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一心求死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63章 一心求死(1)

2019-06-03更新

为了小黑能顺利回魂,我们特意关了灵堂的灯,唯一的光源只有香炉上点着的两根白蜡烛,所以房间显得有些昏暗。

我坐在一张四方凳上,与躺在老式躺椅上的陈兴华老人聊着天,主要是他在给我讲使用打神鞭的一些情况——他之前处理过几次凶魂。

聊着聊着,我知道一个有些意外,但也在情理之中的情况,他天生就是yīn阳眼,打小就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鬼魂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打神鞭在他手中才能起到作用,不然一个普通人,毫无yīn行经验,即便手上有法器,也知道法器的使用方法,但见不到凶魂啊,他怎么处理?

开枪也得瞄着目标,不能胡乱开枪吧,那不得误伤无辜!

所以说,任何世间万物的机缘巧合,都是有其一定的缘由,往大了说,就是天道。

听陈兴华老人说,他处理的那几个凶魂,都是出现在下司老街这边,为害老街坊的。

他使用打神鞭的时候并没有大张旗鼓,反而格外小心,街坊们也不知道他救了自己的性命,自然也不会感激。

他默默地守护着下司老街,但是这边的街坊却对他避而远之,就连吓唬哭啼的小孩,都会提到他。

造成这种情况出现,仅仅因为他不结婚,与猫为伴,显得有些另类,与普通人不一样。

这让我听得有些唏嘘,如果他不这么藏着掖着,他绝对是这条街最被人尊敬的长辈之一。

但跟他相处了几天,我知道他是一个甘心藏拙,不愿展露锋芒的人。

出风头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干,这也许是大部分老一辈人的特性。

除了嘘唏,另外一个情况,不厚道的说,就令我有些解气了。

之前我一直以为打神鞭取人魂魄,是吸进鞭子里面去,禁锢起来,其实不然。

陈兴华老人告诉我,打神鞭攻击的不论是鬼魂,还是人类,其魂魄都是灰飞烟灭,消失殆尽。

也就是说,董嘉豪他们三个祸害,这一辈子就这样了,想要把魂魄找回来,是不可能的。

活该!

这是我的真实想法。

他们一而再,再而三的对不断退让的陈兴华老人施暴,先是在街上,后来追到家里来,他们下手没有轻重,如果陈老爷子手上没有打神鞭,死的人肯定是他。

所以说人在做,天在看,这都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,一点儿不冤枉。

今晚的陈兴华谈兴很浓,一点儿没有倦意,我知道之所以如此,是他坚定的认为,今晚小黑会回来。

凌晨时分刚到,那两根白蜡烛的火苗突然忽明忽暗,闪了两下之后,陈兴华老人笑了起来,说:“老伙计,你来了,桌子上有你最喜欢吃的鱼粥,我熬了好久,你先吃点吧。”

瞄……

陈兴华老人的话音刚落,猫叫的声音就响起来,我整个人愣了好一会儿。

没想到小黑真的回魂了!

这叫声是在打招呼么?

接下来看见那老旧的桌子晃了一下,安静的灵堂响起喝粥的声音,我往桌子上的盘子看过去,里面的鱼粥明显在一点点减少,甚至还能看到有粥滴落在桌面上。

不时还有几声愉悦的猫叫声响起来,似乎对鱼粥的味道比较满意。

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,不过我知道回魂的是谁,所以我没有什么担心的,表情还算正常。

而陈兴华老人脸上更是满满的笑意,他乐呵呵地说:“老伙计,慢点吃,一大盘子呢。”

过了好一会儿,盘子上的鱼粥终于见底,桌子再次动了一下,躺椅上的陈兴华老人赶紧伸出手要抱小黑,只是落了一个空。

我知道鬼魂是虚无的,用某种解释来说,是所谓的磁场,人是触摸不到的,他有yīn阳眼,所以见得到,但摸不着。

他愣了一下,接着笑了起来,说:“我都忘了你已经不在喽。”

“小黑,给你介绍一下,这个小伙子叫陆勋,打神鞭我交给他了。”

“没跟你商量,但你知道我看人很准的,他是好人,交给他我放心……”

“你呢,先别急着走,等我一下,我跟你一起走,后事都安排好了,还是交给陆勋处理,我们合葬在一起,以后……”

喵……喵喵小黑的声音响起,我能感受到,那声音充满着焦急与不安,我立马站起来,急道:“老爷子,你看,小黑不同意你寻死,你答应我的条件,还记得不?”

