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养小鬼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三章 养小鬼

2019-05-04更新

小曼是个心气很高的女孩,但奈何自身条件有限,长相一般,即便化妆,出来的效果也就那么回事,身高也只有一米五还不出头,平时穿恨天高出行,挺直腰杆仰首挺胸,恨不得拔地而起,这就是她所谓的输人不输阵。

虽然今天的她在舒展的面前依旧气势不倒,但却含胸驼背,平白矮了几分,以我对她的了解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很不正常。

另外之前的小曼的确或多或少有一些毛病,不过舒展就是喜欢这种作的女孩,在一起五年时间一直迁就哄着,所以两人的感情还算不错。

可前几天舒展却为了两人的感情,喝了闷酒大醉一场,说明小曼近段时间的性情发生了大的改变,让舒展这个老好人都忍受不了。

一个人的性情发生大地变化,肯定是经历了什么大的变故,结合以上两点不正常的情况,出于职业习惯,我观察起小曼异常的肩膀来。

细看之下,还真让我有了发现,小曼的肩膀有轻微的忽高忽低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上面跳动一般,虽然我没有开天眼,但作为yīn行人,这点眼力见儿还是有的——她肩膀上压着怨灵。

找到了问题的根源,不过我不可能马上有所动作,至少要得到舒展的配合才行,于是在小曼发怒的间隙,我劝了几句,并且拿出水果说道:“小曼,别生气,我看倒是舒展心里有问题,我帮你好好训他,你吃点水果消消气。”

小曼撇了我一眼,讥笑道:“别假惺惺的,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,没有你鼓捣他敢把我拽到这里来?”

“还朋友呢,我看你连酒肉朋友都不如,没有生意做穷疯了,这主意都打到熟人头上了,想杀熟呀……”

得,这嘴可真够毒的,要不是知道她被怨灵缠着,还有看在舒展的面子,我都不想管这破事。

小曼嘴巴上埋汰我,不过对我奉上的车厘子到是一点儿不客气,拿起车厘子径直往茶水间去,这是嫌我洗的不干净呢。

乘她不在的功夫,我示意脸sè有些尴尬的舒展不要解释,拉着他来到二楼的心里诊室,直接开口道:“小曼有没有心里问题我现在还不知道,但她现在的确有点儿麻烦,她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,准确的说她身上有怨灵。”

闻言,舒展大惊,立马说道:“陆哥,你可别吓我,这大白天的,鬼魂怎么可能跟着小曼?”

在我们很多人的印象之中,鬼魂是绝对不敢在白天出来活动的,其实不然,想象一下,人死的时候可不分白天与黑夜,室内或室外。

真如影视剧中描述的那般,在烈日下出车祸死的人,灵魂不得瞬间魂飞魄散,烟消云散?

这明显不符合天道嘛。

所以鬼魂不会在烈日之下灰飞烟灭,但是烈日之下,它们的确会变得非常不舒服,得老老实实找个yīn地,或者什么东西躲藏起来,待到午夜时分,去往它们该去的地方。

即便极其凶恶的怨灵,也是如此,不过它们心里有怨念,不会老老实实得进入六道轮回,在躲起来的同时,它们有些会附在气运低的人身上,人的天灵盖帮它们挡了来自天上烈日和神灵的威胁,白天出行也就没有什么障碍。

我跟舒展解释了一下,或许是出于对我一贯的信任,他没在纠结,赶紧问我该怎么办?

从小曼目前的状态来看,还能以己度人——认定我杀熟,说明这怨灵并没有完全控制她,还尚存有自己的思维。

也许是她身上怨灵的怨气不够,也许是粘上怨灵的时间太短,想要确认得问路,也就是盘道,看对方的来路,这些利用我捆绳的技艺就可以做到。

确定之后,我才好采用应对的手段,但不用想都知道小曼肯定不会乖乖配合,不过这是舒展需要面对的问题,毕竟是他的女朋友,作为朋友的我提醒到位就行了,没必要越俎代庖。

本以为舒展要纠结很久,没想到他今天很男人,很快就决定下来,一拍大腿说今天可由不得她的脾气,就是绑也要治服她。

说是这么说,可真看到翘着二郎腿大快朵颐吃车厘子的小曼,舒展还是有些犹豫起来,磨蹭半响后偷偷问我说:“陆哥,那鬼魂不会突然暴起伤害到小曼和我们吧?”

