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庇护所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七章 庇护所

2019-05-08更新

刘二是老跑江湖的人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所以没有投资固定资产,比如买房、置业的习惯,更加不会理财,有钱就存起来。

等到有一天他觉得可以收山了,要么落叶归根,要么找一个适合的地方养老,提着一个包就能把自己所有资产带走,简单便捷。

可如今他的身份证、银行卡、现金和手机全都落在旅店中,不用想肯定被追他的人拿走,这下好了,真正落了个孑然一身。

想不到短短半个月不见,刘二竟然落到这个地步,我忍不住有些嘘唏。

借钱倒是没有问题,虽然我也不宽裕,但江湖救急,几千块钱还是拿得出来的,我关心的问道:“今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

“还能有什么打算,一步一步来吧。”刘二叹了一口气,说:“先回老家把身份证补办了,等风声过去,看有没有机会来山城把银行卡补办好,里面存了几十万,也够我下辈子用了。”

我问你就这么认栽了?

刘二惨笑一下,说:“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不过我这种人,警察不来找我都万幸了,哪敢主动上门,找警察求助。”

“另外,我这对手可是下了血本的,我躲得这么隐蔽,万事都小心,他们依旧能够找到我。”

“而且在今天我躲藏的时候,发现不下十伙人在同时找人,虽然他们做得很隐秘,没有大张旗鼓,但我远远观察他们找人的目标,跟我的年纪和身材差不多,几乎可以肯定,这么多人都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“能调动这么多人,并且手段不俗,说明我那对头找的社会大哥不是一般人,社会关系非常复杂,背景深厚,想要弄残弄废我,分分钟的事情。”

看得出来,即便是到了我这里,刘二还是心有余悸,说话的时候不时看向门外,生怕门口过往的行人中有对方的眼线,弄得有些草木皆非。

他有这样的表现,虽然多少有惊弓之鸟的嫌疑,但他闯荡江湖这么多年,一旦警惕起来,该有的判断还是靠谱的。

所以从他的种种表现,我看出了问题的严重,但同时也有些气恼——他那对手做得太过分了,都把他店铺弄黄了,还用得着这么赶尽杀绝么?

虽然我之前对刘二的做派多少有些不喜,但我们的师父是故交,老交情。

而且他对我也不错,一直当师弟看待,不管是穷困潦倒,还是人生巅峰的时候,他都是如此,完全可以说是自己人。

自己人被外人欺负成这样,我肯定恼火,但现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,我没有强有力的朋友帮忙出头,光恼火一点儿用都没有,解决不了问题……等等,也不是没办法。

我盯着刘二问道:“你说要是周涛肯帮忙,能不能把你的事摆平?”

刘二愣了一下,说:“有他出马,那肯定没问题,只是你不惹到他了么?”

之前我怀疑周涛给刘斌通风报信,刘二还劝我躲一阵,不过现在证明我的猜测是错误的。

我向他解释了一下,并且把周涛委托我平事,结果被我推脱了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刘二很快就明白了我地意思,脸上一阵狂喜,顿时就坐不住了,一拍大腿站起来,很是兴奋地说道:“哎呀!这办法好呀,他先帮我平事,咱们再给他平事,这妥了,妥了……”

“哈,我就说嘛,到你这里来是对的,老弟你真是我的福星,这个情老哥我一辈子都记着。”

说着他想到了什么,满是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老弟,难为你了,这样一来,这单生意你可少了不少钱,放心,这差的钱老哥肯定给你补上,决不让你吃亏。”

“这不是钱的事。”我摆摆手,说:“这只是我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想法,还不知道周涛愿不愿意呢。”

“那赶紧给他打电话。”刘二很是着急。

我示意他不要激动,先坐下来,然后仔细介绍道:“之前我之所以不答应他地委托,除了怀疑他出卖我之外,还有另一个原因。”

“他家别墅出事之后请过高人查看,他家的实力你也知道,还动用了很多资源和关系,却没有一点儿幕后黑手的信息,说明这动手的人肯定是高手。”

