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遇到熟人了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49章 遇到熟人了(1)

2019-05-20更新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从疼痛中醒过来。

只有人才知道疼痛,而鬼……所以我还活着,不用再询问是否还活着的傻缺问题。

睁开眼睛,朦胧之中,首先映入我眼中的是一个猪头,呃……是薛彪被打得跟猪头一般的脸,正焦急地看着我。

哈……哈哈……

他也没有死,真好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想要爬起来拍他的肩膀,只是刚一动,可能是牵动到身上的伤,五脏六腑都跟着翻腾起来。

嘶……真尼玛疼呀!

不过想起我晕之前的那一幕,顾不得疼痛,赶紧查看四周的情况。

周涛和王飞依旧躺在地上,不知死活,周富强缩卷在一旁,惊恐地看着薛彪。

而我旁边有一滩差不多凝固的血迹,想来应该是我和薛彪的,床、桌子、板凳,还有那装着凶魂的陶罐都还在,只是……

咦!我猛然回头,对着薛彪惊讶地问道:“那驼背老人呢?”

“走了。”

薛彪指着洞道的方向,嗡声嗡气地吐出两个字,让我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。

要知道,薛彪跟我一起快一个月时间,他嘴巴除了吃饭这个功能,从来没有发出过一个音,更加别说吐字了。

而之前我跟他交流,基本上是我在说,他比划,差不多能明白意思。

但此时他说出“走了”两个字,虽然不算清晰,但是已经足够说明他并不是哑巴,这可比驼背老人奇怪消失,还令我惊讶,于是赶紧问道:“你会说话?”

薛彪结结巴巴说了半天,才说出几句不太完整的话来,不过大概意思我明白了。

其实他从小是会说一些话的,只是他爷爷去世之后,没有人跟他交流,时间一长,加上他本身智力有些问题,说话的功能逐渐丧失。

今天的情况凶险万分,情急之下,薛彪说话的功能有所恢复,其实在我最后要晕厥的那一刻,听到的怒吼声,是来自于他。

在心里学上有一个叫“应激障碍”的名词,简单来说,比如某个人在遇到天灾、车祸等急剧严重的打击,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心理障碍,包括失声。

而薛彪的情况与这个有些类似,看着我就要被打死,刺激到他的神经,情急之下,声音突然就出现了。

当然,现在的薛彪还不能熟练交流,只能表达一些简单的意思,不过这是一个好兆头。

明白薛彪说话的原因之后,我又赶紧问起驼背老人的情况来。

薛彪回道:“他打你,我打他,他吐血,就走了。”

啊?

就这么简单?

而且之前我跟薛彪可是单方面被驼背老人暴揍的,连一点儿反抗之力都没。

不过此时薛彪却告诉我这个答案,实在是在匪夷所思,我愣了一下,问:“你把他打吐血了,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的?”

薛彪不好意思地绕了绕头,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得,看来薛彪今天身上发生的变化,并不单只有说话,还与别的。

只是他也说不清楚,我只有压下心中的疑惑,没有再多问,毕竟此时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。

在薛彪的搀扶之下,我检查了下周涛和王飞的情况,好在他们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晕过去而已。

我按了他们身上几个穴位,他俩缓缓睁开眼睛,周涛看到我的惨状,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,赶忙问:“你伤得严不严重?那个驼背老头呢?被你们打跑了?”

“暂时死不了,驼背老头的事情待会再聊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得赶紧撤。”我刚说完话,薛彪就直接把我背了起来,我本想拒绝,但他很是坚持,也就不再推辞。

沿着原路返回,我们来到大溶洞中,周涛的其他手下一个都不在这里。

这在我们预料之中,毕竟我们出事的时间,已经超过集合的时间点,他们也没有进来寻找我们,说明他们应该也是出现了意外。

“我不能就这么走,他们都是我的兄弟,我得进去找他们。”周涛也许是担心我急着走,于是红着眼睛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当然不能就这么走,这是十条生命,不管是死还是活,总要探个明白,我没有他想的那么冷血,不过还是提醒道:“抓紧时间。”

