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关于薛彪的线索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56章 关于薛彪的线索(1)

2019-05-29更新

只听周涛说道:“是我爸地产公司的御用风水师易昌德。”

我去,又是个内鬼,周家别墅那能堪称经典,连刘二都夸赞的所有风水布局,全都是这个风水师弄的。

别墅出事之后,也是他带人最先到达现场,并且把那些凶器全都挖了出来。

难怪我去了现场,与聚yīn招魂煞局有关的线索,一点儿都查不到,不用猜测,肯定都被他毁尸灭迹了。

周涛继续介绍道:“能揪出易昌德来,算是打草楼兔子,意外的收获。”

“其实之前我也曾怀疑他,因为他懂yīn行这些东西,同时也是最方便动手的人。”“只是我的人调查过他之后,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情况,也就没再盯着他。”

“这次对樊老大收网,才知道他接手别墅的风水之后,就被樊老大收买了。”

“在修建别墅的时候,他在布风水局的同时,也布了煞局,骗过了我们所有人。”

闻言,刘二呵呵一笑,说:“这鸟人虽然骗了所有人,但也就是个半吊子。”

“我大概能捋出他设局的思路,新房子建成,所有东西入场之后,需要晾置一段时间,他就是利用这段时间聚yīn招魂。”

“不过呢,聚了什么yīn,招到什么魂,是他把握不了的,即便如他所愿,聚集了凶魂,晾置的房子如果有非目标人物提前入住,事情就败露了。”

“所以说他这个煞局漏洞太多,事实上也出了纰漏,樊老大收买他肯定花了不少钱,亏死喽!”

“樊老大还不如最开始就请侯老三出马,听老陆说,他的出场费并不贵,对付你们所有人,才三十万。”

我笑了起来,说:“别把樊老大说得这么蠢,有可能梁姐接樊老大的单,正是易昌德介绍的呢。”

“对头,梁姐就是他介绍给樊老大的。”

说到这里周涛顿了一下,笑笑对我说道:“老弟,你不是一直猜测是谁走漏了你去别墅的消息吗?”

“我告诉你,正是易昌德!”

“那天我们去找樊老大谈判,离开之后,樊老大就开始调查你,因为刘二做算命的关系,问到易昌德,他马上想到你要接手别墅调查,才有了后面的事情。”

难怪我一动身,做什么事情,都处在对方的监视中,原来是易昌德提前猜到我的动向。

只是,我马上升起一个疑问:“我并不认识易昌德这个人,他是怎么知道我的?”

周涛笑了起来,说:“你不认识他,并不代表他不认识你,在山城这个yīn行圈子里,你还是有名气的。”

得,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名气,毕竟在山城也不认识多少同行。

再聊了几句之后,周涛起身告辞,说:“我那边还有些事情得处理,等你们伤养好了,咱们在一起庆功。”

“行,你先忙你的,有时间咱们再约。”跟周涛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,之前的误会解除,觉得他做人没毛病,我也愿意跟他保持来往。

周涛点头,拍了拍我的肩膀准备走,结果被刘二一把拉住,赶忙问道:“别急着走啊,你还没说樊老大到底怎么样了?我以后还能不能在山城这个地头上找饭吃呀?”

我都搞忘了,这是刘二当前最关心的问题,之前还让我打听来着。

只听周涛哈哈一笑,说:“樊老大已经成过去式了,你的生意继续做,如果再有不开眼的人找你麻烦,尽管告诉对方,你是我朋友。”

妥了,要不是有伤在身,刘二能跳起来翻个跟斗。

他很是殷勤地送走周涛,转头就对我说道:“老弟,赶紧给我办出院手续,哈哈,咱也来个东山再起。”

刘二的眼睛闪着光,似乎看到了无数钞票向自己砸过来,标准的财迷像,让我也是醉了。

我无奈地劝道:“别光想着赚钱的事情,医生说的话你忘记了吗?”

“至少得静养十天半个月,几十岁的人了,身体不保护好,赚再多钱也无福享受。”

“这不是太激动了么。”

刘二嘿嘿直笑,说:“行,咱听医生的,好好养伤。”

安抚好刘二躁动的心,我也告辞离开医院,在停车场找到那辆丰田霸道,再次坐上这辆车,心里的感觉与之前不同。

咱也是有车一族了。

再看着手上的银行卡,我有些失神,三十万自然是买不了房子的,但是我老妈心脏病后续吃药和治疗的费用,算是有着落了。

不仅如此,我当前经济的窘境,也得到了缓解,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我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薛彪,笑了起来,说:“走,咱们去吃好吃的。”

“火锅。”薛彪咧着嘴巴说道。

“哈哈,行,以后咱们天天吃火锅……”

膀大腰圆的火锅店老板娘牛姐,见到我进店来,赶紧招呼我们落座,笑着说:“你娃儿好久没来我这里喽,我还以为你不在山城了呢?”

