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傻傻分不清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74章 傻傻分不清(1)

2019-06-14更新

人一旦疼痛到某个程度,就会出现晕厥的情况,这是人类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,就跟电压过载,空气开关会自动跳闸,来保护线路和电器的安全一样。

也就是说人在晕厥的时候,是没有知觉,感受不到痛苦的,更加没有自我意识。

对此我是有经验的,上次在溶洞中,我被侯老三打得半死,五脏六腑差不多移位,疼痛难忍之下,我很自然的晕了过去。

这次的疼痛更甚,所以晕过去的速度更快,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,我就晕了过去。

但是这次的晕厥跟上次不同,那极度的疼痛感的确是瞬间消失了,只是……我的意识还存在。

呃……准确的说,是我的意识离开了自己的躯体,因为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地上,依旧散发着金光,只是金光慢慢变暗,逐渐消失不见,连同金光一起消失的,还有我手中的打神鞭。

这种自我意识离开躯体的情形,不久前听陈兴华老人描述过,我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他幸运的是当时身边有小黑,用自己的命来换取他的生命延续。

而我的情形与他有些相似,身边同样有一个忠心耿耿的薛彪,此时的他正焦急的一遍一遍呼唤着我的名字,我有回答,但是他听不见。

如果可以,我相信薛彪愿意用他的性命,来换取我生命的延续,可惜,他没有小黑的那种特殊技能。

即便他是天生仙胎!

所以,我应该是已经死了……

在帮周涛平事的时候,我经历过两次最危险的情况,都在鬼门关走了一圈。

说实话,虽然作为yīn行人,经常跟鬼魂打交道,但是对于死亡,我是心存恐惧的。

但这一天真的到来,我倒是没有惊慌失措,六神无主,吓得发呆。

当然,也谈不上坦然面对,毕竟我还有太多心愿没有去完成,还要太多放不下的人,还有……这些都是遗憾。

总之,不甘、不舍、失落、寂寥、伤感等等情绪涌上心头,让我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,很不是滋味。

我能想到令我死亡的罪魁祸首是那打神鞭,但是原因是什么?我不知道,也没有心情去探究了,唯一升起的一点儿好奇心,是要来接我的黑白无常,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模样?

我转了一圈,没有发现黑白无常,倒是在我躯体旁突然冒出来的老头,让我很是奇怪。

老头穿着老式褂衫、灰裤、草鞋,披着长发,一副古人打扮,他身材矮小,背上有一柄长剑,长度几乎是他身高的三分之二,看起来有些滑稽。

难道他是这里的山神?

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但可以肯定,这老头,不是人,至于是鬼还是小神,需要进一步确认。

我在观察老头,老头却在观察我的躯体,来回踱步,不时摇着头,并且发出很是嫌弃的声音。

即便我已经死了,但他以这种态度对我的躯体,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,于是开口说道:“前辈,你这样不好吧?”

“有什么不好的,我都没有说你是废物,已经算是很客气了。”老头终于抬起头来,看着我很是不屑地说道。

我去!

这不能忍了,我没好气的回道:“我比你高、比你帅、比你年轻、比你有气质、比你……”

“啧啧啧,行了,你就这么点出息,只流于表面,难怪只能做废物。”

老头满是鄙视的看着我说:“你这副身体,筋骨没有经过打磨,血脉不畅,练武,想走武道一路,根本就不行。”

“天眼没开,悟性不足,浩然之气根本没有,修炼法术也是个渣渣,废柴一个。”

说到这里,他仰天长叹,说:“老天爷呀,你对我真是太不公平,千呼万唤,等来这么个废物,早知道老子直接用移魂换体,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。”

“唉!也怪我,顾忌天道、顾忌道心、顾忌伦理、顾忌这、顾忌那,顾忌这些狗屁东西干嘛呢?”

“唉!悔当初啊……”

闻言,我算是彻底傻眼了,这老头知道移魂换体,难道他是那个神秘人。

也不对呀,听他的口气,似乎移魂换体,就跟信口拈来,吃火锅一般的简单。

还有,我应该是他口中的废物,那他等我干嘛呢?

一时间我脑子有些乱,赶紧问道:“前辈,你到底是哪位?”

“你不认识我?”

老头瞪了我一眼,让我很是无语,心想忍不住吐槽你很出名吗?你这贼眉鼠眼的的模样,也不像哪路神仙呀!

唉!

