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大胆的计划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81章 大胆的计划(1)

2019-06-21更新

第三个锦囊里面的宣纸有些大,摊开一看,上面画了一位仙风道骨十足的老人。

画上的老人一身白sè缎面锦袍,腰间绑着一根苍蓝虎纹绅带,身姿飘渺,白发三千流泻在肩头,一双深沉睿智的眼眸,仰望着茫茫苍穹,仿佛世间百态,人间疾苦,皆不再他的眼中,一副不为世事所动容的神仙做派。

刚开始我有些不明白天道仙人为什么送这张画像给我,可等我看到下方的第一行注解说是安夫师父的画像,我整个人忍不住差点儿笑了起来。

安夫师父我可是亲眼见过的,他那形象,呃……实在是跟这上面仙风道骨十足的仙人没有半点相像。

想到在我元神出窍时,安夫师父说他找了名家高人给自己画像,画在羊皮上给后人瞻仰,我就知道,安夫师父当时肯定给了那名家高人不少钱,要不然他的模样怎么能画得这么……抽象。

哈哈……别说,安夫师父其实还挺可爱的!

下方还有文字,我继续往下看:“陆勋小友,这是先师安夫真人的临摹画像,经过本仙人咒语加持,带在身边具有安神宁心,驱邪避灾……”

尼玛,说了一大堆功效,好像这幅画不仅能包治百病,还能增加修为,真当我是当初那个yīn行的小白?

吐槽了几句,再往下看,我的脸sè逐渐变得有些怪异起来,上面写道:“陆勋小友,知道打神鞭已经认主,真是可喜可贺,这样算来,我们也是同宗同门。”

“如果你不愿意做我的关门弟子,没有关系,先师的修仙功法我同样也可以传授给你,以后我们以师兄弟相称,我定当鼎力相助,帮助你修成正果,光大师门……”

最后的落款是天道仙人,我看完之后明白了,为什么他们那么轻易就把三个锦囊送给我,还对我客气有加。

跟占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身体的人,上来就是要我的命,两者态度有天壤之别,其原因根本就不是为了表示诚意,而是知道打神鞭已经认主,晓得抢夺已经无望了。

打神鞭认主的事情,并不算是什么机密,因为完全没保密的必要,毕竟是我以后要使用的武器,我在yīn行的一个标签,但是长生会的人这么快就知道了,这很不正常。

要知道打神鞭认我为主,目前知道的人寥寥无几,调查组只有马为民和何浩然知道,后来我离开调查组,周涛和刘二我都不见,直接去了罗汉寺,就见了两个人,一个是陈兴华老人,另一个是界灵法师。

这两个人是绝对不会与长生会的人有勾结,这点我还是有信心的,那么有泄密的嫌疑人,很明显就剩下马为民和何浩然——调查组的一二号人物。

是马为民?

还是何浩然?

还是……他们两个人都不可信?

一时间我脑子浮现太多不好的联想。

比如三十年前专门为了侯老三成立的调查组,对于抓捕他没有任何作为,让他多作孽了三十年。

要不是因为周涛老家别墅的案子,我们被他设局去到了他的魔窟,yīn差阳错之下,端了他的老窝,才令他浮出水面。

这到底是调查组上下的能力问题,还是调查组的领导任其不管呢?

又比如,那天在火锅城的后山,我跟侵占董嘉豪他们三个少年身体的人厮杀,在动手之前,我就预警给马为民了,但是直到元神出窍的我,跟安夫师父聊了半天,他才带人赶过来。

这期间的时间,长达半个小时之久,而路程只需要不到二十分钟,剩下的十分钟,真如他所解释的,是在寻找我么?

还是他故意如此,为长生会的人抢夺打神鞭,争取时间?

很多事情,一旦心里长草了,就经不住推敲,我再看向旁边已经看到那六人名单,变得异常兴奋的马为民,眼神变得怪怪的。

马为民发现了我的不对劲,好奇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我心一动,直接将手上的宣纸递给他看,他看过之后,眼神闪过一丝凌厉,随后消失,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,夸赞道:“你师父的形象不错嘛。”

他的表情我全都看在眼里,对于他避重就轻的态度,我自然不满意,直接问道:“为什么长生会的人知道打神鞭认主的事情?”

闻言,马为民笑笑地看着我说:“难怪你这个表情,不用怀疑,确实是我们告诉长生会的?”

