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接盘侠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68章 接盘侠(1)

2019-06-08更新

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!

在心理诊所的时候,乾坤说了很多话,通过他的语气和肢体动作,我判定他没有说假话,从而推翻了自己的判断,相信他们两口子没有对别人做非常过分的事情。

因此,我就得找出凶魂为什么盯上他们一家的原因,这是平事最基本的操作。

而现在情况有了变化,刚才我问钱坤关于照片的事情,他对我撒了谎,那之前他说的话,可信度就要打折扣。

当然了,对于出轨这种丑事,他对我这个外人隐瞒,也能够理解,并不能代表他之前说的话都不可信。

但现在凶魂找上门来了,这对于我来说,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。

因为出轨有精神出轨,身体出轨,还有精神和身体同时出轨,钱坤是属于哪种?

如果是身体出轨,那就是花钱解决那啥嘛,事后屁股一拍走人,属于派出所管的范畴,我不用去探究。

如果是精神出轨,或者精神和身体同时出轨,那钱坤出轨的对象是谁?

他现在和出轨对象是否还有联系和纠葛?

这些情况我都要得知道,毕竟出轨是最容易造成纠纷,甚至产生仇恨的事情。

没想到我刚问出来,钱坤讪讪没有吭声,孙琪琪却马上就炸了,大声道:“你那么八卦干嘛?这跟你捉鬼有半毛钱关系吗?”

我看着她说道:“有没有关系得调查才知道,另外,给我好好说话,别把我当成出气筒,客户是上帝那一套,在我这里不好使。”

说实在的,我有些烦孙琪琪了,有钱人我不是没见过,但像她这么难合作的,还是头一遭遇见。

钱谁都想挣,但我还是有自己喜恶的,并不会为钱低头,更加不会为了钱丢掉自己的原则。

见我脸sè冷下来,孙琪琪嘴巴动了动,终究不敢再对我发火。

但她又压不住自己心里的邪火,矛头自然而然对准了老公钱坤,两耳光甩过去,骂道:“你自己做出来的恶心事,自己说。”

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去到另一个房间,把自己锁起来,颇有点落个耳根清净的意思。

我懒得理会她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看着半边脸红肿的钱坤,感觉他这个男人做得有些憋屈,但没有半点同情他的意思—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钱坤也许是感觉有些尴尬,去冰箱找了些冰块敷脸,过了两分钟调节好情绪之后,才走过来,脸上满是苦涩地说起来自己出轨的事情。

他说:“我没读过什么书,上完初中十五六岁就去饭店,拜师傅学习炒菜,跟老婆也是在饭店认识的,她是饭店的服务员。”

“她生钱宝的时候,刚好是过年期间,饭店生意太好,我只请到一天的假,都没有时间照顾她。”

“她是一路跟我苦过来的,结果有了钱,我受不了诱惑出轨了,她这样对我,都是我自作自受,怪不得她。”

“我替她向你说声对不起,因为我出轨的事情,对她打击挺大的,脾气也变得有些暴躁,所以跟你说话,有些态度不好,实在抱歉。”

“能够理解,其实也不用什么道歉,我只希望你们能够不要对我有所隐瞒,毕竟我接手了你们的委托,就得把事情查清楚,把事情处理好。”

我虽然这么说,但看孙琪琪的面相,即便没有钱坤出轨的事情,她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。

不过我不会纠结这些事情,如何完成委托,才是我该考虑的事。

“多谢理解,你一看就是文化人,跟我们找的那些满嘴打包票的骗子不同,这也是我们又找上你的原因。”

“嗯……说说你出轨的事情吧。”我不习惯这种商业互吹,示意他赶紧进入正题。

钱坤点点头,说:“那女人是钱宝幼儿园的老师,名叫彭倩,人长得漂亮,身材好,说话也轻声细语的,用小年轻的说法,她就是女神,真的,一点儿都不夸张。”

“我一个在厨房炒菜的大老粗,要不是因为拆迁有了点钱,把儿子送去双语幼儿园,根本就不可能认识她。”

“即便是认识了,我最开始跟她说话都脸红,脑子根本就不会朝那方面去想。”

“万万没想到的是,有了我的电话之后,她经常主动给我发信息,刚开始还在聊我儿子在学校的情况,后来更多的是聊她自己的事情,说自己一个人在山城,过生日都没有人陪,还有说自己感冒了,都没有人照顾。”

“总之,这类的话她说了好几次,我就是再不开窍,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。”

闻言,我脸sè变得怪异起来,因为我脑中浮现一个画面,他的模样和女神放在一起,还是倒追,实在也太违和了吧!

