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贪念 & 第三十五章 它怕什么?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四章 贪念 & 第三十五章 它怕什么?(1)

2019-05-06更新

第三十四章贪念

通过小曼刚才总总奇怪的表现,我灵机一动,想到了一种可能,于是确认道:“你养‘小鬼’?”

听到“小鬼”两个字,小曼像是被踩到脚一般瞬间就跳了起来,怒道:“放屁,我养的是古曼童好吧,泰国进口,两万块钱请来的,你不懂就不要瞎说……”

古曼童与养小鬼的区别百度查一大堆,我这里不太想说太多,简单来讲,古曼童的灵魂是自己自愿来当灵童的,是以慈悲心为出发点与他共修的。

而养小鬼则是用法术禁锢、屈服孩童的灵魂任意指使,其心态与手段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样。

但它们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点,准确的说贩卖它们的人都在宣传,说它们能够帮助供养人消灾解难、添福聚财。

同时也会帮助供养者增加人缘,保佑供养者家宅平安,生意兴隆、预报危难、看守门户、防贼防盗、抽奖得财等等,具有极大的魅力,这两年与泰国佛牌一道,成为很多国人为求转运,从而争相追捧的对象。

不过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,世事无绝对,这些都是商家宣传的手段而已,对于普通人而言,我认为并没有多大区别,沾上都不是好事,弊绝对大于利。

因为它们都是有灵魂的,非专业人士稍微供养不当,很容易就被反噬,得不偿失。

小曼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反噬例子,之前她的性子的确有点儿作,但不至于像如今这般毒舌,不分好坏出口就伤人。

短短时间性情有如此改变,肯定是她在供养小鬼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,非但没有为她转运聚财,反而给她带来许多不顺的事情。

诸事不顺,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,她性格中急躁和口不择言的缺陷,则被无限放大,难怪会丢掉了在商场卖奢侈品的工作。

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,看着在争吵中被骂得哑口无言的舒展,我开口解围道:“小曼你再骂也没用,赶紧去找呗,两万块钱请来的古曼童,可别便宜了别人。”

小曼犹豫了一下,一跺脚转身就出了诊所,临走前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我跟你说这事没完,都怪你这破地方,把小宝吓跑了,如果真找不到小宝,你得赔我一个。”

“赔你个锤子。”我嘀咕了一句,顺手把要追上去的舒展拉住,说:“你急个屁呀,没看出我故意把小曼给支走了吗?”

舒展急道:“陆哥,不急不行呀,这女人特么的疯了,花三万块钱买个小鬼上身,不跟上去,她指不定出什么事呢。”

“小鬼都跑了,能出多大事。”我拉着舒展坐在沙发上,说:“现在当务之急,是得把小曼在家供养小鬼的器皿毁掉。”

“你意思那小鬼其实并没乱跑,最终还是要回到小曼家的。”舒展瞪大眼睛问道。

“当然。”我解释道:“这小鬼可不是孤魂野鬼,有人供养自然不愿意流浪,而且它也知道回家的路。”

“所以趁小曼不在家,得赶紧把这事办了,不然以她现在执迷不悟的情况,回到家发现小鬼没有走失,你想毁肯定是没有机会的。”

“当然了,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之下,你先斩后奏,有可能你们为此彻底就分手了,这你得考虑清楚,作为朋友我只是提供方案,如何选择我尊重你的意见。”

舒展愣了一下,问道:“你的意思即便毁了她养小鬼的器皿,没有小鬼纠缠,她也恢复不到之前的模样?”

我摇了摇头,说:“纠正一下,并不是小鬼纠缠她,而是她自愿供奉那小鬼,这有本质的区别。”

“归根结底,是她太好强,不满足于现状,但没有好的办法,又要想走捷径,于是就走了歪门邪路,并且深信不疑能够发财,没办法,这是性格使然。”

“这其实跟传销一样,有些人绝对不会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事情,而有些人被骗了几次,甚至被警察教育过后,依旧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。”

舒展很快明白我的意思,脸上有些惨白,说:“你说得不错,即便我们处理掉这个小鬼,以我对她地了解,绝对会再花钱在网上买一个。”

“她就是这样的性格,有问题总是埋怨这个埋怨那个,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更加听不进我地劝告,唉……”

