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三个锦囊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80章 三个锦囊

2019-06-20更新

潘松林也不在意我的态度,指着旁边的薛彪说:“他的魂魄,如果龙齐道长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是缺少灵慧、精、英三魄吧?”

“龙齐道长?”

能看出薛彪缺三魄的人,不会太多,但也不会太少,我并没有太在意,不过倒是对他口中的龙齐道长挺好奇的——到底是何方牛人,敢与“龙”齐名?

潘松林解释道:“龙齐道长,是我们长生会天道仙人的大弟子,上次在旧桥工业区那边的城中村,就是他做法帮长生会的成员移魂换体,只是,可惜了……”

“至于天道仙人,带你过来的七叔应该跟你说过了,他老人家与我大伯潘途锦得到上仙的秘籍,成立了长生会,我大伯是会长,负责长生会的整体运作,天道仙人负责仙术的发扬光大。”

“这几年我大伯和天道仙人已经逐渐不理会俗世,长生会的事情,已经交由我大哥潘松年和龙齐道长负责。”

我去,潘松林轻描淡写的几句话,简单明了,几个关键人物,跃然冒了出来,并且对上号了。

这信息来得太容易,让我一时有些不敢相信,不过看潘松林的表情,又不像是说谎。

特别在他提起天道仙人时的神态,那是相当恭敬的,眼神中散发着炙热的光芒,满是崇拜。

只是有一个问题,但凡修行之人,敢用“天道”这个名讳的,特么的不是脑残白痴,就是极度自负的狂人,而我更倾向于他是两者都兼顾——脑残的狂人。

难怪他大徒弟敢用“龙齐道人”这个名号,原来都是一路货sè。

至于仙人,呵呵,我安夫师父都不敢对传说中的仙人有半点不敬,他这个拿了我师父几张被阉割版功法的毛脚道士,竟然敢自称仙人,实在是贻笑大方。

对,没错,那八张羊皮中,除了移魂换体的功法记录得比较全面,其它修行的功法都是被阉割的版本,不然我师父为什么会留下一缕神识,就是怕功法传给了歹人。

至于为什么移魂换体的功法没有被阉割,很简单,那是我师父认为移魂换体的功法,不过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小道——不重要。

如果我师父知道他的功法,竟然被这个棒槌拿来给自己贴金,忽悠一个又一个潘松林这样的崇拜者,他肯定气得从坟墓里面爬起来。

当然了,天道仙人在我眼中如此不堪,并不代表他没有实力,毕竟就是他的徒弟龙齐道长,在董浩祥这些普通人眼里,也是大神一般的存在,需要敬仰。

潘松林不知短短时间,我已经对他崇拜的天道仙人腹诽不已,他解释完长生会几个主要人物的关系之后,继续指着薛彪说道:“龙齐道长还看出他天生仙胎的身份,如果聚齐了这丢失的三魄,对于他走向修行道路,有什么好处,我不说相信你也知道。”

闻言,我眼睛顿时眯了起来,前面说过,能看出薛彪缺了三魄的不难,但能看出薛彪天生仙胎身份的,目前为止我知道的只有两个,一个是界灵法师,另一个是何浩然。

难道这个龙齐道长的修为,已经能跟界灵法师和何浩然看齐了?

不过这还不是我此时最关心的,我最关心的是潘松林话中的意思,于是问道:“你难道有他缺失的那三魄的消息?”

“当然,天道仙人何许人也,这世间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潘松林一副满是骄傲的神情,掏出一个锦囊递给我,说:“这是天道仙人早年云游四海,夜观天象记录下来的三个宝地,你照着这上面的地址去寻,就能找到他丢失的三魄,算是天道仙人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闻言我差点儿忍不住笑起来,要知道薛彪缺失的三魄,不仅界灵法师和何浩然束手无策,就是我安夫师父,都窥探不了天机,也只能说需要大机缘才能寻到。

难道这锦囊就是我的大机缘?

这要得问一个问题,我是傻子吗?

