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诡异的溶洞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七章 诡异的溶洞

2019-05-18更新

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其动机,除非是有精神障碍的病人,所以我和周涛都不预约而同地瞟向旁边的周富强。

只不过我思索周富强做此事的目的,而周涛想的是,他这是个人行为,还是周老三全家都有份。

甚至,是不是周涛老家所有的亲戚都参与其中。

这很重要,如果是老家亲戚齐动员,那就好玩了。

虽说周涛老家这边的亲戚,仅仅只能算是一个房族的,根本算不上实在亲戚,但毕竟是一脉相承,让外人知道,就成了天大的笑话。

别以为只是让周家名声受损,算不得大事,但要知道,对于混江湖的人,名声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往往比身家性命还重要。

特别是周泊松这种一方枭雄。

可想而知,此事周涛心中的怒气有多大,要不是我拦着,即便周富强被凶魂附身,也要得脱一层皮。

当然,能拦住脸sèyīn沉的周涛,并不是说我的面子有多大,而是我将刘二地猜测告知了他。

告知他我们现在真正该重视的,并不是手段拙劣的周富强,而是现在仍然没有调查到半点线索的布阵人。

而且现在的周富强已经不是他本人,神识已经被马德昌占据,即便被打也不知道疼痛,更加询问不出个所以然。

这得找界灵法师把马德昌这个怨灵送往该去的地方,等周富强恢复神识,答案自然水落石出。

恰巧这时周涛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强忍着怒气接通电话,嗯嗯应了几声就挂了,随即对我说道:“我的人在山上发现有人活动的痕迹,非常可疑,咱们得赶紧上山去查看。”

安排了两个人留守,其他人,包括薛彪也带着周富强往后山赶去。

山上的松树遮天蔽日,刚走进松林阵阵凉风袭来,初夏的我穿着短袖,还隐隐有些发凉。

爬到半山腰西北处,见到几个负责搜山的周涛手下凑在一起,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。

领头的汉子叫王飞,他见我们过来,马上指着地上一堆东西介绍道:“涛哥,这是老七发现的,藏在草丛里面,还被人刻意掩埋,要不是聚集了很多蚂蚁,大家还真注意不到。”

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,是一堆大小不一的骨头残渣,已经被蚂蚁弄得乱七八糟,看形状应该是蛇骨头,骨头上面还有明显血迹,四周没发现蛇皮这类的东西。

咋看之下,我还有些纳闷,随即脑子一闪,赶紧凑上前去,在蛇骨后面一点找了个位置往草丛一蹲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“怎么了?”周涛见我有些异样,马上凑过来问道。

我随手拿起一根枯枝,把我正前方的野草扒到一边,说:“这个位置,刚好看到你家整个别墅的情况,而处在别墅的人,却看不到这里。”

周涛看着山下的别墅,神sè严肃地说:“你的意思是,昨天你过别墅来,那个布阵的人就蹲在这里盯着你的一举一动?”

以蛇骨头的新鲜程度,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。

不仅如此,嗅到这里淡淡的酒味,陆鑫脑子里还想到一个画面,幽幽地说道:“这个人不但盯着我,还有闲心抓起路过的蛇,就着酒来生吃。”

蛇肉是美味,陆鑫并不避讳,但这特么是生吃,有几个人敢?

想到猩红的蛇血顺着那人嘴角流下来,连蛇头和蛇皮都吃个不剩,只吐骨头,说不定那人还一副享受的表情,陆鑫就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
特么的,这是个狠人呀!

周涛是聪明人,同样想到了,猛然站起来问:“这个人是不是布聚yīn招魂阵的人?”

“不确定,但这个人肯定是昨天放凶魂袭击我和刘二的人。”

我扔掉枯枝,站起来对他说:“这个人周围的村民都没有看见,那说明他来去的路只有在山上,你的人有没有会追踪的?”

