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三个白痴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58章 三个白痴(1)

2019-05-29更新

牛姐火锅店二楼包厢内。

“彪哥,鹅肠给你烫好了,你慢点吃,小心烫嘴。”

“彪哥吃我这个毛肚,脆滑爽口,巴适得很……”

舒展和胡鹏一左一右坐在薛彪旁边,很是周到地照顾着,让一旁的我看着很是欣慰,这两个朋友没有白交。

不过……

“喂喂喂,你们两个差不多得了,薛彪就喜欢吃纯肉,鹅肠毛肚他不喜欢吃。”薛彪都被他俩弄得有些不自在了,我示意他们适可而止。

胡鹏放下筷子,说:“陆哥,彪哥是你老弟,以后也是我老弟,他有什么事随叫随到。”

“我也一样。”舒展有些感慨地说:“彪哥真是可怜,从小就没有家人,相对于他,我们算活得太幸福了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胡鹏眼睛一撇,说:“分手多大点事,弄得整天唉声叹气,一蹶不振,都不像是个男人。”

舒展尴尬地笑了笑,说: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,就你话多……来陆哥,我敬你一杯,感谢你带我出去走了一遭。”

“那么客气干嘛,都是朋友。”我喝了杯中酒后,想起一个细节,于是随口说道:“在薛彪老家的时候,我见你脸sè怪异,还担心你也害怕薛彪呢。”

“哈……刚听到是觉得挺那啥的。”

舒展解释道:“不过后来一想,你就是吃yīn行饭的人,你敢带着薛彪在身边,我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喝着酒聊着天,我们的话题慢慢聊到yīn行上来,毕竟这个行业对于舒展和胡鹏来说,还是挺神秘的。

我也是捡了一些能说的告诉他们,结果被来上菜的牛姐听到了,她很是惊讶地对我问道:“小陆,你还会这些东西呀?”

“会一些吧。”之前我还会遮遮掩掩,但我计划今后把平事当作主要的经济来源,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。

牛姐一拍大腿,说:“巧了,我有个亲戚的小孩像是中了邪,你能不能帮忙看下?”

得,没想到随便聊个天,一桩生意就送上门来了,我笑着说:“可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等下我留个电话给你,明天让你亲戚直接给我打电话就是。”

“哎呀,等不了明天,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她过来,她这两天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生意都不做了。”牛姐说了一声,就急匆匆出去了。

问题看起来挺严重的,不过我也没在意,有薛彪这尊大神在,那些凶魂通通都得靠边站,于是继续跟舒展他们吃着火锅,聊着天。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牛姐带着一位吨位跟她差不多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,与她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十三四模样的少年。

少年穿着一身运动装,留着小碎发,脸sè白净,如果有小姐姐在场,得忍不住称赞一句:“这娃儿长得好乖哦。”

只是我见到他,心里忍不住升起厌恶,准确的说想起他做过的事情,感到不爽,心里堵得慌。

他就是那天在江边殴打薛彪的小孩,貌似还是那几个小孩中领头的,被我吓唬跑之后,还远远对我骂脏话。

牛姐一进门就介绍道:“小陆,这是我老家的姐妹,你叫她芳姐就行,这是她独生子董嘉豪。”

“陆师傅,我儿子前段时间还挺好的,怎么变成现在这样?”芳姐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,焦急地说:“他现在像是中了邪似的,不言不语,什么事情都不会做了,连吃饭都是我们喂的……”

“陆师傅你帮帮忙,该多少钱你说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只要能把他弄好,就是砸锅卖铁,我也甘心。”

之前我接的单,一般都是熟人介绍,对于我的本事自然会告知委托人。

即便是如此,有些委托人在见到我的时候,也会出现犹豫怀疑的情况,毕竟做yīn行的,年纪越大,越容易让人感觉有本事,这是人们固定的认知,就跟医生这个职业一样,老医师总是让病人信任。

而芳姐明显在不知道我过往的情况之下,仍然不在乎我年纪轻轻,一见面就拜托我,的确有些病急乱投医。

但说实在的,这单意外送上门来的生意,我有些不太想接,原因自然是董嘉豪曾经做过的事情。

我知道自己的心态有些不太好,但董嘉豪小小年纪就开始以作恶取乐,可以想象等他再长大一些,做出什么更恶劣的事情,我也不会感到意外。

他变成现在的模样,往大了说对社会安定是有好处的,往小了说他伤害不了别人。

另外我现在手头也宽松了,没有必要为了钱,接这笔让自己心里不舒服的单子。

不过看着芳姐急得如天塌下来的模样,让我始终硬不下心,拒绝的话半天说不出口。

唉!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想到这里,我不再犹豫,就当是帮一个无助的母亲了,于是对芳姐说:“你儿子不是中邪,而是丢了魂。”