现在轮到我叹气了,心想这么聊天能把天聊死,但处于好奇心,我又想知道他的来历,于是满是正经地鞠了一躬,说:“在下束绳师第三十九代传人陆勋,未请教前辈的尊姓大名。”

束绳师?

没听过。

老头摇了摇头,随后满是严肃地问道:“你手中的打神鞭,还有打神鞭的使用口诀是谁教给你的?”

“一个跟我有缘的老人,怎么了?”我不奇怪他知道我手中有打神鞭,但是奇怪他问这个干嘛。

老头一拍大腿,气道:“他把打神鞭传给你,就没有让你拜祖师爷?”

闻言,我脑子一闪,似乎明白了什么,赶紧问道:“前辈你是这打神鞭的主人?”

“对呀!”

老头点点头,深恶痛绝地说道:“当初我用法术将装有打神鞭的铜盒藏入山体中,就是为了寻觅一个有缘人,传承我的法术。”

“想来能够劈开山体寻找到铜盒的人,肯定是人中豪杰,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啊,竟然是个一点儿都不知道尊师重道的歹人。”

“枉费我的心血,还有我的画像,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找高人绘画的呀!”

闻言,我反应过来,捂住脸只想笑,陈兴华老人的确值得敬佩,但他离人中豪杰,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他之所以能够得到打神鞭,完全是山体滑坡,加上有灵性的小黑感受到那铜盒。

至于这个老头的画像,应该在那八张羊皮中,不过陈兴华老人根本就没有拿,当时时间紧急,也只是草草看了前面几张,根本就不知道有画像的存在。

也就是说,老头的设想,全都落了空。

我努力收起笑脸,从头到尾好生解释了一遍,听完,老头足足愣了半响,才唉声叹气地说道:“唉,难道这就是天命,我的传承就这么消失了?”

传承?

我想起老头刚才提到移魂换体,还有那羊皮,顿时想明白很多事情——挖走羊皮的人,不是神秘人,也是跟他一伙的。

于是我脸sè变得严肃起来,说:“前辈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留下的其它八张羊皮,是不是记录着关于移魂换体的秘籍?”

“那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小道,跟我其它法术比起来,无足挂齿。”

老头摸着自己不多的胡须,努力装出一副高人的模样,但他那形象和气质,实在是跟高人沾不上边。

不过我此时顾不得吐槽,急忙说道:“前辈,那剩下的八张羊皮被人取走了,你其它的法术我不知道,但是移魂换体之术,并没有失传,而且已经重现江湖。”

说着,我指着躺在地上的董嘉豪他们,说:“这三个少年因为品性极度不端,被打神鞭毁了魂魄,结果被人利用移魂换体,占了他们的身体……”

接着我说起神秘人的所作所为,以及侯老三那溶洞中无辜的受害者。

听完我的介绍,那老头气得直跳脚,骂道:“玛德,好的不学,学这些,还学得半吊子都不如,弄出这么多冤魂。”

“难怪我气运这么差,遇到个废物,原来是受他们这些个傻子牵连,损了我的福报。”

能不能不提废物了,我特么跟你这个大神比起来,的确算是废物,但你也不能没完没了的说呀。

心里很是憋屈,我也懒得顾忌那么多,反正已是鬼魂了,爱咋地咋地,直接怼道:“有因才有果,当初你不把移魂换体的邪术写在羊皮上,也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,所以说罪魁祸首还是你。”

“另外,你说移魂换体是你琢磨出来的小道,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,不然哪会研究这些邪术。”

你……你,老头指着我半天,却说不出一句话来,一看就是我说到他的痛处。

半响后,他叹了一口气,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下,声音低沉地说道:“我所在的时代,英雄辈出,道法盛行,百家齐放。”

“即便是机缘巧合之下,得到打神鞭这个神器,我也不过是沧海一粟,不足挂齿。”

“我的形象你也看到了,活了上百年,连个道侣都求不到,于是我就琢磨,利用打神鞭的特性,琢磨出移魂换体的法术。”

“我也知道它邪恶,有损福报,所以没有用,但毕竟是自己的心血,有些舍不得销毁,就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。”

“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到心术不正的人手上,祸害了太多无辜,唉……”

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移魂换体之术,是因为这个原因研究出来的,看来不论是什么年代,都是要看脸的。

难怪现在的小姐姐,宁愿选择帅气的渣男,也不愿选择丑的顾家男人,这是有传承的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