊天,主要是范启明在考校刘二对于风水饰品的了解,我在一旁负责煮茶,不怎么插话。

聊了有半个多小时,范启明才满意地说道:“行,天珠交给你们拿去展示我也放心了。”

“这样,竟然都来了,我地下室还有不少藏品,我带你们去看看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