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狼狈的刘二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六章 狼狈的刘二

2019-05-07更新

之所以叫“小鬼”,重点不在于“鬼”而是“小”,就跟小孩子一样,没有形成独立自主的人格,天性好玩,脾气也是说来就来,yīn晴不定。

所以我之前说过,普通人养小鬼的风险很大,在于你就是再贴心,难免也会惹到它不高兴,又没有专业人士钳制它的手段,它一生气,就会捉弄供养者,倒霉的事情频频出现,供养者想要带来好运的初衷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
供养者光被捉弄其实还算好一点的,如果“小鬼”一旦侵入到供养者的神识中,占据供养者的身体,那后果不堪设想,后悔都来不及。

这不是危言耸听,因为养小鬼第一步得供养者用指尖血喂养,也就是建立了某些深层次的联系,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契约精神,相对于互相捆绑了一样。

它就一直跟着你,时不时还要你带它出门玩,你没有擅自抛弃它的可能,除非有专业人士来处理。

所以说小曼刚进捆绳室,我什么都没有做,她供养的小鬼突然离她而去,独自跑回家中,肯定是在我捆绳室遇到了什么令他异常害怕的东西。

不过捆绳室我一般都是用来给心里患者解压用的,里面的装修和摆件也跟yīn行无关,为的是怕普通客人看到多想。

只有在需要问yīn盘道的时候,我才从箱子里面取出相应的物件,比如红绳、香纸、铜钱、贡品、艾蒿草鞭等。

这些东西的功效我非常清楚,能够通灵,在没有做法的情况之下,yīn灵不会感到害怕。

其实真要讲起来,即便做法,遇到厉害的怨灵,我也是束手无策,毕竟我手上没有厉害的法器。

自己的家底我当然清楚,之所以还要来捆绳室里查看,也是怕之前有同行过来落了什么随身的符咒在房间,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可能。

只是里里外外查看了半天,并没有发现,这让我很是疑惑,想了半天,脑子里突然一闪,莫非这里有比那小鬼还要凶狠的yīn灵,所以它才害怕?

这特么就好玩了,我赶紧点上檀香,双手举到额头上,嘴巴念了几句咒语后插在香钵里,随后取出一张钱纸上面撒上几粒大米,最后压上一个小茶杯。

只见那香燃烧之后,烟雾向上,没有波动,米粒纹丝不动,钱纸也没有被茶杯里的水打湿,这一切都说明,我的担心是多余的——没有什么脏东西。

只是这样一来,就奇了怪了,我准备打电话跟界灵法师请教,对于yīn行的门道,我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见识过。

可刚拿起手机,就听楼下传来惨叫声,我心一惊,一个箭步冲出房间跑下楼,瞧见消失了几天的刘二,正被五大三粗的薛彪摁在地上。

好家伙,骨瘦如柴的刘二哪里能够承受薛彪的重量,难怪那惨叫声鬼哭狼嚎的,我赶紧上前制止。

把刘二拉起来,我没好气道:“你有病啊?惹一个傻儿干嘛?”

在我的印象中,薛彪别看五大三粗,可脾气很好——前几天被那几个小孩打都不还手,今天能让他动手,说明刘二肯定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
“哎呦!我这老腰哦。”刘二撑着腰杆,哭丧着脸回道:“我啷个惹他了嘛,看见桌子上有这么多盒饭,肚子饿球想吃一份。”

“以为他是你的朋友,我还特地打招呼了的,没想到他一声不吭就上手。”

喊冤了几句,刘二再看一眼紧紧护着桌上几个盒饭的薛彪,郁闷地骂道:“我去,原来真是个傻儿,妈的这人倒霉,喝凉水都塞牙,吃个饭都被打。”

原来如此,这几天早上我要去魏姨家给小欣做心理辅导,为了方便隔壁的老板小胖给薛彪订饭送过来,就没有锁门。

但怕有专门串写字楼的小偷发现薛彪是傻儿,就特别交代他看好门,不要别人进来乱拿东西,而盒饭对于他来说算是最重要的东西,比看动画片的平板电脑还珍贵,结果刚刚就闹了误会。

看刘二似乎没有什么问题,我有些好笑地说道:“你刘大老板什么时候看得上快餐盒饭了,还跟个饿死鬼一样抢着吃?”

