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你是谁?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二章 你是谁?

2019-05-13更新

我万万想不到之前还是吓得要尿的周富强,竟然变得如此凶狠起来,对于他刺过来的那一刀,自然没有多少防范。

眼看着他手中的匕首就要刺向我心脏,来不及多想,赶紧往一边躲闪,只是仍然慢了一步,匕首划开我的右臂,鲜血顿时就涌了出来,剧烈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喊了起来。

周富强面露凶相,手中的匕首再次刺向我的腹部,我大惊失sè,这是要我命的节奏。

旁边的刘二看我受伤,顾不得危险,使出浑身力气一脚踹向他,结果像是踢到铁板一般,疼得喊叫怒骂起来,而周富强却纹丝未动,甚至正眼都不瞧他一下。

想不到个头不高的周富强,竟然这么强悍,不过此时的我倒没有多少惊慌,赶紧喊刘二躲到一边,别逞能了,自己则冲到饭厅,抄起椅子,朝追上来的周富强头使尽全力砸去。

从昨天晚上地接待,我就看出周富强有问题,但万万没有想到,他拉拢我们,真实的目的却是想要老子的命。

这我可不答应,下手当然没有留余地,现在不是他死就是我亡。

老子就不相信了,你特么的就是再强悍,这将近一百斤的硬木黄花梨椅子,挨上一下不死也要你脱成皮。

本以为周富强会躲避,我都做好了连击几次的心里准备,没想到他却不管不顾,径直迎了上来,砰的一声闷响,椅子没有砸到他头上,被他用手挡了一下,不过砸得瓷实,我想够他喝一壶了。

只是,接下来的一幕,令我目瞪口呆,周富强硬生生挨了一椅子,竟然只是打了一个踉跄,匕首掉在地上,他顿了一下之后,很快就恢复,屁事没有,脸上甚至还带着对我浓浓地讽刺表情。

接着他跳起来狠狠把我撞倒在地,并迅速压在我身上,单手掐住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按着我。

我一米八的个头,身体谈不上壮硕,不过都是肌肉,常在健身房锻炼,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结果被小我两个号的周富强压着,就像是被一座小山压住,竟然半点动弹不得。

为什么他要杀我?

为什么他如此强悍?

为什么周涛让他来接待我?

我脑子有太多太多疑问,可是喉咙被掐,一句话都问不出来,而且呼吸受阻,窒息感随即传来,我脸被弊的通红,心里十分着急,可却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,只有向旁边的刘二望去。

刘二没有令我失望,不知道何时他把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,面露凶sè,咬着牙朝周富贵的后背刺去。

然而……

“老弟,这……这煞笔被凶魂附体了。”刘二被周富贵起身狠狠踹了一脚,摔倒在地,挣扎半天爬不起来,带着哭腔深深的不甘喊道。

在刘二被踹的空档,我得以缓了一口去,但仅仅一口气而已,我的脖子再次被周富强用手臂钳制,这次的力道更大,我有种脖子随时要被他扭断的感觉。

原来是被凶魂附体,难怪周富强力气这么大,早知道坚决不让他进别墅,也不至于被凶魂钻了空子。

可后悔已经来不及,现在的情况是我做yīn行以来,面临最危险的状况,即便是被刘斌活埋,我也留了后手,而今天,没有人会来救我们。

随着体内的氧气被消耗地越来越少,我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,在这个焦急万分的时候,我不知道怎么的,脑子里面突然出现父母的身影。

这一刻我有些心酸,想到我如果就这么死了,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老妈,能否承受这噩耗的打击,而老爸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,即便是再坚强乐观的他,想来心里也会不好受吧。

不,我不甘心,绝对不能现在死,还有父母等着我赡养,还有刘二,他不甘无助地哭喊声,令我浑浑噩噩的脑子变得格外清晰起来。

滔天的求生欲,让我迸发出惊人的力量,喉咙发出撕裂般的怒吼,不停挣扎想要摆脱周富强……不,应该说是附在他身上凶魂地钳制。

但,我拼尽全力的努力没有起到半点作用,面对绝对的实力碾压,即便是我迸发出超常潜能,也是徒然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我惨笑起来,瞧了一眼此时哭得像是小孩子一般的刘二,正爬在地上一寸一寸往我这边移。