周涛点了点头,率先钻进旁边的一条融洞中,薛彪背着我走在后面。

沿着狭小的过道走了一会儿,前面看见灯光,才发现这边的环境跟刚才我们那边差不多,都是洞中洞。

“老家伙原来在这里!”前面的周涛喊了一声,然后快步往里面走去。

周涛见到驼背老人不但不害怕,反而还高兴,跟在后面的我还有些疑惑,等我到了现场才明白,驼背老人没有了之前的威风,此时躺在地上已经死得不能再死。

他的姿势有些奇怪,手向前抓着一个已经摔烂的小陶罐,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散落着的几颗黑褐sè,疑似药丸的东西。

我心里一动,想着他应该是被薛彪打受伤了,跑过来找药吃,结果药没吃上,人就死翘翘了。

出了人命,我并不害怕,只是感觉有些棘手,毕竟是第一次碰上,不知道如何处理。

而周涛完全不当回事,查看完同样躺在地上的五个手下,高兴地说道:“他们还活着,都是被打晕了。”

既然驼背老人已死,我也不再催促他们走了,反而勘察起这个诡异的地方。

十几分钟之后,周涛的所有手下都醒了过来,原来他们也都是被驼背老人袭击的。

至于驼背老人为什么只是打晕他们,而不是像对我那样下死手,就不得而知了。

不过可以肯定一点,这地方是驼背老人的老巢,他就居住在这里,那些起居用品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三个溶洞被他做了明显功能上的区分,一个存放凶魂,一个存放各种珍贵药材和制药的工具。

而最后一个溶洞则令人毛骨悚然,全都是森森白骨,至少有五十具,全都被整整齐齐沿着洞壁摆在一起。

不知道这些白骨的主人是被驼背老人杀害的,还是死后被他收集过来的。

总之,现场看起来很是yīn森恐怖。

另外,三个溶洞我们搜了一个遍,没有看见任何的文字记录,更加没有任何的现代联络工具。

这让周涛暗自庆幸的同时,也很是失望,说:“唉!我们差点儿丢了性命,竟然查不到一点儿有用地信息,线索就在这里就断了,实在太可惜了。”

我不太认同他的说法,于是摇了摇头,说:“别着急,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但能弄出这么一大摊子,总感觉他不简单,肯定不是无名之辈。”

“这样,我请界灵法师亲自走一趟,让他来确认,从这个人的身份下手,看能不能理出一些线索。”

“不过界灵法师的出场费可不低,最少二十万起步,你看?”

“钱没问题呀,你联系好我安排车接车送。”周涛眼睛一亮,大手一挥,高兴地说:“界灵法师他老人家可不是花钱就请得动的,即便托关系请动了,也得排队看他的时间。”

的确,其实轻易我也不会打扰界灵法师,毕竟这都是人情,但是这里有上百个装有凶魂的陶罐,不处理好很容易出乱子。

在山城这个地界,能处理这种事情的,我能想到的只有界灵法师。

溶洞里面没有信号,我们一行人走出洞外,我掏出电话给界灵法师打了过去,讲明这边的情况。

听完,电话那头的界灵法师一改往日的洒脱,声音变得严肃起来,说:“死不了就给我守住洞口,不让任何人进去,也不要动里面的东西,我马上带人过来。”

说完他就挂了电话,让我意识到,这事可能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。

见我表情变得凝重起来,周涛赶紧问:“怎么了?界灵法师没时间过来?”

“不,他不但自己来,还带着人手过来帮忙。”我心里想着事情,所以说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周涛是聪明人,很快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甚至想到更多,赶紧把周围的手下支开,才说道:“老弟,你跟彪哥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,这恩情我周某人都记在心里,报答的话我不多说……”

我听出了他的意思,原来是误会了我,怕我中途退缩了,于是没等他说完,就打断道:“别这么说,你出钱我平事,没什么恩不恩情的。”

“既然接了你的委托,我就想办法完成,至少,目前我还没有放弃的打算。”

“那你在担心什么?”周涛放下心来,好奇地问道。

担心?

肯定的。

说实话,我现在的脑子有些乱,连续两天时间经历生死凶险,如果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,把薛彪带在身边,我的命绝对没有了。

这样的惊险刺激,是我所有平事经历中没有遇到过的,说不后怕那是骗人的。

但真正令我最担心的,还是隐藏在幕后的黑手。

在我调查他的时候,他并没有赶紧抹去所有线索,把自己隐藏得更深,而是胆大妄为,不断设计陷阱让我跳下去,关键都差点儿成功了。

在这场没碰面的交锋中,我完全是处在下风,甚至可以说是被碾压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