刘二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,说:“别说风凉话,赶紧拿一个给我吃,玛德,这一天颗米没进,再不吃饭,真要变饿死鬼了。”

闻言我这才注意到,刘二双眼布满血丝,眼袋隆起,头发油腻似乎好几天没洗了,看起来的确有些狼狈。

吃起盒饭如风卷残云般,比薛彪不逞多让,两个盒饭下去,还意犹未尽,我知道他肯定是出什么事了,递上一杯水问咋了?

刘二抹了下嘴,叹了一口气,说:“老弟,哥哥我这次是栽了,让你说中喽……”

原来那天刘二从我这里离开之后,就找了家酒店住起来,遥控指挥他那家佛珠店的经营,对店员的解释是出外访友,暂时回不去,算命的生意也停了下来。

头三天一切照常,风平浪静,刘二一点儿不着急,就当给自己放假了,每天在酒店好吃好喝,时不时到楼下去按个摩捏个脚,日子过得很是潇洒。

可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天,刘二就坐不住了,日子是过得潇洒,但耽误他赚钱呀。

这个时候刘二慢慢觉得我是危言耸听,对于他竞争对手的实力预估高看了,事情应该没有那么严重,于是退了房,次日一大早就往佛珠店赶去。

谁知还没有到佛珠店,远远就看见店里挤满了人,几个穿着工商制服的人在其中,不用想就知道出事了。

刘二的佛珠店卖的黑曜石、佛珠、玉佩、水晶,没有一件是正品,全都是网上按斤买来的垃圾货,摆在货架上身家立马涨了百倍不止,假冒伪劣,且数额巨大,工商局的人来,一查一个准。

好死不死,刘二店里的那些导购,全都是被他洗脑的徒弟,妥妥的脑残粉,师傅不在家,但店铺要守好,根本拒不配合,甚至暴力抗法,起了争执,弄得警察都过来,才把事端平息。

事情闹大了……

远远观察的刘二一看风头不对,马上就扯呼溜了,找了个小旅馆躲了起来,平静下来之后一阵后怕。

做生意,特别是做关于风水饰品的生意,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刘二自认为不做强买强卖的事就行了。

事实也如此,开店八个月来,屁事没有,而现在工商局的人突然找上门来,这肯定是后面有人捣鬼举报。

难怪旁边同样卖假货的佛珠店这段时间关门,因此躲过了一劫,用屁股想都知道,这捣鬼的人,肯定与这竞争对手有关。

如果单单是店铺被封,刘二还不太害怕,虽然这几个月时间钱来得太快,他很是膨胀了一番,但毕竟是闯荡江湖的老手,在租店铺和注册营业执照的时候,都用的是他一个徒弟的身份证信息,在法律上来说,那佛珠店跟他没有一点儿关系。

就是最麻烦的店员暴力抗法,刘二本人也不在店中,更加没有指示过,所以说官面上的麻烦,还找不到他身上来。

刘二害怕的是竞争对手隐忍了这么久,既然选择此刻动手,肯定不止这点儿手段,打蛇打七寸,不让对手有翻身的可能,不然后患无穷,这点道理,他的竞争对手不可能不知道。

这才是他后怕的地方,那一刻他无比感谢我地提醒——他躲在暗处,竞争对手也拿他没有办法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刘二关了手机,谁都没有联系,专找那种不需要出示身份证的小旅馆住,一天换一个地方,深居简出,尽量减少抛头露面,想着等风头过去,再找人平事。

反正他从店里出来的时候,现金和银行卡都带在身上——不差钱,还有翻身的机会。

可是万万没想到,即便刘二如此小心,还是着了对方的道。

今天早上刘二还在睡觉,迷迷糊糊听到门口有动静,是钥匙开门的声音,他反应很快,一个翻身就蹿上窗口,直接就从二楼跳了下来。

跑江湖的人,每换一个住的地方,撤退的路线都是事先看好了的,但刘二的对手也不是吃素的,大门有人,窗下也有人堵。

好在刘二武力值虽然一般,但腿脚功夫不错,加上选择落脚的地方,是地形复杂的城中村,东蹿西蹿之下,逃过了几个大汉的围追堵截。

不过恼火的是他跑得太急,背包没带,身上一分钱没有,东躲西藏了一天,一口饭没吃上,找人讨要了几块钱,才坐地铁来到我这里。

说着说着,刘二眼泪差点流下来,哭丧着脸说:“老弟,对方那帮人明显是玩社会的,都是狠人,我也不想给你带来麻烦,但老哥实在是没办法了,整个山城我只敢相信你。”

“帮老哥一个忙,借点钱给我,我先离开山城,等有钱了一定还你……”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