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没那么简单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67章 没那么简单(1)

2019-06-07更新

 

天王盖地虎,全考985;宝塔镇河妖,全上211

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,小佛在这里祝福高考的读者们,考出佳绩,进入自己向往的大学。

另外,今天也是端午节,小佛祝福所有的读者们,端午节全家安康!!!

下面是正文:

在我的预想中,钱坤夫妇遇到的只是游走的鬼魂,进了他们的家中弄些恶作剧而已。

所以我才会直接来他们的小区,而不是像平常那样,先让他们到心理诊所了解情况。

只是他们都已经去了酒店躲避,依旧还被抬出酒店房间,睡在酒店的天台上,那这事情就有些不一样了。

具体有什么不一样我还不能确定,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,他们两口子是被鬼魂盯上了。

我示意他们两口子不要着急,坐下来以后,说:“你们把出现异常情况的过程,详细一些告诉我好吧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一直没有说话的孙琪琪开口了。

她不满地说道:“说好十点钟见面,现在都过了半个小时,结果就等到你们两个徒弟,你们师父呢?还要我们等多久他才能来?”

从见到我那一刻开始,她的脸就一直板起,写满了不高兴,眼神中对我也是很不信任。

只是一见面她老公乾坤就拉着我诉苦,她才没有当场发作,现在终于忍不住了。

其实这也能够理解,毕竟我一身休闲装,没有传统yīn行人的任何配饰,与一般的小年轻没有什么区别,顶多只是让人看起来干练一些。

还有我之前给自己的定位首先是心理师,习惯与人交谈的时候面容和善,没有传统yīn行人的独特气质。

加上我是胡鹏,这个小区开穿梭巴士的物业人员介绍过来的——算是社会一般人士,可能在她心中胡鹏这种人,不可能认识什么厉害的人物。

再加上我在准备出门的时候,被董浩祥他们一帮人闹了一通,迟到了半个小时。

以上种种因素,令她对我的实力和信用都产生怀疑,也算是正常的事情。

迟到的确是我的错,意外情况。

对于我实力的怀疑,这不是第一次,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。

所以我双手交叉,大拇指朝自己,做了一个yīn行中自报家门的手势,口中说道:“束绳师第三十九代传人陆勋,束绳师,束鬼魂、束怨灵、束凶魂,保一方平安,你们的事情,由我出马就够了。”

“束绳师?”

孙琪琪眉头一挑,说:“法师倒是知道,束绳师没听过,你别是跑来骗钱的吧?”

“这样吧,你既然说自己能保一方平安,说说都保了哪些人平安?我们也好找人求证一下,我们家虽说有钱,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”

闻言,我差点儿没被她趾高气扬的语气呛着,怀疑我实力的人大多出言隐晦,试探一下。

或者干脆藏在心里,等我把事平了,才抱歉地说出来。

像她这么尖酸刻薄,赤果果地质问,我还是第一次碰到,不由得扫了她一眼,颧骨高、嘴唇薄、印堂窄,典型的尖酸刻薄,心胸狭窄之像。

原来如此!

自己说自己如何,即便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,别人也会打个折扣,这时候我身边有一个捧哏的就好多了。

只是薛彪明显是胜任不了捧哏的任务,甚至因为他呆呆的模样,拉低了别人对我的感官——这社会就是这么现实,认为看一个人的朋友,就能看出这个人的很多东西。

事实上薛彪对于我吃yīn行这碗饭,是有非常大好处的,但是他天生仙胎的身份,我自然是不能说的。

即便是能说出来,以孙琪琪对于我的第一印象已经不好,想要挽回她的成见,效果不大。

最重要的是,我觉得没有必要解释,因为这是双向选择,不相信我走就是,大不了白跑一趟。

毕竟委托人不相信我,我平事不会顺利,会被很多事情干扰,而且这只是个小单,平事的费用没多少,我没必要上赶着求。

于是我摊开手,说:“我之前帮了不少委托人,但是委托人的信息是保密的,我不能告诉你……”

“那你这个态度,我们还是找别人处理,有钱能使鬼推磨,我还不相信找不到厉害的师傅。”

孙琪琪双手抱臂,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,而她老公钱坤明显是个耙耳朵,嘴巴动了动,又不敢说出来。

“随便你们吧。”我扔下一句话就告辞走了。

白跑一趟我也不在意,打电话告知了胡鹏,他很是不爽,说:“两个棒槌,有眼不识泰山,活该他们倒霉。”