“王飞就是,从小在山里长大,跟踪猎物一抓一个准。”有了新线索,周涛变得兴奋起来,示意手下王飞赶紧做事。

事实上经验丰富的王飞从那一堆蛇骨也看出了端倪,已经留意了,得到指令马上沿着杂草倒的方向搜寻。

一行人紧跟在他后面没有说话,怕打扰他的注意力,一会儿快速前进,一会儿停下来观察,兜兜转转了一个多小时,在一个被树藤遮挡的隐秘山洞前停了下来。

“涛哥,那人的踪迹在这里消失,你们在外面等一下,我带两个人进去探探情况。”

王飞交待了几句,佩戴上探照装备,就带着人走进只能容一人进出的山洞。

而我看着这洞口,心里总感觉这里怪怪的,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。

加上周涛带来的人,不是普通地痞混混,都很精壮干练,还有装备什么的带得都挺齐,所以就没有制止王飞他们,在外面耐心等着。

等了十几分钟,王飞钻了出来,介绍道:“涛哥,里面是个天然大溶洞,目测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,里面有很多小洞,不过能行人的只有三条,每条小洞口都有人行走的脚印,只是我们没往里面走,还不知道最里面是什么情况。”

周涛看了我一眼,说:“这鬼地方人迹罕见,应该没有什么闲得蛋疼的人过来,那脚印应该是那个人留下的,咱们进去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跟着他们鱼贯进入洞内,里面没有一丝亮光,十几个人头上的探照灯打开,竟然没有把整个溶洞照亮。

原来这溶洞不但有篮球场大,高度至少有五层楼这么高,要不是周涛带来的探照灯是大功率的,都看不到头上的穹顶。

穹顶上密密麻麻自然生成的石钟乳,像是倒挂的长矛,随时要掉下来一般,让我有些感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对于这种喀斯特地貌的溶洞,我还是比较熟悉的,因为老家那边很多,但这种规模的,不常见。

不过我们不是来旅游的,没有心情驻足太久欣赏,加上四周的小洞不断有冷风徐徐吹出来,让我忍不住打起冷颤。

而且我还发现一个问题,一般溶洞即便没有水滴,也很潮湿,但这边除了有些yīn冷,石壁上一点儿水迹都没有。

这挺令我奇怪的。

三个小洞只能容一人进入,周涛把人分出三组人分头搜索。

因为不知道到底能往里走多深,所以他约定好时间,一个小时之后,无论有没有发现,所有人都在这大洞聚合。

说实在的,虽然我们准备有探照灯,但并没有绳索,要知道溶洞可是羊肠九曲,并且崎岖不平,很容易让我们迷失方向,找不到回来的路。

不过周涛对自己带来的人信心十足,而且铁了心要在这里找到线索,于是我也没有跟他争辩,反正我跟着他就是。

他总不至于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吧。

周涛选择了一条稍微宽敞一点儿的路,主要是考虑到薛彪的块头大,其它两个洞,他真挤不进去。

我们这组还是由王飞带路,一开始大家都步履蹒跚,走得很慢,不过走了不到十分钟,洞身变得宽阔起来,甚至还看到了亮光。

那不是自然光,也不是我们用的灯光,而是……火光。

里面有人?

情况不明,前面带路的王飞赶紧停下脚步,关上头上的探照灯,从腰间抽出匕首。后面的我们也赶紧照葫芦画瓢关上探照灯,屏住呼吸,尽量不发出声来。

场面瞬间变得凝重起来,不过很快王飞做了个跟上来的手势,然后缓缓朝前走去,没多久,他回头过来说:“没人。”

原来前方是一个小溶洞,不到一百平方的模样,那火光是挂在洞壁上的油灯,一共九盏,照得灯火通明,一目了然。

小溶洞呈椭圆形,四周搭着木架子,上面杂乱无章地放着上百个大小不一的陶罐,而正中间有一个很是简陋的四方桌,上面有茶杯,旁边还有一张椅子。

最诡异的是,这里竟然还有一张木床,周涛提起床上的被子,瞪大眼睛说道:“玛德,这是那人的老巢了吧!”

我也跟着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没有理会他,而是拉着周富强来到这些陶罐前,发着颤音问:“这里面不会全都是被禁锢的怨灵吧?”

附在周富强身上的马昌德似乎很怕那些陶罐,挣扎着往后,拼命地点着头。

我去!

“不好,赶紧撤。”我头皮直发麻,大叫一声,拉着周涛就想要走。

只是我还是晚了,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,从我们刚才来的洞道传过来:“既然来了,就不要走了。”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