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心里诊所日常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二章 心里诊所日常

2019-05-03更新

“魏姨,真不用麻烦你送,出了小区打车方便得很。”

我上门给小欣治疗已经一周时间,她的病情一天比一天有好转,魏姨对我的热情也日益增高,每天非要接送,让我有些招架不住。

今天依旧是如此,魏姨从别墅大厅的玄关上取了车钥匙,说:“小陆你跟我客气什么,不过是几脚油门的事。”

我摆了摆手,说:“魏姨,不是跟你客气,今天小欣能主动从房间出来与孩子玩,这是个非常好的表现,我看你们别墅区有个小湖,反正刚吃完中饭,你带她去走走,晒下太阳亲近自然,也利于她的身体康复。”

“是哦。”魏姨想了一下,说:“行,那我让物业的人开车送你,免得耽误你的时间。”

说着她对旁边的保姆交代道:“小丽,给物业打电话叫车,另外我昨天买的车厘子还不错,给小陆拿一箱。”

得,这连吃带拿的,真的好么?

魏姨的意思我非常清楚,这是把我当成后备女婿看了,此时的我只能想赶紧把小欣的病看好,远离这是非之地,免得被悄无踪迹的恶狼刘斌惦记上。

高档别墅的物业服务非常周到,相当于私人管家,不但把我送到了解放碑,司机还不让我动手,提着那箱车厘子送到我的心理诊所,真正让我享受了一回有钱人的待遇。

那感觉的确爽!

只是走进心理诊所,看见正在大口吃饭的薛彪,我就有些犯愁。

薛彪,也就是一周前我甩不掉的那个流浪汉,背上纹着五个字“瓮寨村薛彪”,在我看来,这应该是他家人担心他走丢,从而纹上去的信息,相当于身份证,这可比专门给健忘老人做的信息卡安全多了,洗都洗不掉。

从另外一方面来理解,说明他之前肯定不是第一次走失,不是个让家人省油的灯,家人都有经验了。

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好消息,于是第二天出诊回来,就带着他跑了一趟派出所,忙活了一下午,结果发现失踪人口上没有与他匹配的信息,至于那个“瓮寨村”全国倒是有三个,不过全都不在山城辖区,发协查通报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。

派出所的人倒是挺负责的,留取了他的血样采集DNA信息,如果有了消息就通知我。

虽然有些失望,但那天我之所以愿意把他带回来,就想好了安置他的办法,所以对我的计划没有影响。

我有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老何,在山城承包一些小工程,说白了就是那种不适用大型机器入场,需要人力开挖的工程,不需要什么技术,只要愿意出力就好,薛彪人高马大有力气,这活正适合他干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,我把薛彪送去老何的工地,他见到有活干,拿起锄头就嚯嚯地挖起来,一点儿都不偷懒,旁边的老何看他的架势,顿时就眯起眼睛笑了起来,说别看这家伙人傻,但力气大,一个顶三个工人,是个干活的能手……

当时我还挺为自己得意的,不是有句话说得非常好么——不是他能力不行,而是你这个领导没有把他放到合适的位置。

嗯,我就是能赏识薛彪的伯乐呀!

只是我没有高兴多久,晚上把薛彪送回来的老何就开始诉苦,说他干活的确卖力,脏活累活都不挑,但太能吃了,都把工人吃饭的那家快餐店老板娘气哭了,一蒸子饭全部被他干光,这生意得亏死,晚上都拒绝他们过去吃饭喽。

这还是小事,无非多给老板一点儿饭钱,反正是路边摊,值不了多少钱,而且我知道薛彪饭量大,没让老何给工钱,管饭就行了。

麻烦的是薛彪只知道做重复的工作,没有人指挥,就不知道如何干活了,毕竟就是最简单地挖坑,也有个长宽高的标准吧,这些他都不懂,老何亲自教了一天都学不会。

老何是包工头,不可能一直留在工地,更加不可能专门请一个人来指挥薛彪干活,这也太不划算了。

所以我为薛彪安排自食其力的计划流产,他再次回到心理诊所,每餐五个人的饭量,一天的饭钱都要两百多块钱,着实有些养不起。

我算是半个yīn行中人,相信因果报应,既然把薛彪带回来了,就没有把他抛弃的道理,何况几天相处下来,没有给我添一点儿麻烦,不但对我非常信任,还很听话,让他坐在沙发上不要乱动,只要吃饱饭,他能坐在那里看一天的电视。