我笑了笑挂了电话,我始终相信钱坤两口子还是会求到我头上来,毕竟普通人哪会认识yīn行的人。

而那些开个小门脸,算命看风水的老师傅,模样倒是挺唬人,但大多是骗人钱财的。

果然,过了两天,钱坤再次给我打来电话,电话中他的声音充满了恐惧,我没有多说什么,报了一个五万的价格,翻了差不多三倍,并且说了心理诊所的地址,就挂了电话。

不是我趁火打劫,而是我报少了,他们反而不相信,就跟他两口子身上穿的那些奢侈品衣服,贵才能让他们有面子嘛。

一个小时之后,两口子急匆匆走进心理诊所,钱坤直接把五万块钱放在茶几上,说:“陆师傅,钱一次性给你,你看什么时候把那纠缠我们一家的鬼给撵走。”

我瞟了眼孙琪琪,虽然还是板着脸,但不停的在搓手,咽着口水,能看出她心里的紧张和恐惧。

既然钱已到位,我也没有什么好拿捏的,问这两天你们又遇到什么事了?

乾坤火急忙慌地说:“前天我们去请了一尊关公,放在家里,结果第二天我们还是在天台上醒来,而且醒来的地方,就在围挡的旁边,离掉下去差一步,就要了我们的命了。”

“昨天晚上我和老婆跑去温泉中心睡觉,想着那么多人睡在一个大厅,阳气足够,应该没有什么事,结果差点而淹死在温泉池中。”

“那鬼不但对我们动手,还对跟我岳父岳母住在一起的儿子钱宝下手了,同样是睡在天台上。”

“好在我岳父起得早,发现他不在家里,在他还在天台睡着的时候就抱了回来,不然他那么小,肯定会被吓得魂都丢了。”

“陆师傅,你一定要赶紧处理啊,这鬼动手是一次比一次厉害,都对我儿子下手,说不定下次,我们一家……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”

闻言,我心里想着这家伙总结的挺到位呀——这鬼魂的确不是恶作剧,而是让他们一家处在恐惧之中,等玩够了,折磨够了,最后来个一锅端。

够狠!

很明显,这是寻仇的鬼魂,我之前遇到过不少。

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对做老师的夫妻,女儿被怨灵附身,查到后面才知道那怨灵是那丈夫的亲妹妹,之所以如此,是那对夫妻对自己的妹妹做了丧良心的事情。

所以我也没有藏着掖着,直接说道:“你们也知道这凶魂是要你们全家的性命,为什么会如此,得从你们自己身上找原因。”

“所谓冤有头债有主,换句话说,你们对别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?”

“没有啊!我们可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。”

见我不说话,钱坤赶紧解释道:“别看我们有些钱,那都不是做生意赚来的,黑心商家跟我们沾不上边。”

“我两口子都是独生子女,两家的运气比较好,遇到拆迁,房子和钱都归到我两口子名下,这才有了些身家。”

“拆迁也就是前两年的事,之前我们也是给别人打工的,哪敢作恶。”

“有了钱我们说话的确是硬气了一点,也确实得罪一些人,但那也顶多只是跟人发生些口角,没有到不死不休的程度……”

原来是暴发户,难怪他两口子身上都是奢侈品,但穿出来的感觉跟地摊货一样。

不是我贬低他们,两口子的长相和气质,我的确是不敢恭维。

钱坤倒是还好一些,至少说话比较客气,甚至在这个时候,说话还能有条理性。

正因为如此,我反而有些摸不准了,因为经过他这么一讲,我还真相信他们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
毕竟他们只是穷人乍富,内心膨胀,说话带刺,归根结底不是什么坏人。

再问下去,他们也没有提供出什么有用的线索,于是我与他们一起,去到他们的家。

刚进门我就在玄关处,见到一尊半人高的关二爷,一问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请来的,我敲敲打打摸了下,差点儿忍不住笑出来——塑料做的。

还有应该是前两天他们请师傅来布的阵法,准确的说算不上阵法,又不像风水局。

总之,连我这个半吊子都看得别扭,一问价格,不由得感慨,这些骗子下手真黑呀。

比刘二都黑!

不过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,也不用我提醒,他们知道自己被骗了,只是这几天没有功夫找那些骗子的麻烦而已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