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谁出卖了我们?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三章 谁出卖了我们?

2019-05-14更新

留在人世间的鬼魂有很多种,不过从我帮人平事的职业出发,简单归类为三种,一种是不与人接触,游荡在人迹罕见的地方,因为找不到该去的路,四处飘荡,姑且叫孤魂野鬼吧。

这类鬼魂,即便是见到人类,主动攻击的情况不多,大多数发生的案例表明,其实是在逗人玩,可能是它们实在无聊吧,毕竟遇到人类的机会并不多,在野外发生的鬼打墙,就是它们的杰作。

另外一种是本身没有恶意,但因为它们的存在,与其接触的人受到了伤害,这种我称之为yīn灵,或者叫鬼魂。

通常来说这类鬼魂,大多数是老人去世之后,心有执念,不放心或者舍不得离开亲人,机缘巧合之下没有进入轮回,就留了下来,因为自身磁场的关系,时间一久反而对亲人的健康有害。

当它们明白过来自己的存在对家人是一种伤害之后,有些会黯然离开,有条件的会选择栖息在已经没有亲人居住的老宅子中,守护着那份独有的回忆。

所以那种看起来破败不堪,yīn森恐怖的老房子,行外人就不要轻易进去,很有可能里面就有这类鬼魂存在。

那是它的家,存在这个世间最后的念想,外人不要因为好奇而去打扰,更加不要学某些无良网红去直播猎奇,别看它们没有恶意,但惹怒它们可没有好果子吃,毕竟兔子急了也咬人。

最后一种是主动害人,被我称之为凶魂,也叫怨灵,它们的怨气需要找人发泄,而通常被发泄的人,是它们生前的仇人。

当然,也有例外,就像今天我们遇到的这些,它们生前肯定与我们没有交集,而且该有的规矩我是做足了的,但依旧攻击我们,这样的凶魂对社会的危害很大,铁定是要清理掉的。

清理的方法无非就那么几种,狠一点的会直接打得它们魂飞魄散,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,但这种方法有违天和,我从来没有找这方面的yīn行人做过,在平事时遇到凶魂,一般是请界灵法师超度。

毕竟它们成为凶魂,也是事出有因,生前也许是经历过什么不平事,死后的怨气才久久不能消散。

当然也有生前作恶太多,本身就是个恶人,死后成为凶魂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但通常这类凶魂是地府重点照顾的对象,你想呀,他一死黑白无常就出现在身边缉拿,想成为凶魂留在这个世间的机会渺茫。

其实今天出师不利,差点丢了性命,肯定是我不愿意经历的,但是也不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,抓到的这个凶魂,就是我追查幕后黑手的突破口。

上次吓死周涛堂哥的凶魂,早就不在别墅中,他家请来的风水大师只是取出了那些招魂引鬼的凶器,这也是他们调查没有取得有用线索的重要原因。

所以说凶魂并非一味的凶狠,也非常狡猾,犯案之后也知道躲避。

之前帮人平事,我没有多少把握让凶魂对我说实话,需要花大量时间去验证。

但今天不一样,我有了底气,底气的来源就是身边的薛彪。

别看凶魂发起狠来不顾一切,但那是没遇到害怕的对象,遇到强者它们会变成乖乖虎,敲开它们的嘴巴不算难事。

虽然薛彪怎么看都不像是强者,但今天他的表情令我刮目相看,差点要了我们性命的凶魂,在他面前却变得瑟瑟发抖,对于我地询问,凶魂没有一点儿吞吞吐吐,全盘托出。

附在周富强身上的怨灵,不会说普通话,操着一口的外省腔,好在滇蜀黔一家人,三个省的方言虽然有明显区别,但仔细听还是能够听明白。

据他所说,他叫马昌德,死前三十五岁,来自滇省下面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乡下。

家里三个小孩,负担太重,在老家找不到什么钱,于是他就与几个老乡相约一起来到九龙池乡打工。

这边产煤,大大小小的煤矿几十家,不过正规大煤矿要求多,没文化的他们就进了一家私人小煤矿打工,主要工作是下井采煤。

在一年多前的某一天,与往常一样,他在井下采煤,由于出现渗水,发生了严重的坍塌事故,好在坍塌的地方离作业面有一段距离,与他一道的其他八个工人虽然不同程度受了些伤,但性命算是保住了。