看着很是纠结的舒展,我没有多劝,让他自己考虑,说实在的,作为一位心里疾病的工作者,非常清楚小曼的问题所在,但却没有太好的办法,毕竟还算不上心里疾病。

讲白了,心里医生也不可能通过治疗,让一位好吃懒做的人,变成对生活积极向上,对工作非常热情的人,更加不可能让一个嗜赌如命的人离开赌桌。

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就塑造成的,各种因素造就了每个人的性格各不一样,心里医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,让每个人的心里缺陷得到弥补。

重要的是,即便是有心里疾病的患者,还得积极配合心理医师地治疗,不然治疗效果大打折扣。

沉默半响,舒展抬起头,看着我说:“陆哥,谢谢你提醒我,不过我还是想替她做次主,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样下去,如果……哎呀,算了,以后的事再说,你先陪我走一趟吧。”

看着他豁出去的眼神,我笑了笑,安慰道:“我只是提醒你一下,但事情没有到最坏的地步,说不定结果会如你所想呢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舒展点点头,起身准备出发。

我安排好薛彪后,与舒展一道来到了小曼的家,开门的是她的母亲王姨,说明来意,王姨气道:“难怪不让我们进她房间,这段时间还神神叨叨的,原来是养这种鬼东西,砍脑壳的,嫌家里还不够乱啊……”

听王姨的气话中,我知道她家这段时间可不安宁,不是家里的电器无故坏了,就是与十几年的邻居发生口角,总之一家人的心情都不顺畅。

听说我能把小鬼送走,王姨忙不迭地让舒展把小曼的房间踹开,随后躲在后面看我如何驱鬼。

小曼的房间跟大多数女孩子的房间没有什么区别,以粉红sè为主,突兀的是她床头柜摆着一个小香炉,上面密密麻麻地插着烧完的香棍,可以肯定不是供养一两天了。

香炉前面有三个装水的小杯子,旁边放着一个小盘子,上面放着鸡蛋和零食,桌上还有一些小孩子的玩具。

最显眼的还是那个用黑陶烧制的小孩人形塑像,巴掌大小,咋看之下还挺可爱的,只是小孩的眼神,看起来很是怪异,令跟在舒展后面进来的王姨,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没错了,这塑像就是那小鬼的栖身之处,为了确定小鬼已经回来,我点上三炷香并没插上,而是打横平摆在香炉,这有个说法,行话叫“请香”,相当于是投石问路,算是对小鬼的一种尊敬。

如果小鬼接受我的尊敬,它则会吃香,香雾将青云直上,没有波动。

只见升起的三根烟雾互相纠缠,随后四处散去,紊乱毫无章法,见此场景,我心里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小鬼还挺有脾气的,看来对于我们几个不速之客很不待见嘛。

管你生不生气,我并不在意,只要如我预想的在家就好,我拿出一条小红绳,快速打了一个丁字结在小孩塑像上,随后掏出一块红布,连着香炉和桌子上所有供养的东西,全都打包带上。

“这就好了?”一旁的舒展和王姨异口同声地问道,脸sè有些发懵,这速度也太快了吧。

第三十五章 它怕什么?

还早着呢,哪有这么快就好,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,送鬼也是一个道理。

我这么说吧,有些朋友可能见过一种人,没有受过什么打击,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突然发现变得yīn郁起来,不愿意与人交谈,却常常自言自语,不走平常路,专往犄角嘎达去。

最明显一个特点,喜欢大半夜的到处在街上,或者在村里乱逛,整宿整宿都不睡觉,时而清醒,时而迷糊,这种情况,很大概率是被鬼魂侵入了他的神识,沦为了傀儡。

到了这个地步,想要驱逐他身上的鬼魂,必须得有功力的人士出手做法,过程非常复杂,且时间长久,有此功力的人,在山城据我所知,一只手能数得过来。

当然,小曼的情况要好许多,也许是她供养小鬼时间不太长的缘故,只是给她带来霉运,并没有到最坏的地步,而且小鬼已经被我锁在塑像中,处理起来,相对来要简单很多。

简单到什么程度呢,反正我是听说过,有些同行收了客户的钱,把红布里的东西扔到焚烧炉中销毁,或者大桥下、深山中、垃圾填埋场随手一扔,甚至都不需要走远,直接投到楼下小区的垃圾桶中,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了。

这里绝对不是危言耸听,所以说有朋友见到有红布抱着严实的东西,千万不要手欠,觉得里面有宝贝,也许你一时地贪恋,就给自己带来祸端。

对于这种不讲规矩的人,我是非常鄙视的,目光短浅,表面上省了钱和事,其实容易留后患,还损自己的yīn德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