啊?

我一下子就懵了,失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马为民示意我不要激动,解释道:“是这么回事,在对新近出现的这个叫长生会的非法组织,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,发现他们神通广大,总能在关键的时候躲开我们的视线隐藏下来。”

“这种情况非常可疑,我和何老就猜测我们调查组内部某些人出现了问题,于是就想出了一石二鸟的计策,将打神鞭认主的事情,告诉我们怀疑的内部人员,从而进行甄别。”

我去!

这长生会的人牛叉呀!

竟然能把黑手伸进调查组,我十分好奇是哪个级别的人被长生会的人收买了,不过一想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我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。

不过这一石二鸟,除了排查出他们内部人员,还有一鸟是什么,我是可以问的。

马为民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:“陆勋,你是好样的,能够主动挑起重担,但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牺牲,这是我们的底线。”

“敌人不仅狡猾,还残忍,其残忍的程度,远超你的想象,把打神鞭认主的事情透露给敌人,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,免得他们对你使用极端的手段。”

“虽说这样一来,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敌人一网打尽,但是胜在稳当,而且他们只有与你合作这一条路,没有其它选择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想不到一向冷冰冰示人的马为民,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,听在我耳里,心里暖暖的。

不过我还是有些埋怨地说道:“有这个计划,早点告诉我嘛,弄得我胡思乱想。”

马为民苦笑道:“这个计划只有我和何老知道,不是不相信你,而是我和何老都不希望这个计划成功,不过事以违愿,只能忍痛把这个脓包挤掉。”

明白了,如果没有内鬼这是就过去了,就他们两个人知道,如果有,在这么多人保护我的情况下,相当于是再加了一道保险。

的确是用心良苦!

弄清楚了原委,我们没有再逗留,走到院子只见挤满了老人和小孩,他们也不说话,围在潘松林身边,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调查组的行动人员。

“潘松林,你这是想威胁我们?”马为民走过去,声音冰冷地说道。

“哪里呀马领导,你可千万别冤枉我呀。”

潘松林喊冤道:“都是乡里乡亲的,你这不明不白给我上了手铐,他们总得关心一下吧?”

“什么叫不明不白,带你回去协助调查而已,是不是心虚?”马为民虎着脸呵斥道。

潘松林笑笑地举起自己的双手,说:“我行的正,坐得直,有什么好心虚,不过马领导,协助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,能不能把这手铐给摘掉,不然乡亲们误会了可不好。”

马为民稍微思索了下,示意手下把手铐去掉,解放了双手的潘松林揉了揉自己手腕,笑呵呵地喊道:“各位叔伯乡亲们,没事了啊,我进城头去住两天,配合他们调查下,如果过几天我没有回来,你们想我了,就进城里来找我,我请大家吃火锅。”

马为民哪有听不出潘松林话中的意思,脸sè瞬间垮了下来,我在旁边拍了下他,说:“别跟他计较这些,先离开这里。”

有了潘松林的喊话,我们一行人很顺利地离开了潘寨村,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到晚上九点,我们来到调查组的驻地。

会议室里,何老听了我和马为民的汇报后,通报道:“你们出发前发过来的情报,我第一时间上报给上面,截止到十分钟前,已经端掉了三处害人不浅的魔窟,另外两处,凌晨之前会动手。”

“通过已经端掉的三处魔窟的情况来看,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一点不过分,上面对此事非常震惊,批示一定要把这个长生会彻底打掉。”

“当然,上面对于我们前期的工作,还是给予了肯定的,陆勋你不是正式成员,嘉奖对于你来说没有用,有什么要求可以提。”

这不是讲高风亮节的时候,我早已经想好,说:“何老,他们现在拉拢我,看似好说话,但他们不可能一直这么有耐心,我个人无所谓,我担心的是他们对我父母下手,以此来要挟我,那我可就抓瞎了。”

“这样。”何浩然大手一挥,果断地说道:“我给你提供几个绝对安全,又适合疗养的地方,你挑选中意的出来之后,就把父母接过去住。”

这办法好,老爸老妈也能享受老干部的待遇,不过以我对父母的了解,一旦我向他们开这个口,他们肯定能猜测到我遇到了事情。

如果是以前倒是能实话实说,他们都是开明的人,能够支持我的决定,但今时不同往日,老妈正是心脏病术后恢复的时期,不能给她增加心理负担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