即便女神是为了他的钱,也不对劲,毕竟有钱人大把,倒追谁不好,非要追他,难道是因为他菜做得好吃?

见我如此,钱坤赶紧拍着胸口保证道:“陆师傅,我绝对没有说一句假话,全都是真的,要不是那些短信被删掉了,我都可以给你看。”

“不好意思,你继续说,继续说。”看他信誓旦旦的模样,似乎没有说假话,但我总感觉有些怪怪的。

也许……是他对女神的标准跟我不一样吧。

嗯,应该是这样。

钱坤自嘲地笑了下,说:“其实别说你不相信,当时我也是很忐忑,但是彭倩那暗示也太明显了,我左思右想决定豁出去,发信息约她,没想到她很快就答应下来。”

“见面之后,她很热情,跟她聊天令我很舒服,每句话都说到我心坎上,当时我心里就想着,有文化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,即便她是图我的钱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“之后我们有了那种关系,我也的确给她买了不少东西,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,半年时间不到,花了差不多三十几万吧。”

“就因为这钱花得太多,被我老婆发现异常,一个月前,在我和彭倩开房的时候,当场就把我们给揪住了。”

“后来我老婆就去幼儿园闹了一次,幼儿园怕影响不好,就把她开除了,之后我们也就断了联系。”

“就这么断了?她没有再来找你的麻烦?”我有些好奇,这第三者也太好打发了吧。

“真的。”

乾坤很是肯定地说:“其实我也怕她来找我要分手费,结果没有,手机号码和住的地方都换了,就这样消失不见。”

消失不见?

我思索了一下,问:“你能不能提供一些能找到她的信息?仔细想一下,这很重要。”

其实我是想确定彭倩是否还活着,如果她不在人世,那基本上就可以肯定,盯着钱家的凶魂,就是她了。

钱坤小心地看了一眼孙琪琪所在的房间,才小声说:“有一次我和她开房的时候,留了个心眼,记住了她身份证上的地址,我给你写出来。”

就在他准备拿纸张的时候,孙琪琪突然从房间冲了出来,对着钱坤就是一顿王八拳,一边打一边骂道:“你这个砍脑壳的,口口声声说跟那个狐狸精断了关系,还拉着我们娘俩去泰国玩,原来这一切都是在做样子,你心里还是对那狐狸精还是念念不忘……”

“哪有,我真没跟她联系了,你别冤枉我好吧。”钱坤一边躲,一边辩解道。

“说我冤枉你,你还不承认!”

孙琪琪更加来气了,左右看了一下,抓起电视机旁的花瓶就朝钱坤砸了过去。

砰的一声,花瓶碎了一地,钱坤倒是没有受伤,只是再也不敢躲了,老实待着那里辩解道:“我真没有呀!”

孙琪琪上去就是两巴掌,怒骂道:“没有,你没有去找她,怎么知道她搬家了啊?”

“不是……”钱坤脸sè马上煞白,也不敢辩解了,很是光棍地跪在地下,哀求道:“琪琪,求你再原谅我一次吧,下次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在旁边的我看得是目瞪口呆,并不是惊讶于孙琪琪彪悍的样子,而是想着这女人竟然躲在房间偷听。

还有,她什么时候逻辑思维这么缜密了,毕竟我也才是在她的提醒之下反应过来——的确,如果钱坤没有去找彭倩,自然不知道她搬家了。

得,看来这钱坤是个挨打不记得疼的主,我有些无语,但是又不得不上前劝阻,继续闹下去也不是个事。

只是还没有等我开口,孙琪琪似乎是打累了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咬着牙说:“老娘算是看透你了,我要跟你离婚,我要你净身出户!”

“别呀老婆,求求你再原谅我最后一次啊。”钱坤跪抱着孙琪琪的腿哀求道。

孙琪琪一脚把他踢开,怒吼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怕告诉你,你那念念不忘的狐狸精,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,她之前在粤省做着人尽可夫的事,她就是个婊子!”

“她为了洗白自己好找个人嫁了,跑到幼儿园来当幼教助理,不过婊子始终是婊子,狗改不了吃屎。”

“你以为她看上你什么,她看上你是一坨屎,一个愿意花三十几万养她这个婊子半年的大傻叉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钱坤一脸的不相信。

而我看孙琪琪那几乎要发狂的表情,基本上已经相信了,只是心中升起巨大的荒谬感——这小姐姐为了找接盘侠,可是大费周章呀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