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编外人员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76章 编外人员(1)

2019-06-16更新

虽然这七天我都在如痴如醉地跟师父学习修行,但马为民这几天对我态度逐渐转变的过程和原因,我全都看在眼里,一目了然。

这就是元神出窍带来的好处,比安装摄像头监视更加明了——我就在他身边,而他却一无所知。

时间回到出事的晚上,昏迷不醒的我被他送下山的时候,不仅刘二和周涛看见了,连蒋晓梅和杜子文也刚好碰到。

这时候发生一件有意思的事情,周涛知道马子文是调查组的领导,上来询问我的伤情,被毫不客气地拒绝之后,他很醒目的拉着焦急地刘二站到一边,不再吭声。

但是跟我有冲突的杜子文却没有眼力见,恰巧他在跟警察控诉我的暴力行径,也许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再也没有装什么绅士风度,不管不顾,拉着警察就把调查组的人给拦住了。

杜子文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,非要让警察来接手控制我,好受理他的案件。

他对警察说:“就是这个人,无缘无故对我动手,把我暴打一顿后,又跟小孩子动手,对于这种暴徒,你们一定要对他绳之以法,严肃处理。”

“够了,你没看他受伤了么?”

蒋晓梅见我浑身是血,脸sè变得惨白,怒道:“有什么事不能等他抢救过来在说?”

“再说了,他真的是对你无缘无故动手的么?”

“你做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不跟警察说?”

杜子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婆为了前男友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拆自己的台,很是尴尬,气得脸sè通红。

这时早就不耐烦的马为民,面无表情地对手下说道:“这个人既然刚跟陆勋发生过冲突,说不定他是神秘人的暗棋,故意来破坏陆勋的行动,带回去仔细调查。”

啊?

“什么神秘人,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杜子文一脸错愕地看着马为民说道。

只是他的反驳一点儿用都没有,迎接他的是两个大汉毫不客气的把他给铐了起来,旁边的警察见到对方的证件,一句话都没有说,转身就走了。

这只是个小插曲,在马为民眼中,杜子文也只是个小人物,他的视线还是在神秘人身上。

因为这是他的任务。

通过董浩祥的交代,当天晚上,马为民他们把旧桥工业区那边的城中村翻了个底朝天,终于找到那个大师给董嘉豪他们做法的地方,只是那里早就人去楼空。

不仅如此,调查组动用了所有手段,也查不到那个大师的半点消息,他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,这让调查组的工作陷入停滞。

身上背负巨大压力的马为民,也对我这个把董嘉豪他们打得魂飞魄散的人,恨得是咬牙切齿。

他认为我下手太狠,至少留一个知道内情的人下来,这样一来,关于神秘人的案子,就找到突破口了,说不定很快就能锁定神秘人,这案子就能够结案。

所以我从一个病人,身上的伤没有大碍之后,身上多了件只有在捆绑重度狂躁犯人的束缚带。

他这是在发泄心中的怒火,同时在吓唬我,令我害怕,从而老老实实把打神鞭上交给调查组。

因为他已经隐隐约约察觉,这打神鞭和移魂换体有某种联系,不过具体是怎样的联系,因为线索太少的关系,他不清楚,需要拿打神鞭来验证。

不过在yīn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法器的持有人如果没有作恶,除非自己愿意,谁也没有权利令其强行上交的。

之前我不知道,是界灵法师告诉我的,所以马为民才用了这个办法。

如果我不知道他的计划,说不定真的上了他的当,毕竟他并不代表个人。

但如今我知道了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,听他直截了当问起打神鞭,我一时兴起,决定好好杀杀他的威风,谁让他瞧不起人呢。

我装傻充愣地回道:“打神鞭不是在现场么?”

“你也知道我是菜鸟,使用完打神鞭之后,我也被其威力反噬,当场就晕了过去,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你不老实!”

马为民的脸sè很是难看地说道:“你在跟他们打斗之前给我拨通了电话,现场的情况我听得一清二楚,除了你们,再也没有其他人在现场。”

“他们三个成了行尸走肉,而你三魂七魄全都完好无损,不是被你藏起来了,还有谁?”

我点点头,说:“分析得有道理,那你能说说我藏打神鞭的理由吗?”

马为民一副了然的表情,说:“你杀性太强,怕我们追究你的责任,于是想转移我们的视线,虚构一个人出现在现场,你下一步是不是准备往神秘人身上扯?”