“哪里哟,山城我不得走的,前段时间老家有事,回去待了一段时间,这不回到山城,就马上奔你这来了么。”

牛姐这火锅店菜品新鲜,火锅底料自己炒制,不用回收油,讲良心,价格也公道,之前我经常来吃,都成熟人了。

寒暄了几句,我拍着菜单,很是霸气地说道:“牛姐,先照着菜单上的东西全都给我来一份,不够等下再加。”

别人是酒壮怂人胆,我是钱壮穷人胆,精打细算差不多一个月,现在终于可以让薛彪敞开了吃。

“两个人哪里吃得那么多呦。”牛姐瞟了一眼身材魁梧的薛彪,还是建议我不要浪费。

我嘿嘿直笑,说没关系,等下你就知道了,赶紧上菜,我老弟都要流口水了。

跟薛彪吃火锅,从来不用担心因为人少,不敢点太多菜品怕浪费的烦恼。

他的肚子似乎是个无底洞,多少食物都能装得下去,是我见过最标准的光盘执行者。

火锅端上来,毛肚、黄喉、鹅肠、鲜牛肉、鸭血这些是我的最爱。

而薛彪则喜欢卤得烹香的坨坨肉和猪蹄,块大汁浓,放到油光红亮的火锅中一烫,那味道……啧啧。

跟薛彪吃饭还有一个好处,不用想话题聊天,专心品尝美食就好。

只是我俩埋着头刚吃没几分钟,身后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:“咦,大傻儿……”

“你怎么说话的呢?”

薛彪的确是傻儿,但我却听不得别人这么叫他,头也没抬,就顶了一句话过去。

只是等我转身看去,却愣了一下,原本以为说薛彪的是个言语轻挑的人,没有想到是个四五十岁的干瘦男人,肩上扛着一米长的竹棒,棒子上系着两根青sè的尼龙绳,一副标准棒棒打扮。

此时的他正挑着两袋大米和两桶菜油,头上冒着汗,可能是听我声音不悦,汗冒得更多,赶紧解释:“我……我认识他,之前都是这么喊的。”

认识薛彪!

一直以来我都在琢磨帮薛彪寻找家人,特别是他能够简单说一些话之后,我经常朝他询问一些关于他家的信息。

只是,薛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家太久的缘故,他已经忘了自己老家在哪里,只记得爷爷去世了,至于他的父母,一问三不知。

我正为此事发愁呢,竟然有认识薛彪的人出现,如同正想打瞌睡,枕头就送了过来。

他是过来送米油给牛姐的,把东西放到厨房,就被我拉上了桌子,添了副碗筷,要了两瓶啤酒,聊了几句之后,知道他姓赵。

薛彪也认出他来,笑呵呵地夹起一个猪蹄递给他,这让我心中一喜,要知道就是刘二,也没有这个待遇——他们不但认识,关系也不错。

我倒了一杯啤酒,递给他之后,问道:“赵哥,你跟薛彪是老乡吗?”

赵哥拿着酒杯,显得有些局促,摇了摇头,说:“我们不是老乡,就是他的名字,我也是第一次听你说的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?”我有些奇怪。

赵哥喝了一杯酒,叹了一口气,开始说道:“他是个可怜人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,没想到他跟着你,好吃好喝的,算是享了福喽……”

赵哥也许是连着喝了几杯酒,也许是意外碰到薛彪,有些感慨,说话变得絮絮叨叨起来,简单来说,在半年前,薛彪在一个老棒棒的带领下,在朝天门批发市场揽活,也正是那个时候,赵哥认识了人高马大的薛彪。

只是薛彪力气是大,但脑子不太灵活,干起活来总是出现差错,自然收不到雇主的钱。

而带着他干活的那个老棒棒脾气非常不好,薛彪一出错就被挨打,经常饭也吃不饱,可怜兮兮的。

赵哥说他也是苦哈哈,卖死力气的人,能力有限,只能时常买一些馒头给薛彪填肚子。

后来带薛彪的老棒棒见他赚不到什么钱,于是就把他给赶走了,之后赵哥再也没有见过薛彪。

至于我关心的那个带薛彪的老棒棒,赵哥说这人不好相与,对他的了解不太多,只知道是来自巫溪县的乡下。

而且这个人因为手脚不干净,被警察抓了起来,也没有看见在朝天门批发市场出现了。

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,我跟赵哥聊了好久,主要是听他念叨棒棒军越来越难做了,以及生活的艰辛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