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梁姐交代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50章 梁姐交代(1)

2019-05-29更新

在山城有一个对我非常好的朋友,我称他叫老何,一年多前他给我介绍了一单生意,帮一个许姓老板平事。

事情办好了,但最后的尾款有两万块钱没有收到,不是许老板没钱,而是他认为我做的事情不值得那么多钱。

说实话,许老板一点儿信用都没有,挺让人生气的,但我不想为难老何,尾款就不了了之。

三个月前,老何给我打来电话,告知我许老板死了,而且死得非常诡异,一百七八十斤的大汉,断气的时候体重不到四十斤,根本没有人样了。

老何是好人,即便许老板让他为难,他还在电话中感叹,说好好的一个人,竟然患上这种医院都查不出来的怪病,可惜了。

我稍微思索之后,明白过来,造成这种诡异的情况发生,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疾病,而是他的精气神,被活死人榨干,跟干尸没有什么区别。

而这活死人的出处我也非常清楚,因为我误入过那个地方,是万州一家叫梁姐的按摩店。

这件事情我记忆犹新,所以事隔一年多,我依旧能清楚的认出前面这个脸上满是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,就是那家按摩店的老板娘梁姐。

也许是记性好,梁姐同样认出了我,没有再跟周涛的手下争执,瞬间换了一副笑脸,笑呵呵地说:“呦,帅哥,还记得我不?我是梁姐,你跟老杨来过我的按摩店。”

我也笑了起来,并不是为了应付,而是发自内心的,因为柳暗花明又一村,线索自己找上门来了。

于是我笑呵呵地说:“啷个不记得嘛,我要素的,你给我上荤菜,太热情喽。”

“出来玩嘛,不得玩开心点吗?”

梁姐也不在意我的调侃,攀上我的关系后,作委屈状,说:“帅哥,你这些兄弟伙也太急sè了吧,想要找小妹,外面大把的。”

“实在不行到我按摩店去,大不了给你们打折嘛,没必要为难我这个几十岁的女人……”

旁边的周涛一脸怪异地看着我,我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懒得解释。

既然梁姐要在我面前装傻充楞,那我就陪她演下去,顺着她的话聊了起来,几分钟之后感觉差不多了,我便随意地问道:“你按摩店还开在那里吗?”

“在呀,现在生意很不错呢。”

梁姐眉飞sè舞地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来,姐给你挑最好的妹子,放心,在姐那里玩绝对安全,不用担心,保证让你高高兴兴来,开开心心回去。”

“生意不错呀,有没有整大点?”

“赚点钱就行了,扩大规模我也弄不来。”

“是活死人不好弄吧?”

“对呀……啊,什么活死人,我听不懂你讲什么。”梁姐猛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,赶紧矢口否认,只是见我的眼神尖锐起来,她的脸sè也变得煞白。

当初我在她那按摩店发现有活死人,就知道她背后有yīn行大拿撑腰。

只是那时我正在帮许老板平事,不愿惹事是非,活死人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没想到这事兜兜转转,又被我碰上,而且坏事变成了好事。

这也许就是天意吧!

所以从她出现在这诡异的山洞附近,我就猜到了很多东西。

之所以陪她演,一是想套她的话,二是探她的性格,看是不是硬气能扛事的主,不然即便逼供也是枉然。

结果显然不是,我也不用继续装了,说:“你的靠山是那个驼背老头吧?”

见梁姐低着头抿着嘴不说话,我冷冷地说道:“你跟那老头有什么勾当,赶紧老实交代,不要心存侥幸,因为没人会来救你。”

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那驼背老头已经死了。”

“不可能!”梁姐猛地抬头,盯着我说:“他不可能死,没有人是他的对手,没有人。”

看来她对驼背老头挺有信心的,不过也的确如此,如果不是薛彪,我们这帮人就埋骨此地了。

但现在情况发生了逆转,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上,于是我摊开手,笑容中带着自信地说:“我不需要向你证明,如果你是聪明人,见我们出现在这里,就应该知道我所言非虚。”

“不仅如此,我们还请了罗汉寺的高僧,他们今天就过来,目的非常明确,就是要彻底端掉这个窝点。”

“让你交待是给你机会,你可以选择继续闭嘴,但等我们查出什么,那我们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好跟你说话了。”

闻言,梁姐心中残留的一点儿侥幸被击碎,加上旁边王飞他们带着杀气的眼神,她吓得双腿直发抖,最后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。