通常来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可迎接周富强他们的厄运才刚刚开始。

被堵在深井中,马昌德他们等待着救援,可是时间一天两天过去,通道中没有一点儿动静,他们下井时携带的粮食和饮水早就消耗一空,只能靠自己的尿液补充水分。

三天时间过去,携带的矿灯没电暗了下来,他们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五天时间过去,他们中有人承受不了无尽等待的煎熬,变得焦躁不安起来,鬼哭狼嚎喊救命,发泄着难以面对死亡的恐惧。

这种掺杂着失望、恐惧、焦虑的复杂情绪在深井中蔓延,每个人都变得情绪激愤,他们之前在深井中作业形成比亲兄弟还亲的情谊,在恶劣的绝境中,情谊瞬间瓦解,互相谩骂斗殴在他们中间出现。

七天之后因为受伤没有得到救治,他们中身体机能最差的工人,不可避免的死亡,到这个时候,没有受伤,身体状况保持最好的马昌德,才不得不相信一个事实——他的老板根本就没有找人援救他们的意思,不然这么长的时间,通道中也没有传来丝毫挖掘的动静。

人在绝境中会迸发出令人敬佩的潜力,但也有可能迸发出令人胆寒的兽性,马昌德就是如此,他与其他三个老乡做了一个决定——吃人。

这个时候,他们只有寄希望于有人发现老板隐瞒矿难不报的事实,反应到上面去,有人能够过来救援。

但前提是他们得尽可能更久的活着,唯有吃人,才能保存他们的身体机能,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。

深井中变成了人间地狱,残忍的修罗场,可即便是这样,马昌德的希望还是落空了,依旧没有人来救他们,直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,他脑子中只有一个想法,准确的说是执念,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他们的老板。

就这样,马昌德和他的三个一同吃人的老乡变成了凶魂,找老板报仇是他们唯一的想法。

可是他们生前只是苦哈哈,连老板的面都没有见过,只认识管事的人,但是小煤矿在他们出事之后就关闭了,一个人影都见不到,管事的人住在什么地方他们也不清楚。

他们只能白天躲起来,晚上漫无目的地寻找,结果人没有被找到,他们就被yīn行的人禁锢起来,怎么到的周家别墅也是莫名其妙。

听到这里,我感觉得很是奇怪,问:“谁把你禁锢起来你们都不知道?”

周富强,哦不,应该叫马昌德,他摇了摇头,说:“那天我们跟往常一样,白天回到煤矿没人住的工棚中准备躲讨厌的阳光,结果刚走进工棚,就被收进一个陶罐中,外面的世界我们都不知道了。”

我去,一个照面都没有对上,就把他们几个凶魂收了禁锢起来,这陶罐绝对是法器,我要有这样的法器该多爽,哪至于有今天的惊险刺激。

不过能拥有这种法器的人可不简单,我的脸sè变得凝重起来,因为我几乎可以肯定,禁锢他们的人,就是我需要揪出来,在别墅布聚yīn招魂煞局的凶手。

不过我有两点想不明白,周家请的那个风水大师已经彻查了整个别墅,他们又是什么时间被人送到别墅的。

但他都说了,被禁锢在陶罐中,什么都不知道,于是我问出另一个疑惑,你们是什么时候被人解除禁锢的?

“就是见到你的那一刻。”马昌德回道。

“什么?”我心里很是吃惊。

马昌德解释道:“禁锢一解除,我们恢复自由,就看见你已经摆好祭台,以为你是禁锢我们的人,没多想就立刻动手了。”

“不过这真不怪我们,你要知道我们被禁锢,等于是阻止我们寻找仇人,不让我们发泄心中的怨气,动手杀你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没想到误会了……”

我没有心情听他解释,心里早就翻起了惊涛骇浪。

因为从他的回答中,我不难判断,我们进入九龙池乡的一举一动,早已经被对方监视着。

是谁出卖了我们?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