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移魂换体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51章 移魂换体(1)

2019-05-29更新

知道界灵法师会带助手过来,但我万万没有想到,他竟然把罗汉寺三十六名负责涌经超度的僧人,全部都带了过来。

我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。

“老陆,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么?”周涛同样也是如此,偷偷在我耳边问道。

看来,我还是低估了那个驼背老头,咽了下口水,说:“希望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。”

周涛瞬间明白我的意思,感激地拍了拍薛彪的肩膀,然后与我一道上前去迎接界灵法师。

没有多余的寒暄,界灵法师直接伸出手来给我号脉,半响后说:“心肝脾肺肾全部受损,回去直接住寺院,我帮你抓药调理,半个月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界灵法师不但是得道高僧,在中医术上也非常有造诣。

闻言我点点头,同时松了一口气,肋骨隐隐传来疼痛,还以为是断了呢,好在没事,不用躺三个月了。

接下来薛彪背着我,带着界灵法师他们一行人进入溶洞中,而周涛因为要随时跟抓威哥的手下联系,所以带着手下在外面等候。

一边走,我一边详细将这里的情况告知界灵法师,毕竟电话中很多事没有说清楚,而且从梁姐身上得到不少线索。

界灵法师只是听,没有说话,就是我说出薛彪令人不可思议的大发神威,弄死驼背老人,仿佛在他眼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这让我十分费解,于是马上问道:“法师,薛彪身上有太多奇怪的东西,力气超出常人就不说了,凶魂竟然怕他,还有这驼背老头被他……”

我还没有说完,界灵法师就摆了摆手,说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其实那天你带刘二过罗汉寺来,我去见你,一是给你静心符,二是特意看看薛彪。”

啊?

我回忆一会儿之后,发现那天界灵法师的确好生看了薛彪一番。

只是……咦!不对,我马上反应过来,界灵法师话中的意思,那天他除了给我静心符,另一个目的就是特意见薛彪。

可是那天我去罗汉寺,并没有通知他,即便有僧人告知,他也只是知道我带了两个人过来。

也就是说,在见到薛彪之前,他不应该知道薛彪有什么过人之处才对。

但从他的言语中,似乎早就知道薛彪有过人之处,这才特意跑了一趟来看,不然平常人他哪用得着如此。

原来如此,那天我还挺奇怪的,以界灵法师一贯洒脱的作风,完全可以将静心符通过其他僧人转交给我的。

只是……我想到某种可能,眼睛马上瞪了起来,满是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难道他一进罗汉寺,你就看到了什么异象?”

界灵法师点了点头,说:“你带薛彪来的时候,我正在涌经,前面的佛音碗一敲就破成两瓣,我的本心马上也跟着乱了。”

我去!

佛音碗都破了,还乱了界灵法师的本心,可不是好事,这是双方相冲的节奏呀!

难道薛彪是魔道中人?

似乎看穿我的猜测,界灵法师干脆不走了,停下来,说:“你不要瞎想,如果薛彪真是什么邪魔歪道,我是不会让他离开罗汉寺的。”

不是就好,闻言我松了一口气,问道:“那他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界灵法师说:“薛彪之所以有那么多奇怪的特征,是因为他是天生仙胎。”

天生仙胎!

这个消息让我倍感震惊,半响说不出话来,只因为天生仙胎,百年难见。

要知道,所谓仙胎,并不是说其长大成人之后就能成为仙人,没有那么玄乎,而是最好的命数,加上最好的气运,以及最合适修炼道法的人。

所以在古代,但凡这种人一出现,都是各大世家想尽办法抢夺的极品资源。

因为这种人在乱世出现,妥妥的开朝皇帝,在盛世出现,也能平地卷起风波,做人上人。

当然,这得他长成有了气数才能平步青云,但往往这种人出身坎坷,前半生吃尽各种苦头,经历各种磨难,长成的机会不大。

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这种人的气运太好,就是老天都妒忌。

界灵法师不会乱打妄言,加上薛彪本身就是悲催的流浪汉,我对他天生仙胎的身份,没有半点怀疑。

《易经》中有一段话“一命,二运,三风水”,身边有一个极品气运的人,今后我的运气能差到哪里去?

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起来,我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,竟然随手捡了个极品。

不过迎着界灵法师似笑非笑的眼神,我顿时脸红了起来,双手合什,抱歉地说道:“法师,我动了贪念,让你失望了。”

界灵法师摆了摆手,笑呵呵地说:“短短时间你就能醒悟过来,已经很不错了,至少……比我强。”

啊?