他是想帮我,可我知道没用,在心生感动之余,也异常难受。

我还是害了他,相信那凶魂杀了我之后,下一个动手的对象就是他,他也将与我一道离开这个世界,在路上也许不会寂寞吧。

就当我即将面临死亡,双脚已经不受控胡乱蹬腿的时候,猛然传来一声巨响,别墅的两扇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撞破,一个高大的身影,像天神下凡一般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竟然是薛彪,他不再憨笑,不再呆萌,不再乐呵呵。

此时的他脸上满是愤怒,双手抓住“周富强”的肩膀一提,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仔一般,随手就扔到墙角。

砰的一声,“周富强”狠狠摔在地上,随即曲卷着身体,躲在墙角瑟瑟发抖,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,似乎非常害怕薛彪。

而我得到喘息的机会,拼命呼吸着空气,但肺叶竟然不适应了,那种畅快感还没有来得及体会,就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非常难受,咳得眼泪都留下来,但我脸上全是笑意,因为我还活着……真特么好。

“哈哈,没……没想到呀老弟,咱们的命竟然被你捡来的傻儿救了。”

很是高兴的刘二擦了一把哭得满是鼻涕的脸,随即摇了摇头,说:“不,不能叫他傻儿了,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得叫……彪哥,对,以后我就叫你彪哥了哈。”

他口中的彪哥,现在全没有刚才的愤怒,蹲在地上满脸关切地看着我,指着我被血染红的手臂,想要帮忙又不知如何下手。

看着薛彪手足无措的样子,我心里很是温暖,示意他不要紧张,说:“没事,你帮我看着那个家伙,别让他跑了。”

刚才情况太紧急,命都要丢了,也没来得及查看手臂上受伤的情况,仔细检查以后,我松了一口气。

虽然伤口有点儿深,但没有伤到大动脉,问题不大,我找了块红布简单包扎好,不让血再流出来。

麻烦的是刘二,别看他没有外伤,但刚才“周富强”踹的那一脚够狠,此时不过是强笑着,额头上已经冒出豆大的汗水。

我猜测他应该是伤到了脾脏,必须得赶紧送去医院,不然有生命危险。

但在送刘二去医院之前,我得做件事,嘴巴上念着咒语,快速掏出一根红绳,绑在已经破损的别墅大门手把上。

刚才刘二在三楼卧室被凶魂发出的恐怖幻像迷惑,从而发出惨叫声,还有楼下的周富强被凶魂附身,说明这里,不止一个凶魂,具体多少我现在也无从判定。

所以我要用红绳把这里封起来,不让凶魂外出害人,当然,能否起到作用我其实心里没有底,还是那句话,这么凶狠且主动攻击人的yīn灵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不过我依然还是要做,算是求个心安吧。

接下来,我再掏出两根红绳,方别捆在周富贵的手和脚上,刚才他要杀我,但那是被凶魂控制,这点我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,我没必要记恨他,反而还得带他去找界灵法师驱凶魂。

好在有薛彪看着,周富贵没有反抗,我很顺利地做完捆绑。

做完这一切,我开着车带他们离开别墅,往镇上驶去,路上我给周涛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这边发生的事情,并且说需要请界灵法师出面驱鬼,得到他同意之后,我才与界灵法师沟通。

一个多小时之后,我们来到镇医院,刘二很快被确诊是脾脏破裂,被推进了手术室,而我则到急诊科,缝了十七针。

缝好针,打了破伤风,让医院安排了一个单独的病房,我没有时间探究薛彪今天惊人的表现——凶魂竟然怕他。

这得找高人来看,反正对于我来说是好事,我不着急,但这凶魂的来路,我需要马上问清楚。

毕竟出师不利,我在周涛的心目中,能力肯定是打了一个问号的,不弄点拿得出手的东西,说不过去。

把病房的所有窗帘全部关上,让薛彪把“周富强”拉到我床头,我念了几句咒语,把他逼出来,然后问道:“你是谁,为什么出现在别墅里?”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