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倒打一耙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66章 倒打一耙(1)

2019-06-06更新

踏着轻快的步伐,我和薛彪离开了罗汉寺,耳边还回响着界灵法师的话:“本来我还琢磨着找人保护你,防止神秘人报复,既然你有了打神鞭,那我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是好打好杀,争强好胜的人,但还是得提醒你一下,这打神鞭的威力太过霸道,没有回旋的余地,所以你在使用的时候,需要三思,非不得已,不要轻易使用,免得为自己增加业障。”

得嘞,咱也是有神器的人了,心情高兴,必须得庆祝,带着薛彪撸串去。

打了一圈电话……呃,其实也就是约舒展和胡鹏——我在山城朋友本来就不多,老何人到中年,有家有小的,宵夜一般不出来。

舒展和胡鹏这俩是标准的吃货,听说有吃的,比我还早到串串店,甚至已经开始吃上了。

吃着串串,喝着啤酒,吹着牛,酒到酣处,胡鹏突然神神秘秘地说道:“陆哥,我上班的那个小区,有一个业主,好像是招惹到什么脏东西了,你可不可以帮他平事?”

“可以呀,有生意做我哪有拒绝的道理。”我喝了一口啤酒,随意地应道。

胡鹏笑着说:“行,那我明天就去找他谈,放心,价格你说了算,他一土豪,肯定不会在乎这些的。”

“土豪,到底有多豪呀?”一旁的舒展呵呵地笑了起来,说:“老胡,你上班的那个小区,虽然也算有些档次,但业主顶多只能算是有钱人,离土豪可差远了,你可千万别误导陆哥,把生意谈崩喽。”

闻言胡鹏顿时就不高兴了,怼道:“你意思是我没见过世面?”

“告诉你,我可打听清楚了,那业主光在我上班的小区就有四套房,其它楼盘绝对还有房子,这还不是土豪?”

“不算。”舒展嘿嘿一笑,说:“告诉你什么是真土豪,买家具从来不问哪个国家进口的,而是问哪个朝代的。”

“买房子不问套内面积,而是问庭院面积,吃饭不点菜,而是点厨师。”

“不说自己有多少豪车,而是说自己有几个司机,不说自己穿什么奢侈品牌子的衣服,而是说自己的衣服是哪个国家的设计师定做的。”

“娶老婆不找眼前的,而是直接在电视上相中哪个娶哪个……”

胡鹏被舒展说得一愣一愣的,我在旁边看得有些好笑,他俩就是这样,喜欢相互挤兑,嘴巴上不留情面,但其实关系好得能穿一条裤子。

半响后,胡鹏才反应过来,没好气地瞪了舒展一眼,说:“我这跟陆哥说正事呢,你瞎打岔干嘛,喝你的酒!”

“行行行你说,我不插嘴了。”舒展笑着拿起酒杯,小口喝着,等他的下文。

胡鹏这才转头对我说:“陆哥,是这么回事,那业主姓钱,叫钱坤,老婆姓孙,叫孙琪琪。”

“两口子年纪不大,不到三十岁,有个上幼儿园的小孩,一家前几天好像刚从国外旅游回来,回来之后就碰到诡异的事情。”

“两口子在家床上睡得好好的,结果第二天醒来,却是在楼顶的阳台上。”

“两口子怕的要死,找了个老师傅回家摆了各种阵法,结果今天还是一样,睡在阳台上。”

“这事小区好多业主都知道了,传得还挺邪乎,有说他们两口子做了亏心事,被鬼盯上了。”

“也有的说小区不干净,好多业主找上门来,弄得我们物业部老大也是焦头烂额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我基本肯定,钱坤两口子是碰到鬼魂了。

其实这种事情并不少见,我小时候甚至听过,有村民本来睡在看守西瓜地的棚子里,结果第二天在坟地上醒来的都有。

这类鬼魂,还称不上凶魂,顶多只能算是做一些恶作剧而已,对人类没有太多危害,处理起来也不算麻烦,所以我对胡鹏说道:“你明天联系钱坤两口子,如果同意我来平事,就给我电话。”

“他们哪有不同意的道理,现在有家都不敢回,说不定都住酒店去了。”胡鹏嘿嘿直笑,说:“我帮他们找人来处理,说不定还得感谢我。”

我举起酒杯,说:“他不感谢你我谢你,等处理完,我们去旋转餐厅开开洋荤。”

“陆哥讲究。”

胡鹏和舒展一起笑呵呵地喊道:“陆哥威武霸气!”

