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幕后黑手浮现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52章 幕后黑手浮现(1)

2019-05-29更新

我经常自称自己是半个yīn行人,并不是自谦,而的确是个半吊子。

对于yīn行的很多法术,我只是一知半解,对于邪术更是了解不多,通过界灵法师地分析介绍,我才知道侯老三为了移魂换体,费尽了心机。

从小身形就驼背的侯老三,性格逐渐变得孤僻yīn毒,为了yīn魂换体,让自己变成正常人,视人命如蝼蚁。

三十年前犯的案就不说了,被追捕像老鼠一般躲在山洞中,他也没有消停下来,仍然继续作案,只是做得更加隐秘罢了。

那些在梁姐按摩店,吸足客人元气的活死人,回到山洞之后,身上的元气被他吸走,强健了他的体魄和元神,最终变成森森白骨。

还有那些梁姐采购的珍贵药材,被他熬制成各种调理自身身体机能的药丸。

这也是我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,如碰到铁板一般的原因。

通过邪术和补药双管齐下,他的身体被锻造得如同精钢铁骨,但这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长久一些,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。

他最终目的依旧是移魂换体,虽然三十年前失败了,但他并没有放弃,那上百个陶罐中的凶魂,就是他为此准备的。

侯老三想用的邪术,界灵法师基本能够猜测到,极其残忍狠毒——不单是对别人,对自己也是如此。

简单来说,他利用这么多凶魂的滔天怨气,当有一天他阳寿耗尽,或者更加激进一些,自杀身亡之后,将自己也变成凶魂,然后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,进入即将临盆的孕妇体内中,侵入胎儿的神识。

等胎儿诞生下来之后,他就不再是附在人身上的凶魂,而真正成了一个婴儿,能够正常成长,并且保留了他自己的神识,最终达到其移魂换体的目的。

听到这里,我浑身毛骨悚然,不仅仅是害怕这邪术的残忍,还有此邪术会带来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于是我忍不住对界灵法师问道:“这种邪术,有成功的案例吗?”

如果有,那就是另外一个形式的长生不老,不知会有多少人争先效仿,被牵连残杀的无辜生命更是不可计数。

好在界灵法师摇了摇头,说:“就是因为没有,从古至今,才会有那么多人执迷不悟去尝试。”

“侯老三已经超过八十高龄,即便身体健硕,那也是通过邪术强行逆天,阳寿其实不久矣。”

我明白了,这就跟赌徒的心里一样,一把定乾坤,一边是天堂,一边是地狱。

侯老三更是没有多少筹码,反正不赌也是输,所以变得更加疯狂起来。

只是我明白归明白,心里却非常不舒服,甚至可以说有些自责。

因为一年多前,我是有机会通过梁姐按摩店的活死人,查到这个侯老三的,这样一来,有界灵法师这些行业大拿出手,会少死很多无辜的人。

只是当时的我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,选择不理会,避而远之,现在想想,万分愧疚。

界灵法师看出我的神态,出言劝道:“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你不必自责。”

他顿了一下,随即叹了一口气,说:“真要算下来,真正该自责反省的,应该是我们这些别人口中所谓的高人。”

“我们这些人,在当今太平盛世,被太多人追捧,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,为此浪费了太多时间和精力。”

“侯老三虽说隐秘山洞中,但一点都不闭塞,正是看到我们如此,才胆敢在我们眼皮底下悠然自得犯案……可悲呀!”

没想到因为我的自责,让界灵法师有如此感慨,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他修行的是入世法门,需要走进红尘俗世,接触芸芸众生,从而悟法。

只是现在太平盛世,许多有身份和地位的人追捧佛法,弄得他是俗世缠身,很难拒绝,更加难按照本心来修行。

不过即便如此,我也知道他默默地做了许多事情,比那些沽名钓誉的“高人”强了太多太多。

好在界灵法师是个洒脱的性子,发了一通感慨之后,就带着人去存放凶魂的那个溶洞,开始搬运那些禁锢凶魂的陶罐。

这些陶罐将送往罗汉寺作集中处理,陶罐不大,即便上百个搬运起来也不算什么力气活,主要是怕在搬运和运输过程中出现碰撞的意外,导致凶魂跑掉。

这就需要界灵法师和三十六位僧人一路涌经护送,确保即便出现意外,也能够及时制止凶魂逃跑。

另外,这些凶魂到了罗汉寺之后,需要一一甄别,平息它们的怨气之后,界灵法师才能开坛做法事超度,这样才不失天和。

被侯老三残害成为凶魂的到是好办,毕竟他已经死了,凶魂的怨气也随之消失。

而附在周富强身上的凶魂马昌德他们,是被冷血的煤矿老板害死的,想要平息他们的怨气,就需要曝光他们的老板,甚至让其伏法才行。

当然了,这需要求助于警方才能办到。

还有其它的凶魂,各自的怨气都不一样,所以平息它们的怨气,是个复杂的大工程,需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。