人有三魂七魄,魂为阳气,魄为yīn气,yīn阳协调,人则健康。

董嘉豪眼珠泛黄,目光呆滞,对外界没有感知,整个人没有一丝“生”气,直愣愣站在那里,就跟一根木桩子一般,这是非常明显丢了魂的症状。

只是芳姐不这么认为,说:“我这几天托人找了好几个yīn婆,她们也是这么说的,不过她们给豪豪喊了半天魂,没有一点儿用,陆师傅,你要不再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董嘉豪现在的状况,比我在梁姐按摩店见到的活死人更加严重,完全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白痴——这不是骂人的话,他的真实情况就是如此。

所以说先不评价芳姐找的那些yīn婆靠不靠谱,就是她们用非常简单的喊魂办法,对董嘉豪来说是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的。

我说道:“我跟你找的那些yīn婆不同,我要处理你儿子的事情,首先得查出他出问题的具体原因,之后才能想出应对的办法。”

“这个过程有些复杂,打个简单的比喻,就跟医院问诊一样,知道你感冒了,但如何引起的感冒,需要通过检测,才好对症下药。”

芳姐听明白了,赶忙问道:“你准备怎么查?需要多长时间?能把豪豪的问题弄好吗?”

我说:“调查需要你们配合,用多长时间我不能确定,至于能不能把他的问题处理好,我也不能保证。”

这并不是我的推辞,既然已经决定帮芳姐,接这笔单,我就得全力以赴,维护好自己的招牌。

只是董嘉豪如果真是中邪了,这倒好办了,除掉就是,但是魂丢了想找回来,难度有些大。

没有保证,芳姐有些犹豫,打电话给老公商量了一下,最后决定委托我处理。

接下来我跟舒展他们告辞,带着她母子去到心理诊所,她老公董浩祥带着一帮人赶了过来。

董浩祥带来的人中,有两个少年我也认识,那天在江边跟着董嘉豪一起欺负薛彪,此时他俩跟董嘉豪一样,魂也丢了,成了白痴。

真是难兄难弟呀!

其他人是他们的家长,一下把我心理诊所挤满,七嘴八舌开始说起来,让我有些无奈。

安抚好他们之后,我开始询问,才知道董嘉豪他们是三天前出现这个情况的,时间是接近凌晨,三人躺在南岸区一条老街的巷子里,像是睡着了一样,过路的人还以为他们喝醉了酒,于是报了警。

警察赶过去才发现他们很不正常,问不出个所以然,于是利用他们三人的手机,通知芳姐他们这些家长接人。

好好的人变成了傻子,他们作为家长的自然不答应,但三人身上完好无损,医院也查不出任何问题,警方也不能立案。

六位家长知道的情况就这么多,就是我问他们儿子平常的玩伴,他们也不清楚——其实我是想问那天在江边出现的另外两个女生的消息。

询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他们都是做生意的,像芳姐两口子开着火锅店,平常很忙,都知道自己小孩有些不听话,但是又没有时间管教,只有交给学校。

难怪董嘉豪他们大晚上还在街上瞎逛,青春叛逆期的小孩没有人管,就像是高速上刹不住的车子,几乎可以说是失控了。

我有些无语他们的思维逻辑,口口声声说挣钱是为了孩子过更好的生活,但是小孩的成长他们又不投入太多精力,出了事又哭天喊地。

不过这些事情我不好说,我的任务只是帮他们平事,谈好价格,把他们送走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带着薛彪来到董嘉豪所在的中学。

我父母就是学校老师,对学校的情况非常了解,知道就是找董嘉豪的老师询问那两个女孩的情况,肯定是问不出来的。

毕竟在学校早恋算是一个禁忌的话题,即便是有,老师也不会承认,所以我只有从学生入手。

运气不错,没费多少时间,其中一个叫唐莹莹的女孩被我找到,听到我说明来意,她顿时就崩溃了。

她一边哭,一边说:“呜呜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不让他们惹那老头,他们非不听……”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另外:拉票啦拉票啦,又拉票,各位读者老爷,昨天大家很给力,小佛从第九名一下飙到第二名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