我哑然失笑,原来是担心这个,我还猜测他在小曼之前的积威之下有了心理yīn影,刚才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。

说实在的,有这样的担心挺正常的,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是出于本能,当初我跟师傅学艺,第一次捆绳与怨灵对话,即便有师傅在场,我也是双腿发抖,汗毛都竖起来,紧张的不行,短短几分钟,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。

后来接触多了之后,感觉也就那么回事,真要讲起来,怨灵还比不上变幻莫测的人心恐怖,毕竟怨灵不需要伪装,目的非常单纯,一是一,二是二。

“放心,有我在呢,伤不到你们。”

为了缓解舒展的紧张,我还开玩笑说道:“要实在不行,你在旁边看着,我自己动手呗。”

“别,不劳烦你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舒展一听我说得如此肯定,没了顾虑,顿时有了底气。

舒展什么都好,就是有一点爱吃醋,把小曼当菩萨供着,生怕别的男人对小曼有非分之想,让我上手去与他女朋友拉拉扯扯,他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。

作为朋友,当然知道他有这个忌讳,所以等下捆绳盘道我将简化一些工作量,只用经过特殊处理过的小红绳,分别捆住小曼的手脚,身上就免了,尽量避免肢体接触,当然效果要差一些,不过小曼的问题不算严重,应该能达到我的目的。

“干嘛你们?”一旁的小曼怒道:“两个大男人嘀嘀咕咕的,比女人都不如,难怪你两个天天混在一起,原来是臭味相投啊。”

“晓梅把老陆你给甩了,重新找了个好老公嫁人,是非常正确的决定,看来我也得赶紧离开你这个废物,免得耽误我的青春……”

虽说上一段感情结束我早已经看开,对晓梅要嫁人也已经有了心里准备,但实话实说,我做不到发自内心祝福他们。

我真没有那么大气,毕竟之前我也是投入了感情的,分手之后大家各走各的路,互不打扰,这是我认为能够接受的。

可小曼这样当面揭短,让我心里很不舒服,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,真心有点儿不想管她身上的破事。

而旁边同样被骂成废物的舒展,也许是习以为常了,脸上没有什么不自然,反而看我脸上的不愉,拉着我到一边赶紧小声劝道:“陆哥不好意思,千万别往心里去,你就当她放了个臭屁,她现在就是这样,跟顾客说话都是如此,一点儿不顾别人的感受,工作都丢了。”

“要不陆哥你先上去准备一下,我等会儿把她劝上来?”

看来只有如此了,虽说我是心理医师,晓得调节怒气的方法,但有些事情真落到自己身上,还做不到唾面自干,事不关己的地步。

瞟了一眼悠然自得的小曼,我径直上了二楼准备点香时,才发现薛彪也在捆绳室,正拿着平板电脑看光头强动画片傻乐呢——刚才有产后抑郁症患者过来,我让他来这里回避,一忙起来就忘记了。

一个彪形大汉竟然流露出小孩子般天真的笑容,我没有半点违和感,反而刚才那点儿怒气烟消云散。

在我的心里,没有半点心机的薛彪,可比小曼可爱多了,这也许是我愿意留他下来的原因。

不过等下我要在捆绳室盘道,薛彪可不能留在这里,依旧需要回避,于是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得,你还得换地方,到旁边房间去看吧。

薛彪很听话,低着头看动画片,一边跟着我往外走,恰巧捆绳室的门被推开,舒展点头哈腰地领着满脸不耐烦的小曼走了进来。

这是,突生变故,小曼露出惊吓的表情。

“小宝,小宝你别跑呀……”

我们刚碰面,就见小曼突然嚎了一声,紧接着转身往门外跑去,似乎是追什么人,可是心里诊所除了我们四个,哪还有什么人。

事情太突然,我和舒展都有些莫名其妙,不过没有多想,也赶紧追了过去,只是刚到诊所门口,小曼就怒气冲冲跑了回来,一脚踢向舒展,骂道:“都怪你这个废物,非要让我来这个破地方,现在好了,小宝跑了,你这是要害死我呀!”

“小宝是谁?”舒展一头雾水地问道。

我似乎明白了,盯着小曼的眼睛问道:“你在养‘小鬼’?”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