“打个比喻,现在的情况,就跟下棋中的残局一样,留给我能用的资源和信息其实不多,而且下棋的对方是高人,没有什么纰漏可寻,说实在的,我没有多少把握给这事办成。”

“对于这种没有把握的案子,我之前一般是不接的,即便有兴趣接了,也不可能先谈钱,得调查有线索之后才计算报酬。”

“不过这次的情况特殊,所以我的想法是先跟周涛谈,我可以接这单案子,也全力去查,没有结果分文不收,但接单的前提是他得帮你把事情平了。”

“那他肯定不会答应啊,他这种人可不是慈善家。”刘二没有了之前的兴奋,脸sè变得有些凝重起来,明显是泄了气。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他年纪轻轻就能够独挡一面,绝对不能用普通小商人,斤斤计较衡量利弊计算成本的思维来看他。”

“我赌的是他或者说他整个家庭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,毕竟在我看来办这事成功的几率只有一到两成,而在他眼中只有成功和不成功,几率对半开。”

“对哦!”刘二一拍大腿,立马转忧为喜,兴奋地说道:“我这破事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麻烦,但对于他来说,不过是一句轻飘飘的话而已。”

“哎呦,还是老弟你心思缜密,赶紧,赶紧打电话给他把这事落实了,也好让老哥我放心,这一天过得,啧啧啧……”

“你这颗心一时半会还真放不下来。”

看着刘二似乎事情马上就要得到解决,整个人放松下来的模样,我也不怕打击他,直接说道:“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,既然我说是赌,几率也是一半一半,没有绝对说他一定同意。”

“另外,能调动这么多社会人对你围追堵截,在山城也不可能是无名之辈,这个人周涛很可能认识,甚至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也说不定。”

“你说我就这么大咧咧地打电话给他,得到他承诺的可能性大,还是有人上我这里来堵门抓你的可能性大?”

“我去!”刘二使劲抓着头,很是郁闷地说道:“老弟,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,直接告诉我怎么做得了,我这小心脏可受不得你这一惊一乍的。”

刘二的心情像是做过山车一般,一会儿异常兴奋,一会儿低落沮丧忐忑,不像是四十多岁中年人该有的模样,更加与他给人看相时,讳莫如深故作高人的模样沾不上边。

但对于见惯过客户大喜大悲的我来说,感觉这很正常,毕竟事情落在自己头上,能做到泰山压顶而面不改sè的人,现实生活中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。

不过我真不是吓他,既然决定管他这件事了,我肯定就要把各个环节考虑清楚,不要出纰漏,别好心办了坏事,还不如给点钱让他跑路来得实在。

虽然这样有些憋屈。

我解决的办法是在山城找一个安全的地方,给刘二暂时栖身,然后再去找周涛谈判,即便事有不协,也能保证他的安全。

一个小时之后,我们一行三人来到罗汉寺门口,下了车已经是晚上七点钟,此时的罗汉寺没有白天的人流如织,显得肃静和庄严,在肃静中隐隐约约传来寺院里僧人在诵经的声音。

罗汉寺不单只有烧香拜佛解惑的业务,有些人为了洗去浮躁之气,或者说追求所谓“宁静”的避难所,会选择来这里小住几日。

还有我知道有一种人,知道自己将要遇到厄运、业障之类的坏事,也会提前选择来寺院居住,这种人住的时间可不短。

举个例吧,民俗有句话——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,所以即便没病没灾的,到了这个坎,也有人会去寻求寺院的庇护。

有没有用,肯定是有的,毕竟寺院的磁场跟其它地方不一样,在那里住起来的心境自然也不同,但你要说有多大作用,见仁见智,不过这里对于现在的刘二来说,是我认为目前最为安全的地方。

当然,罗汉寺可不是小寺院,不是像酒店那般随便就能够入住的,我经常来拜访界灵法师,这边的知客早就对我熟悉,没多久就安排好刘二的住宿问题——环境一般,但是单间,胜在清静。

这种小事没必要麻烦界灵法师,所以过来我也没打招呼,结果准备走的时候,他突然出现拦住了我。 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