答案自然不是,所以我根本不相信这些鬼话,天道仙人能骗潘松林这些人,而我,只想说呵呵……

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,他口中的三个宝地是哪里,于是接过锦囊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张宣纸,上面分别记录了闽省、滇省和藏区的三个地址,都是非常偏僻的地方,上面做了非常详细的注解。

难怪他们骗了长生会这么多追随者,做假也蛮用心的,我瞟了两眼就收了起来。

潘松林见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,愣了几秒钟,一咬牙,又拿出来一个锦囊,说:“这是送你的第二份礼物,上面是天道仙人早些年收的逆徒,一共六位,在修行的道路上意志不够坚定,通通走上了邪门歪道。”

“天道仙人很痛心,想清理门户,但他老人家一生慈悲为怀,秉承天道,不愿沾这因果,所以将这功劳交给你,让调查组的人来处理吧。”

锦囊里面,同样是一张宣纸,上面写着六个人的名字,以及详细地址,打头的第一个,就是被我们端掉老巢的侯老三。

看来这其余的五个人,都是天道仙人之前传授yīn魂换体之术的歹人,希望他们参研出个名堂来,但现在我的打神鞭出现,他们也就没有用处,于是被无情的出卖。

潘松林嘴巴上倒是会说,说这些人是逆徒,这是要跟他们彻底划清界线的节奏。

真特么够无耻的!

不过这上面的人,的确对我……不,应该对于调查组来说,是非常有用的,我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。

接下来又叒见潘松林掏出一个锦囊,说:“这是天道仙人送你的第三份礼物,里面是什么我不知道,你现在也不能打开,等到没人的时候,你再查看,想必能明白天道仙人的良苦用心。”

得,你们既然这么喜欢故弄玄虚,玩什么锦囊妙计,那我就勉为其难配合下吧。

把三个锦囊收好之后,见潘松林没再递锦囊了,于是我问道:“这三个锦囊这么轻易送给我,就不怕我收了好处,却不答应跟你们合作?”

潘松林微微一笑,说:“我大伯说你这个人非常重情义,三个锦囊中,第一件关于薛彪三魄的消息,是绝对能够打动你的。”

“不过天道仙人认为你是不可多得的后起之秀,又加码送了你另外两个锦囊。”

“当然,他们也都说了,这三个锦囊,还有我告诉你的这些消息,只是我们长生会的诚意,并不是合作的条件,之前我说关于荣华富贵的承诺,依旧有效。”

“而且天道仙人还说了,如果你同意合作,他愿意收你为关门弟子,带你一同踏上修仙之路。”

尼玛的,我头上一万头草泥马飞过,还修仙之路,也不怕风大把你们的门牙吹飞。

按耐住心里的呕吐,我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你让那老头演戏骗我过来,肯定知道这次我不是一个人过来的,跟我说这么多,有没有想好怎么跟调查组的人解释?”

“我需要解释什么?”

潘松林摊开手,有些好笑的看着我,说:“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我都没有做,他们能耐我何?”

从他一脸坦然的样子,我能看出来他的确不怕,心里一想也是,敢在调查组眼皮子底下见我,他若没有一点儿底气,是不行的,除非他单纯只是一颗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。

而他口中提到长生会的会长潘途锦,接班人潘松年,以及天道仙人和龙齐道长,这几个重量人物,肯定身处在一个安全的地方,要不然也不会胆子这么大,把自己暴露出来。

想到这里,我叹了一口气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?

见我不再说话,潘松林提醒道:“说下我个人的建议,刚才我说的所有信息,你都可以告诉调查组的人,但是关于我们的合作,希望你认真考虑,多给自己一个选择。”

“因为你没有体验过荣华富贵的生活,是完全想象不到人上人的感觉是怎样的,所以你拒绝得十分干脆。”

“但是一旦你享受过后,是会爱这种感觉,并且一发不可收拾的,相信我,一点都没有骗你。”

“记住,我们的人每周都会给你打电话,长生会随时欢迎你地加入。”

他刚说完,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,紧接着见到马为民带着人就冲了进来,见到我坐在饭桌前,完好无损,他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我看了下时间,从这里信号被屏蔽,到他冲进来,刚刚过去五分钟时间,我伸出大拇指夸赞道:“老马,你这次挺给力的。”

“哎呀,马领导大驾光临有失远迎,罪过罪过。”

潘松林像是迎接领导视察一般,站起来很是热情地招呼道:“马领导,来来来,粗茶淡饭,好在我和陆勋还没有开动,不嫌弃的话咱们一起喝点。”

马为民没有理会他,示意他的手下将潘松林铐起来押出去,然后看着我问:“怎么个情况?”

看着潘松林腰杆挺直的背影,一点儿没有被抓的担心,我掏出三个锦囊出来,拿了两个给马为民,剩下是第三个没有打开的锦囊。

等打开之后,发现同样是一张宣纸,只是我看见上面的图像和文字,脸sè瞬间变得怪异起来。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