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广撒网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五章 广撒网

2019-05-16更新

根据凶魂马昌德交代,他们是被人禁锢在一个陶罐中的,我期望在别墅中能够找到这个陶罐,通过陶罐的线索,找出在别墅布阵的人。

这个布阵的人,才是整个案件的关键人物,找到他,离查到幕后黑手也就不远了。

周涛换了一身行头,脸上化了妆,看起来很不起眼,混迹在十几个膀大腰圆的手下中,即便是有心人也很难察觉。

我们一行人开了五辆车,清一sè的丰田霸道,浩浩荡荡开往别墅去,很是显眼,频频引起路人侧目。

用周涛的话说,既然隐瞒不了,那就干脆不顾所谓的面子,把事情抬到明面上来,做出全面迎战的姿态。

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敌人是谁,但唯有如此,才能让自以为隐藏很好的对手紧张,最好能露出马脚来。

带着这么多社会人去平事,我还是第一次,那种感觉,说实话,挺拉风的。

不但是我,坐在我后排看着周富强的薛彪,脸上也满是兴奋。

出于职业习惯,我总是喜欢假设,最先想到的是对于孤身一人流浪惯的薛彪来说,这么多人一起出行的情境,也许是唤醒了他小时候的记忆?

某次在学校的集体郊游经历吗?

不过随即我摇了摇头,推翻了自己的设想,因为薛彪连很简单的字都不认识,应该没有上过学。

但他又与很多傻儿不一样,身上有许多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神奇——身体皮实,天生神力,眼睛能够让焦躁的人平静下来,还有凶魂竟然害怕他。

这些奇怪的现象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,让我更加的对他的身世好奇,暗自下决心,等忙完周涛地委托,一定抽时间多花些心思寻找到他的家人,也许能揭开他身上那层神秘的面纱。

我的思绪跳跃得很快,而旁边开着车的周涛,见我陷入深思之后又摇头,便问:“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薛彪的神奇没什么好隐瞒的,但我觉得跟周涛说不上,因为他也不懂这些。

于是我随意地说道:“在小的时候,我很多同学超喜欢看古惑仔的电影,小小年纪就叼着烟装古惑仔,而我却嗤之以鼻,甚至有些厌恶。”

“没想到今天带着这么多人去办事,我竟然有拉风的感觉,你说是不是很奇怪?”

周涛愣了一下,随即无奈地笑了起来,指着我说道:“我爸就是靠拳脚打拼出这份家业的,你这么直白地当着我面说讨厌,真的好么?”

我双手一摊,说:“都说了这是小时候的想法了,你没有这么小气吧?”

周涛有些哭笑不得,顿了一下,似乎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这就是你们心理医生调节压力的办法?”

“不是,我只是心里有些感慨而已。”

我没有承认,其实昨天跟周涛聊了很久,知道因为别墅闹凶魂的事情,他身上的压力还挺大的。

简单来说,他家的一些生意,主要集中在房地产、商住物业、物流运输、以及众多小额贷款公司。

这些生意的规模在山城不算是最大,但是名头很响,本地人都知道它们的大老板是周泊松,响当当的袍哥,一方大佬。

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况且这样的名声并不是好事,但周泊松位置已经架在那里,就是想低调也枉然。

这只是来自上面的风险,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竞争对手,表面上和和气气,其实恨不得周泊松早死。

不过碍于他的实力,没几个敢冒头的,但发生了别墅闹凶魂的事情,虽然周家一直压制,不让消息扩散,但天下哪里有真正的秘密。

所以别墅的事情一天没有解决,暗流涌动之下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这个时候周泊松又携家人去了国外,家中唯一男丁周涛,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说实话,这个时候我卷入到这件事情中来,并不是明智的选择,但是没办法,谁让我选择帮刘二呢。

我跟周涛已经算是一根藤上的蚂蚱,只能同舟共济了,他的状态对于我来说,还是蛮重要的。

闲聊了几句,周涛感慨道:“知道吗?小时候我的梦想,是找到几个志同道合的兄弟拜师学艺,不说学到什么绝世武功,但肯定要有拿得出手的武义,然后一起过着仗剑走天涯的生活。”

武侠小说看多了,自然有侠客的梦想,我读初中的时候,很多同学都有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但以周涛从小的家庭环境,不是应该立志做大佬,就像是今天这样,身后跟着一大帮小弟么?