另外我发现他有个特别的功能,在我莫名心焦的时候,只要看着他的眼睛,很快就能静下心来。

刚开始我只以为是个例,没有太在意,结果昨天有一位焦虑症的患者,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到心里诊所,在等待的过程中,他就在楼下坐立不安,来回踱步,甚至搓手顿足,已经影响到楼上的我给另外一个患者治疗。

当我走下楼却发现他立刻安静下来,原来他是无意之中看到薛彪的眼睛,这让我灵机一动,接下来对他进行放松法治疗的时候,让薛彪坐在一旁,效果非常明显,结束的时候患者给钱很是爽快,还说多介绍一些他们病友群的客户过来。

薛彪的眼睛拥有如此功效,我想或许是因为纯净,没有一点儿杂质和功利,就像宁静而优美的风景,总是令人沉醉。

这算是一个意外惊喜,对于我心理诊所吸引客户有好处,不过我依旧希望派出所那边早些给我消息,好送他回家。

不是因为薛彪是大胃王,养他费不少钱,这点儿困难我相信是暂时的,想想办法还能克服。

重要的原因是心里诊所的业务,不足以支撑我的挣钱计划,所以我今后的工作重心将放在帮人平事上,这样一来,带着他就显得非常不方便。

薛彪吃饭速度非常快,狼吞虎咽的,好像生怕有人跟他抢似的,说了好几次都改不了,可能是长期流浪落下的毛病,我也懒得再说,好在他不会掉一粒米在地上,不用担心搞卫生。

看见我进来,他赶紧拿起一份没吃的饭递给我,咧着嘴直笑,很是开心,我摆了摆手,笑着说你自己吃,我在外面吃过了,记得吃完了把饭盒扔到外面垃圾桶去。

薛彪点了点头,继续埋头吃饭,我则打开魏姨送的整箱车厘子,估摸有十斤,分出两斤拎着走往旁边的婚纱摄影工作室。

“呦!这车厘子个大肉甜,进口的可不便宜,陆老板你这是发财了呀。”婚纱摄影工作室的老板小胖正在吃饭,看见我提着车厘子进了,洗都没洗就吃了几个。

“哪里发财,这都是朋友送的。”我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递过去给他,说:“你受累,这段时间还得麻烦你帮我老弟定盒饭。”

“客气,不过是顺手的事。”小胖接过钱踹在兜里,随口问道:“你这几天有没有见到房东?我租金早一个星期转过去了,也没给我开收据,打电话也关机。”

我心想肯定关机了,房东夫妻一个死了,另一个得了自闭症,能接你电话才怪。

这些事情小胖还不知道,涉及到客户的隐私我不能乱说,想了下我把魏姨的电话给了他,再聊了几句,我告辞回到心理诊所。

国人对于心理疾病总有些偏见,认为有心里疾病的人是神经病,脑子有问题这毛病可不好听,即便媒体做了大量科普,但现状依旧是如此,所以我这边的老客户一般是采用预约看病,尽量避免客户在心理诊所等候的时间,免得面对诊所进出的人,增加他们心理负担。

今天预约的客户只有一个,是位产后抑郁症患者,为了避免薛彪五大三粗,且光头的形象吓到客户,我早早就把他叫去捆绳室休息。

抑郁症患者如果不积极治疗,严重的会出现幻觉、妄想甚至自杀,恰巧大多数患者并没有自发求医的诉求,所以我多说一句,各位朋友们在关注自己心里健康的同时,也要时刻留意家人的心理状况,及时排除隐患,避免不幸的事情发生。

忙活到下午三点送走客户,我在楼下的接待室给刚才那位客户,做本次治疗效果评估,以及下次治疗的方案,刚打了几个字,就见愁眉苦脸的舒展拉着怒气冲冲的女朋友小曼进来。

小曼身材娇小,在舒展面前就跟小鸡似的,不过她嘴巴可厉害,不停地骂,很是难听,叫骂中提到了分手。

我正纳闷两人闹分手跑到我这里来干嘛,只听舒展愁眉苦脸地说道:“陆哥你帮忙看看,小曼越来越蛮横不讲理,是不是心里有问题了?”

我有些好笑,小曼之前也不是通情达理的女孩子,正想开口劝他们不要闹,突然发现许久不见的小曼,肩膀有些奇怪,就像是受力矮了一截似的。

糟糕,小曼这不是心里有问题,而是……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