好在这已经不算是我和周涛的个人事情,毕竟侯老三犯的案太大,会有专门的部门来处理。

有关部门除了处理这些凶魂的怨气,还有侯老三这些年所犯的案件,都要一一查清楚。

听界灵法师的意思,三十年前为侯老三成立的专案组至今未撤,可见对其重视的程度。

所以即便是界灵法师,在这个案件中也只是协助的份,而我……其实是没有资格参与其中的。

我没有不高兴,反而落个清闲,正合我意,此时正吃着侯老三精心配制的跌打损伤药丸。

就是那些掉在地上,侯老三最后也没有吃到嘴里的救命药丸。

界灵法师亲自尝试过的,他说侯老三走了邪魔歪道不可取,但他配制的铁打损伤药丸,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,对你身上的伤有好处。

果然,我连着吃了两颗之后,等了十几分钟,一口黑血从口中喷了出来,胸口不再发闷,整个人轻松了许多,也不需要薛彪背着,已经能够自行走路,的确很是神奇。

界灵法师见我如此,说:“身体还不错,我再给你一周的药丸,身上的伤应该差不多就好了。”

闻言,我心里一喜,脱口问道:“那我不用去寺院养伤了吧?”

“怎么?不愿在寺院陪我这个老头子?”界灵法师笑呵呵地问道。

我知道他这是跟我开玩笑,不过还是解释道:“哪里,主要是心理诊所有事,另外我准备抽些时间,帮薛彪找到家人。”

界灵法师点点头,叮嘱道:“在没有帮薛彪找到魂魄之前,他天生仙胎的身份,不要告知其他人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所谓君子无罪,怀璧其罪,即便丢了三魄,薛彪仍然是个宝矿,一旦泄密出去,不知道多少有心人会蜂拥而至,出手抢夺都有可能。

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,当然不会到处去说。

只是……我问道:“如果他的身份,被像你这种修为的高人看出来,想要据为已有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那就把他送到罗汉寺来。”

界灵法师虽然说得很平淡,但言语中的底气,还是让我放心不少。

嘿嘿,咱也是有靠山的人了!

界灵法师他们在收拾陶罐,作搬运前的处理,我也帮不上什么忙,于是打了声招呼出了溶洞。

见到周涛坐在树荫下,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,我奇怪地问道:“你这么悠闲,是万州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,还是那威哥已经被你的人抓到了?”

周涛爬起来,说:“人是永远抓不到了,因为那个威哥已经死了。”

死了!

我先是一惊,没想到我才进溶洞一个多小时,外面竟然发生这等变故。

不过我随即反应过来,周涛如此淡定,肯定是有了什么有用的线索,于是马上问道:“查到幕后黑手的线索了?”

周涛嘿嘿一笑,得意地说:“不仅仅是线索,而是已经知道那个幕后黑手的身份,你猜他是谁?”

“是谁?”我才没心思去猜测,更加不想配合他卖关子。

周涛脸sè怪异地笑了下,说:“这个人你也认识,江北的樊老大。”

是他!

我瞪大眼睛愣了好一会儿,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:“确认了吗?”

之所以这么问,是因为上次为了解决刘二的麻烦,我和周涛去找樊老大谈判,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挺不错的。

当时樊老大还一直念叨着等周涛的老爸周泊松,什么时候从澳洲回来,约几个老哥们一起聚会来着。

这样一个几十年的老朋友,竟然背后向周泊松动手,而且手段毒辣,实在令我不敢相信,莫不是有人布局挑拨他们两个大佬的关系,等双方发生冲突,两败俱伤之后,好从中牟利?

不过没等我把猜测说出来,周涛就很肯定地说:“错不了,就是他。”

“我的人到了万州,恰巧碰到威哥被杀,那个杀手当场就被我的人抓到。”

“而给杀手派任务的人,就是樊老大身边的得力干将,一个绝对不会背叛他的人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