她边哭边说:“呜呜……不怪我呀,我也是被逼的……”

甩锅,正常操作,早就料到她会如此,无所谓,毕竟我只想要线索,至于她将接受什么惩罚,不是我能决定的。

确定了梁姐的身份之后,周涛也不用遮遮掩掩了,直截了当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原来委托驼背老头对我们动手的人,是梁姐按摩店那一带,专门在麻将室给人放高利贷的一个大哥,别人都叫他威哥。

听梁姐的意思,威哥在她们那一带挺有名的,只是周涛和其手下的人都没有听说过,想来不是什么大角sè,至于是不是那个幕后黑手,有待进一步确认。

问清楚威哥的联系方式,和平时活动的地方,周涛立即打电话从山城调人去万州找威哥。

周涛倒是想亲自去万州抓人,甚至一刻也不愿在这里干等着,但现实的情况太复杂——几乎可以肯定,我们在镇上的一举一动,都处在对方的监视中。

甚至有可能村里也有对方的眼线,也就是说我们在明,对方在暗。

也只有这遮天蔽日的老林子里,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除了梁姐之外的可疑人物出现,算是躲在了暗处,情况暂时对我们是有利的。

不过这有利的局面也保持不了多久,等界灵法师一行人来到此地,相信对方也反应过来——驼背老头失手了。

对方是继续对我们下手,还是偃旗息鼓隐藏起来,不得而知,毕竟这跟下棋不同,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,以及行事的习惯。

所以说我们想占到先手,必须争取时间,抓到威哥这个关键人物。

不过这些周涛只能安排,不能亲自下阵,于是安排好事情之后,他与我的目光,再次回到梁姐身上来。

十几分钟之后,在我的询问之下,梁姐开始陆陆续续交待,一些令我们疑惑,且关心的问题,终于有了些眉目。

简单来说,驼背老头隐于山林与溶洞中,不与外人接触,而梁姐的身份有点儿像是他在红尘中的代言人。

梁姐这个代言人的主要任务,就是赚钱买各种珍贵药材,至于这些药材有什么用,她也不知道。

驼背老头给她提供的活死人,一方面用来赚钱,另一方面吸取了男人足够的元气之后,就被她送到这边来,然后带着新的活死人走,旧的活死人,就不会再出现了。

这些送回来的活死人去了哪里,她不知道,但是想到溶洞中那些森僧白骨,我大概能猜测到,同时气愤不已,天杀的驼背老头,这些都是一条条人命啊!

同时也明白,经常换被做成活死人的妹子,梁姐的按摩店生意不好才怪呢。

不过据梁姐说按摩店赚到的钱,根本不够那些日需增多的药材采购,跟三教九流关系熟络的她,也会帮驼背老头接单——用yīn行的手段害人。

这才是他们收入来源的大头。

我没询问她具体害了多少人,因为不需要我来操心,把她交给警察,即便她想隐瞒,也一查一个准,毕竟金钱上的来往,很好查的。

我有更加关心的问题,对梁姐问道:“你今天跑到这里来,到底是干什么?”

之所以问这个问题,是她交代,只有领活死人的时候,她才会过来,除此之外,有事他们都是约定好时间在山下固定的地方见面。

梁姐畏畏缩缩地看了周涛他们一眼,咽了下口水,说:“我交代,不过你们不要打我。”

“你只要老实交代,我肯定不会打你。”周涛有些奇怪,不过还是答应下来。

梁姐这才说道:“昨天在周家别墅里面出现了意外,没有解决里面的人,反而引来更多的周家打人过来,威哥发了很大的火,让我赶紧想办法处理。”

“老头说可以把所有麻烦都摆平,他设计了一个局,把你们引到山洞来,一起处理做成活死人,我过来是接人的。”

什么?

周涛瞪大眼睛问:“你那按摩店还有男模服务?”

“没有。”

梁姐摇了摇头,说:“男的活死人没有多大用处,我只会卖到煤矿上去干活,一个三万块钱。”

特么的,我就值三万!

周涛没有发飙,但心里挺郁闷的,而我却摇头不已,女的送按摩院,男的送煤矿,看来这个驼背老头,为了赚钱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,一点儿yīn行大拿的风度都没有。

不过正是因为如此,周涛的手下只是被打晕,而不是直接被杀死,也算不幸中的万幸。

而驼背老头对我和薛彪下死手的原因,梁姐并不知道,我自己猜测,可能与我是yīn行人有关吧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