我疑惑地看着界灵法师,只听他继续说道:“其实面对天生仙胎,我同样是动了贪念的。”

“那天你离开罗汉寺之后,我曾对薛彪开悟,想让他成为佛门弟子,修行佛法,从而发扬佛法,不过努力了好久,还是失败了。”

同样是贪念,我是为了利己,而界灵法师是为了佛门兴盛,境界立分高下。

这点儿道理我还是明白的。

不过既然醒悟过来,我没有再纠结这些,而是问道:“是什么原因导致失败的呢?”

界灵法师慈爱地拍了拍薛彪的肩膀,说:“人有三魂七魄,而他则天生少了三魄,分别是灵慧、精、英。”

“恰巧这三魄是开悟必要的条件,无论我如何做法事,依旧没能帮他找回来。”

难怪薛彪智力只相当于三五岁的小孩子,原来是缺了三魄,不过他在面临绝境的时候,大声地吼了出来,从而能简单说些话了,是不是代表着他的灵慧魄在恢复?

我满怀期待地询问界灵法师,只见他摇了摇头,说:“顶多只能算他在绝境中,被逼出了一些潜能而已。”

“我猜测他缺失的三魄,应该被压制在人世间的某个地方,只有遇到大机缘,才能够真正找回来。”

“无论是身处红尘,还是潜心修道,到那时,才是他虎跃龙腾,呼风唤雨,展露万丈光芒的时候……”

说实话,这番话我并没有激动,反而有些失望,是为薛彪失望,因为机缘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,何况是大机缘。

不过随即听界灵法师接下来说的一番话,我又精神起来。

他说:“其实他遇到你,也算是他的机缘,毕竟你从事的行当,有很大几率遇到魂魄相关的事情,说不定哪天这机缘就遇上了呢。”

也是,有些事情的确强求不来,就像福利彩票的五百万大奖,谁都希望自己中,但是没中也不影响我们的生活,大奖只是一个愿望而已。

而且薛彪跟着我之后,虽然谈不上什么大富大贵,但至少有吃有喝有地方睡,脸上的笑容也多了,比之前肯定是强了不少。

现在能简单说一些话,说不定我能帮他找到家人,那才是他温暖的港湾。

至于他天生仙胎的身份,顺其自然吧!

结束关于薛彪的谈话,我也调整好心态,直接带着界灵法师去到驼背老头身死的那个溶洞。

几个小时过去,驼背老头的尸体已经僵硬,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出现尸斑,我也没有问,因为界灵法师在仔细检查尸体,怕打扰他。

十几分钟之后,界灵法师起身点了点头,对我说:“没错了,可以确定,这个人就是侯老三了。”

我去,再怎么说也是yīn行大拿,不应该有个拉风的名字,什么鬼见愁,铁臂候之类的么?

不过看界灵法师面露微笑,我没有犯傻问这个问题,而是问道:“他很有名么?”

“嗯。”

界灵法师点点头,介绍道:“你年纪还小,不知道他也很正常,在三十年前,他可是名震整个yīn行……”

原来三十年前,渝北某个村子不断有人失踪,全都是青壮年,上面很重视,成立专案组彻查。

结果在离村十几里地的一个山洞中,发现这些失踪青壮年的尸体,尸体被按照特定的方位,摆成各种姿势,像是某种阵法,又像是某种仪式,总之非常诡异。

诡异的案件被层层上报,成立了级别更高的专案组,当时许多有名气的yīn行人,也参与进来,才发现山洞中的诡异,其实是有人在做移魂换体的邪术,而且没有成功。

所谓移魂换体,简单来说,就是将自己的魂魄转移到别人身上,从而控制别人的身体。

做这种邪术的人,无非就是自己的身体机能已经快不行了,通过占用别人的健康身体,他能继续活下去。

说实话挺邪门的,也非常残忍,当时参与查案的yīn行人,非常气愤,费尽千辛万苦,终于查到施法的人,就是茅山的逆徒侯老三。

侯老三因为行事毒辣,早就被驱逐出道门,不过此人除了不知道在哪里学到的邪术,还练就一身硬功夫。

虽然在众人地追捕中受了重伤,但依旧逃脱了,从此销声敛迹,再也没有他的消息。

很多人都推测他重伤未得到救治,有可能暴尸荒野,要不然也可能逃到国外去了,所以追捕的工作,也就停滞下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