我有些奇怪地看着他,可是他没有解释,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当然,现在是法治社会,行侠仗义是不可能的了,一不小心就落得一身骚。”

“所以出现了很多自驾游团体,去往高原、丛林、沙漠,甚至无人区,通过征服大自然的过程,来体验这种感觉。”

“我也组织了这样一个车队,如果你愿意,下次进藏一起去玩一下……”

从古惑仔,聊到自驾游,聊到酒吧文化,再然后聊到关于yīn行的事情,闲聊的过程中,也是我与他相互了解的过程,不知不觉就到了别墅。

看着摇摇欲坠的大门,周涛指着薛彪朝我问道:“他干的?”

见我点头,周涛伸出大拇指,夸赞了句牛叉,随后问道:“其它的凶魂还在吗?”

我没有yīn阳眼,没有一眼就瞧见鬼魂的本事,也懒得盘道,直接询问附在周富贵身上的凶魂马昌德。

马昌德的回答是别墅中没有凶魂,不但如此,就连我想找的法器陶罐,翻遍了所有角落,也不见踪影。

我知道自己还是慢了一步,布阵的人昨天应该是再次进了别墅。

这家伙胆子挺大的。

不过对此我其实是有心里准备的,也没有太过失望,让周涛的人分出三组,一组去调别墅的监控录像,二组走访周围的农户,这些农户大都是与周家无关的姓氏,大部分是留守老人和小孩,周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老家的亲戚早就搬离这边,去县城和镇上居住。

走访这些农户的目的,是想打听到近期有什么可疑的人来村里,毕竟农村地方小,有生人进出,还是一目了然的。

当然,对周家下手,肯定不敢这么明显,所以我抱的希望不大,最后一组才是此行的重点,人也最多,一共九个,往别墅的后山搜索,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和线索。

我则和周涛一起坐在一楼客厅,等待其它几路在镇上打听消息的人汇报——除了别墅这边,我也让周涛的人去打听马昌德生前煤矿老板的情况。

另外,还有人在镇上和县里打听从事yīn行的人,也许布阵的人就在他们中间。

总之,我是撒下很多网出去,就看哪张网能捞到鱼了。

结果消息还没有反馈回来,坐在客厅无聊的我,无意之间发现地板砖似乎有些不正常,我拍了拍周涛的肩膀,示意他仔细瞧。

“咦,怎么会有sè差。”周涛嘟囔了一句,随后脸sè一变,骂道:“玛德,这几块瓷砖不是同一时间铺装的。”

出现sè差的几块瓷砖位于靠墙的地方,因为在寻找陶罐法器的时候,客厅的沙发搬离了原有的位置,要不然我还真发现不了。

我自己装修过心里诊所,知道同一品牌,同一型号,如果不是同一批次,且生产的时间相隔较长,就有可能出现sè差,但是周家装修可不是差钱的主,瓷砖都是一次性购买的,不存在这个问题。

那只有一个可能,这有sè差的瓷砖,不是同一时间购买的,也就是说铺装的时间也不同,所以才会出现这个情况。

周涛也是这方面的行家,被我提醒之后,马上就发现问题所在。

这很不正常,如果单纯的是铺装在地砖下面的地暖出现问题,也不可能只换那几块,因为还是那句话,周家不差钱。

在这个时候,一点儿不正常的情况,都有可能隐藏着秘密,周涛一声令下,砸开它。

他手下的人从车库的工具房拿来26镑锤和钢钎开始干活,一时间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响起,碎屑四射,不过毕竟没有专业的风炮机敲开水泥地,速度快不起来,我看着周涛脸上越来越yīn沉,示意跃跃欲试的薛彪去接手。

这一刻,薛彪的神力得到完美体现,他毫不费劲,不知疲倦地抡锤,旁边的人帮着清理废石,十几分钟之后,我们终于见到了里面埋藏的东西。

刚开始露出一角,我还挺兴奋的,以为是禁锢马昌德他们的那种陶罐,结果清理完四周的填土,才发现是一个我们市面上常见的泡菜坛子,非常普通,只是用蜡密封起来而已。

但为了安全起见,我亲自上阵,把坛子搬到外面,爆嗮在阳光之下,另外让薛彪站在我旁边,然后点上干稻草烧密封的蜡。

几分钟之后蜡融化,其他人远远站在一边,紧张地看着我,而我却隐隐闻到一股恶臭,心中一凛,难道里面有什么腐烂的尸体。

但这味道又跟尸臭味不一样,我屏住呼吸,解开盖子,恶臭味直冲我鼻腔,甚至辣眼睛。

特么的,全都是屎呀……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