“记得,小陆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就会做到,我不会寻死自杀的。”陈兴华依旧笑着说。

虽然他这么说,但我心里却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。

我早料到小黑的态度会跟我一样,想来以他对小黑的了解,肯定也知道是这个结果——不同意他寻死。

所以我今天寸步不离开他,就是怕他准备了什么毒药,凌晨过后小黑回魂,我更是不停地盯着他,就是怕他撞墙寻死。

结果他现在躺在椅子上,什么都没有做,但是刚才他跟小黑说着后事,那语气非常肯定,这里面绝对有我不知道的情况。

正当我脑子在急速思索的时候,只见陈兴华鼻子流出两股黑血,嘴巴也有黑血流出来,他有些歉意地看着我,说:“小陆,对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隐瞒了你,我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了,就……就在今晚。”

闻言我瞬间明白了,眼泪水忍不住喷涌而出,什么大限已到,狗屁!

他身上有伤,是被董嘉豪他们打的,第一天我进房间的时候还闻到中药味,而这几天房间已经闻不到中药味——他已经擅自停药了。

这几天他其实一直都在强撑着,还做饭给我吃,装作身体已经没事的模样,并且成功的转移了我的注意力。

让我的注意力放在他和小黑的故事上,再到后来的打神鞭。

我怎么这么粗心啊!

小黑依旧在焦急地嚎叫着,而我在深深的自责,肠子都悔青了,早知道强拉他去医院就好,不过这是马后炮,对于现在紧急的情况没有一点儿用。

“老爷子你别放弃,我马上叫救护车,医生很快就来……”我一边劝着,一边掏手机,结果摸到侯老三配制的药丸——因为要守夜,这颗药丸是我明早上要吃的,所以带在身上。

这药丸对内伤的功效,我是知道,心里马上升起一股希望,赶紧把药丸塞到陈兴华老人的嘴里,可是他却不肯吞下去。

我急了,知道他是存了想死的心,赶紧劝道:“老爷子,把这药吃下去,小黑不让你死,你就好好活着,替它活着,好吗?”

小黑的叫声适时地响起,那声音充满着哀求,我心里的柔软处被狠狠一击,发着哭声喊道:“老爷子,你听听小黑的声音吧,我知道你和它的感情,但是你这样做它不会高兴,反而会更加伤心……”

啊……

陈兴华老人痛苦地喊了一声,两行浊泪流了下来,半响后他的嘴巴开始慢慢咀嚼药丸,我松了一口气,赶紧给他喂水。

十几分钟之后,他吐了几口黑血出来,呼吸逐渐平顺,脉搏跳动也没有那么杂乱了,这时我的心才终于放下来,知道药效起到作用,他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。

昏暗的灯光下,陈兴华老人流着泪在跟小黑说着话,不停地说,回忆着他们自己相处的时光,以及交代一些事情,言语中有着深深的不舍。

我没有阻止让他休息,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相处时光,安静的待在一旁,感受着他们之间的温情。

时间仿佛静止,但又过得很快,丑时一过,迎来寅时,我不得不硬着心肠提醒道:“老爷子,凌晨三点钟了,小黑该走了,不然……对它不好。”

陈兴华神sè哀伤地点了点头,对着我看不到的小黑说:“老伙计,如你所愿,我会好好活下去,你也好好的,不要牵挂我。”

我叹了一口气,说:“小黑,你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老爷子,不会再有人欺负他。”

对小黑的承诺,不是有感而发,而是这几天跟老爷子相处,我被他的善良所感染,由衷的想为他做点儿事情。

何况还有他给我的打神鞭,虽然还没有使用过,但是相信对于我吃yīn行这碗饭,绝对有益,甚至可能保我性命,这可是个大恩情,得报答。

小黑终于走了,它不舍的叫声慢慢远去,直到消失听不见,那一刻陈兴华整个人仿佛老了许多,额头上的皱纹深了几分。

他躺在椅子上,呆呆地望着屋檐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过了许久,他开口说道:“小陆,我想送小黑回永和大队,那里才是它的家,天一亮就走,你能帮我这个忙吗?”

“没问题,你先休息,养好精神,天一亮我们就出发。”

老爷子本来是想他和小黑的骨灰埋在山城,现在他决定活下来,把小黑送回当初他们遇见的地方,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一夜无话,天刚亮陈兴华就收拾好东西,我和他一起去接上薛彪,中途买了个木制的骨灰盒,就当是小黑的棺材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