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钱坤打过来的电话,约好十点在他家见面,我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出门,就见到董浩祥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我的心理诊所。

三家人来全了,还多了几个帮手,看这架势,来者不善,我冷冷地扫了一眼他们,说:“怎么个意思?”

董浩祥两眼通红,死死盯着我说:“我说你怎么接了我们的委托,中途又反悔了,原来你小子跟那老家伙是一伙的。”

“你把那老家伙弄到哪里去了?马上把他给我们交出来,不然你这个心理诊所别想开下去了。”

我稍微思索一下,就明白他们肯定是找到唐莹莹,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并且去下司老街找陈兴华老人了。

好在陈兴华现在留在罗汉寺,没有留在家里,不然就他们一点儿没有内疚的模样,老爷子不知道得被他们如何对待。

但我有一点想不明白,他们是如何知道我把陈兴华藏起来的呢?

答案很快揭晓,李悦凯母亲把手机伸到我的面前,冷冷地说道:“别不承认,你背老家伙上车的照片,被他的邻居拍了下来,这些都是证据。”

“小年轻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赶紧把老头子交出来。”

我被这个女人气笑了,怼道:“呦,你还能咬文嚼字的,懂点文化呀,那怎么把儿子教成祸害了?”

“我怎么教儿子关你屁事,老娘没时间跟你扯这些,赶紧的。”李悦凯母亲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,气得直跳脚。

这时罗文俊的父亲说话了,不过他是对旁边一个手臂上纹了一只狼的光头中年人说的。

他说道:“狼哥,这小子嚣张得很,得你给他松松皮,不然他不老实,不知道深浅。”

他口中的狼哥点了点头,一脸凶相地走过来推了一把薛彪,结果没有推动。

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他点了一支烟走到我面前,说:“道上的兄弟给面子,叫我一声狼哥,你可能没有听过,没关系,你只要知道,在山城你惹不起我就是了。”

“大早上的我不想动手,给你一个机会,你老实听他们的,让你做什么就什么,不然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很是嚣张的朝我吐口中的烟雾,此刻,我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。

去尼玛的!

到我这里来装叉!

我迅速动了起来,头一偏,抓住他的头就往自己的膝盖撞下去,顿时他鼻血横流,跟着就惨叫起来。

两个明显是他手下的壮汉冲了上来,准备朝我动手,结果被薛彪一只手捏着一个,不但半点动弹不得,还疼得哇哇直叫。

而我可不管那么多,既然占了先招,就不会收手,对着狼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对上董浩祥他们这些个家长们,我还是有些顾虑的,不会随意动手,免得去派出所扯皮。

但是对上狼哥,那就不一样了。

反正他不是自称道上的人么?

被打了难道好意思报警?

即便报警我也不怕,我是正经人,他一混社会的,还跑到我工作室来,这是寻衅滋事。

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让董浩祥他们这些个家长们吓傻了,没想到我一言不发就动手,更加没有想到他们找来摆事的大哥如此不堪一击。

特别是我一边打,一边还用眼睛扫向他们,让他们害怕得不断往后退。

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,毕竟杀鸡儆猴,不做足效果,他们这些个猴子以后还来我这里闹事,我可没有时间陪他们耗着。

他们这些人我算是看透了,跟自己的儿子一个鸟样,都是欺软怕硬的主。

看狼哥躯卷着身体躺在地上,嘴巴上也不敢骂骂咧咧了,我才停手,蹲下来对着他说道:“狼哥是吧,我的确不认识你,但我想周涛应该听过你的名号,今天的事你如果不想了,还要再来一次,那我让他来跟你谈。”

“你认识涛哥!”躺在地上的狼哥一脸不相信地看着我。

我掏出手机,找出周涛的号码,说:“要不要现在我给他打个电话,你自己跟他说?”

“别别别,大哥我错了,我有眼不识泰山,你千万别麻烦涛哥……”

我几乎可以肯定,狼哥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老混混,连跟周涛说话求证的勇气都没有,爬起来带着手下就灰溜溜走了。

没有了依仗,董浩祥他们这些个家长们,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。

我一步步走过去,冷冷地看着他们,说:“我能忍你们一次两次,但是事不过三,下次你们再来我这里闹事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“那我儿子怎么办?他还那么小,你们怎么这么狠心啊!”董嘉豪母亲芳姐见硬的不行,开始撒泼打诨,哭嚎起倒打一耙,怪上我来了。

有了她开头,李悦凯母亲也不顾老公的拦着,大声道:“我不相信这天下没有王法了,我要报警,让警察来给我们主持公道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