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束绳师》第三十九章 出发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《束绳师》第三十九章 出发

2019-05-12更新

我当然希望周涛帮忙解决刘二的事情,可想不到他竟然如此干脆,没有询问我的意思,就直接约了对方的大佬出来谈判。

事情已经超出我能掌控的程度,心里自然没底,这种感觉很不好。

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没有制止的道理,于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,即便上了他拉风的法拉利跑车,也没有心情体会屁股下坐着几百万的感觉。

好在没有我意想中剑拔弩张的场景,甚至都没有见到刘二的竞争对手——也许是咖位不够吧,总之,整个过程很和谐。

见面的地点是江北观音桥的一家私房菜馆,听周涛说是樊老大平时招待朋友的地方,不对外开放。

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社会大哥应该是看起来非常霸气,瞪一眼小孩都要被吓哭那种,可我眼前的樊老大,应该会颠覆很多人地认知。

中等身高,微微有些发福,五十多岁的年纪,面白无须,穿着一身唐装,手中盘着佛珠,一眼看去,感觉是某个讲究养生的富家翁,哪像是一方大佬。

的确养生,我们三人在私房菜馆的包厢里并没喝酒,而是品茶聊天,主要是他们寒暄,我当听众。

樊老大指着周涛笑呵呵地说:“你小子,没事就不知道来看我,怎么,是嫌我这里没有好酒好菜招待你吗?”

周涛笑着回道:“哪里这么说呦樊叔,我是开酒吧的,喝酒早就喝怕了喽,主要还是太忙。”

“不过樊叔你教训得是,再忙也得来看樊叔你,听听你地教诲,够我受用终身呀。”

“对喽,我和你爸混社会的时候,还没有你呢。”樊老大似乎很受用周涛送上来的马屁,开始回忆起自己的峥嵘岁月。

在旁边的我些发傻,这哪是黑社会谈判呀,这分明是陪一个老头唠嗑。

说着说着,樊老大突然问道:“你老爸怎么回事,约他好几次都说不在国内,难道你们家也准备移民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周涛解释道:“我小妹不要去澳洲留学么,他跟我妈要得帮小妹打前站,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,这些都不是一两天能办的……”

他们就这样寒暄着,直到喝了五泡茶,樊老大才进入主题,说:“虽然我下面的人接了这笔生意,但小涛你出面了,这事可以谈,不过规矩还要得遵守,小涛你要理解哈。”

“明白,樊叔你说。”周涛点头回道。

樊老大伸出两个指头,终于露出一方老大的霸气,说:“很简单,就两点,从今往后,刘二这个人不能在山城这个地界开店,继续做之前的生意。”

“另外,这件事情到此结束,事后双方都不要再弄什么幺蛾子,不然就是不给我樊某人的面子。”

在来的路上,周涛就跟我分析了对方大概要提出来的条件,以及能接受的范围。

毕竟樊老大已经收了别人的钱就得办事,即便是周涛出面,也没有退钱的道理。

这就是他口中的规矩。

所以樊老大提出的这两个条件,我其实是有心里准备的,谈不上苛刻。

而且刘二之前慌忙逃跑,没来得及拿的包也还了回来,算是得到一个不错的结果,于是我没有犹豫,很快就答应下来,并且敬了一杯茶,表示感谢。

出了私房菜馆,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刘二的事情结束,剩下就是我的事情了。

虽然没有什么把握,但周涛今天很是帮忙,我也不能太让人家失望,这脸挂不住。

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但多一些准备工作,成功率也许会大一些,所以我们再次回到夜店的办公室,我与他进行了一次详谈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先去魏姨家给小欣做了心理辅导,解释了下过几天有事不能过来,让魏姨多带小欣进行户外活动。

下午接诊了一位昨天就预约好的客户,忙乎到下午三点钟,整理完手头上的工作,再把界灵法师给我的“静心符”寄回家,才开着周涛给我提供的丰田霸道越野车往罗汉寺驶去。

顶着黑眼袋的刘二昨晚明显没有睡好,在斋房中坐立不安,见到我过来赶紧问事情办得怎么样啦?

本来昨天晚上我就可以通知他的,但没有,故意晾了他一天,如果不是薛彪也在这里,我也许会等办完周涛地委托才过来找他。

之所以如此,一是这家伙不太老实,跟我还藏着小心思,这让我心里有气。

二是他这人尽整出丢人的事来,不好好让他担惊受怕几天,吃点儿苦头,就不会涨记性。

我用昨天周涛的话,故意板着脸训了他一顿,没想到刘二反而感到冤屈,苦着脸说道:“我拜了码头的,这点儿江湖规矩我还能不懂么?”