“告诉你没用,还是老实交代,交出打神鞭,争取宽大处理,看在界灵法师的面子上,我可以对你的问题既往不咎。”

“好吧,我选择争取夸大处理。”

说完我念了一句咒语,打神鞭凭空出现在病床的上方,外形看起来还是那么普通,但是打神鞭的周围,隐隐多了一层灵气。

见此情景,马为民的脸sè黑得跟锅底一般,咬着牙吐出几个字:“它认主了!”

关于打神鞭认主的事情,我并没有打算隐瞒马为民,因为瞒不住,也没有必要隐瞒,毕竟以后还要使用。

众所周知,法器一旦认主,是谁也拿不走的,除非持有人用损耗自己元神的方式,解除跟法器的捆绑关系。

但马为民看我脸上的表情,明显是没有这个意思的,于是他整个人像是燃烧的火焰,怒气滔天,盯着我的眼睛说道:“你竟然敢耍我?”

马为民是修行者,而且实力强劲,如果是之前,我早就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吓倒了。

但是经过跟师傅七天的学习,我在修行一道上有了全新的感悟,他的气势对我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我淡淡地回道:“我不是想耍你,而是想告诉你,别把我当成是傻13,尊敬你叫一声老师,但不代表我是你的学生,可以想骂就骂,随便指使,记住,我不欠你任何情分。”

“你非要说我杀性太重,我也懒得反驳,但是如果你给力一点,早一点赶到现场,我何至于使用保命的手段,让线索断掉?”

“另外,你身上有压力我能理解,但是你不能病急乱投医,胡乱使劲,这样只能适得其反。”

闻言,马为民眼神瞬间变得冰冷,如寒风刺骨,咬着牙说:“你一个黄毛小子,竟敢教我做事?”

“哪敢,这些话我只是想告诉门外的前辈,他选错人了,仅此而已。”

说完我没在理会马为民,而是转头看着病房的大门,我能感觉到,大门外有一个比马为民还要厉害的修行强者站在那里。

果然,被缓缓推开,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,矫健地走了进来,他笑呵呵地看着我说道:“小伙子,我很奇怪,这七天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我没有说话,而是同样笑笑地看着他,他反应过来,说了声对不起,然后转头对马为民吩咐道:“赶紧给小伙子松绑。”

“何老,这个人不老实,他说出来的话不可信。”马为民赶紧劝道。

老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:“为民,你先出去吧。”

马为民听出了老人对自己的不满,脸sè瞬间变得红一块紫一块的,赶紧把我身上的束缚衣去掉之后,有些不甘心的离开了病房。

等他一走,老人找了张椅子坐在我病床边,自我介绍道:“我是调查组的组长何浩然,你叫陆勋,我称呼你小陆,没问题吧?”

“何老,只是一个称呼而已,你喜欢就好。”别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,老人说话的口气和神态挺好,我的态度自然比对马为民要好很多。

何浩然点点头,说:“小陆,现在能说了吗?”

安夫对于师承非常重视,要不然也不会留下一缕神识授徒,他亲口说过,希望我能将他的名流芳百世,所以我非常爽快,一五一十地告知了何浩然。

他听后愣了良久,才感叹道:“闻所未闻,小陆你的机缘,实在是太特别呀!”

的确特别,谁能想到一场师徒关系,竟然跨越了两千多年。

何浩然感叹完,说道:“小陆,这么说来,你师父交代的任务,跟我们调查组的目标是一致的,要不这样,你加入调查组,我们一起努力,将神秘人团伙给揪出来。”

我笑着摇了摇头,说:“别,我这个人野习惯了,还真适应不了你们调查组的规矩,万一产生什么矛盾就不好了。”

何浩然指着我笑了笑,说:“你这个小滑头,这样吧,我给你安排一个调查组的身份,但不接受调查组的指挥,咱们信息共享,争取尽快完成任务。”

“那敢情好,谢谢何老。”有了调查组的身份,对于我行事来说要方便很多,哪有不答应的道理。

只是我忍不住问道:“与我联系的人,不会还是马为民吧?”

何浩然点点头,说:“小陆,我知道你心里对为民有些意见,想通过你熟悉的界灵法师来与调查组联络。”

“但是我得提醒你一点,一旦案情有了突破,你跟为民并肩作战的机会有很多,我希望你能够摒弃前嫌,好好和他相处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