“我甚至托人想加入他们内部的风水协会,可他们看不上,懒得理睬我。”

“所以心里一直憋着气呢,后来生意有了起sè,也就没有跟他们来往了。”

他们各自说的都不一样,不过我没有心情去探究,反而心里一动,问你就没报你师父的名号吗?

刘二脸sè讪讪地解释道:“跟师父也没学几年,都没有出师,刚来这个地方,不知深浅,怕丢了师父他老人家的名头。”

我脸sè缓和下来,但还是没有好气地说:“那各做各的生意不就得了,没必要四处诋毁别人,给自己拉仇恨,弄到这个地步。”

“是是是,老弟你教训得对,是我心胸狭窄,眼睛容不得人,我改,一定改。”刘二不停点头,然后眼巴巴望着我问:“不过你先告诉我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?”

我扔下一句你不用跑路了,就带着薛彪往外走出罗汉寺,懒得看他兴奋得上蹿下跳,像猴子般的丑态——还好没有知客在,在佛门清净之地如此,实在太丢人了。

走了走了,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,薛彪紧紧地跟着我,有两次都踩到我脚后跟,生怕跟丢似的,而脸上的表情则是嘟囔着嘴,没有笑脸,似乎有些委屈,又有些生气的模样。

人的情绪有很多种,表现在脸上的通常有喜怒哀乐,可薛彪不是,从我见到他就两个表情——笑跟不笑,从来没见过他生气的模样。

即便他那天被几个小孩子殴打,我也没发现他有丝毫的生气,一点儿不在意,似乎已经习以为常。

这是我最可怜他的点,所以才决定收留他。

结果刚与我分开一天,竟然变得如此,这得受了多大的委屈呀!

我转身就拉着刘二质问道:“你对薛彪做了什么?”

刘二吓了一跳,赶紧瞟了一眼薛彪,结果笑了起来,说:“嗨,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,这么严肃干嘛?”

“这可真不怪我,今天大早上起来,他就眼巴巴的看着门外等你来接回去,到中午吃斋饭就这个表情了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”

闻言我很快反应过来,薛彪脸上的表情,不就像小孩跟父母赌气的表情一模一样嘛。

我去,本来想晾刘二一天,让他涨点记性,效果如何还不知道,但薛彪是真的委屈了。

好在来的路上,我买了他爱吃的包子,于是赶紧走往寺院外的停车场,从车上拿出包子来哄他。

看着嘴巴鼓鼓的薛彪,脸上重新变得乐呵呵的,我没有高兴,反而有些发愁——他现在变得越来越依赖我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毕竟他只是傻得像小孩,而不是真小孩,我不可能长期收留他,分开是迟早的事情。

相处久了自然是有感情的,我倒是没什么,但对于单纯得跟小孩一般的薛彪来说,分开是很残忍的事。

不行,得赶紧给他找到家人,我心里暗自下了决定。

一脸财迷的刘二清点完背包里的财物没有错之后,大手一挥,很是豪气地说道:“走,今老哥开心,咱们去吃最好玩最贵的,今天别的不说,就消费。”

我笑笑地说道:“你这些钱还是省省吧,对方不找你麻烦可是有条件的,你之前的生意在山城是不能再继续做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刘二大惊失sè,说:“这不是断了我的活路么?”

我耸了耸肩,说:“你也可以断了他们的活路呀,要不要我帮你联系樊老大?”

“不过他们人好像不少,你这几十万家当,肯定是不太够的。”

刘二赶紧追问道:“周涛出马都不能通融一下么?”

见我摇头,他长叹了一口气,嘴巴上嘟囔着以后可咋办呀!

我启动好车子,一边驶出停车场,一边交代道:“以后怎么办,反正你有大把时间,慢慢想呗。”

“我得赶去万州办周涛的事情,等下碰到出租车,你先带薛彪回我那边,这几天你帮忙照顾他下。”

“不行,万一对方不讲信用呢,你不陪我,我哪敢一个人回去。”刘二想了一下,说:“我跟你一起去万州吧,说不定还能帮你点忙。”

我本想拒绝,结果后排的薛彪一把抓住我,不停地摇着头,那意思很明显,他也不愿走,我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这叫什么事哟!

就这样,我带着吓破胆的刘二,还有一个傻儿去了万州,对接下来不可预知的调查工作,我心里一阵哀嚎——只希望他们不要给我添乱就好。

哎!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