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薛彪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一章 薛彪

2019-05-02更新

身后传来的异响,我一听就不对劲,赶紧转头一看,只见离我大概一百米远的马路拐弯处,一台黑sè轿车紧急停了下来,头部明显凹陷下去一大块,马路上有一个行人卧倒在地一动不动。

黑sè轿车停了几秒钟,突然启动慌忙掉头,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就消失在拐角处。

整个车祸过程发生得太突然,看见那台黑sè轿车逃逸,我酒意顿时醒了几分,赶紧往车祸点跑去。

这里四处无人,如果我不管,那名卧倒在地的行人,说不定被后来的车再次撞上,那更加没有抢救的希望了。

结果我人还没有跑到车祸点,被撞倒在地上的人突然爬了起来,摇晃了下头后,跟没事人一样,走到马路旁边放置的垃圾桶里翻东西。

这可把我吓了一跳,刚才碰撞的声音我可是听得明明白白,可不像是轻微擦砰,被撞的人不死也得脱成皮,要不然那黑sè轿车也不会冒着风险逃逸。

正当我疑惑的时候,那人似乎在垃圾桶里没找到需要的东西,空着手径直朝我走了过来,我赶紧向前问道:“你没事吧?要不要我报警送你去医院?”

这人是个大块头,身高目测应该有两米,蓬头垢脸,年纪不大,有些稚气,应该不超过二十岁,光着脚,身上的衣服发出酸臭味,不知道多久没有洗了,标准的流浪汉打扮。

只是他的眼睛特别奇怪,没有一般流浪汉的浑浊无神,反而特别清澈宁静……嗯,就像是婴儿一般,看着他的眼睛,焦急的我,不知道怎么的,竟然平和下来,很是神奇。

对于我关心地询问,他只是咧着嘴朝我笑了下,接着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继续往前走。

我发现这人身上没有血迹,连续翻了几个垃圾桶,行走也一点儿不碍事,令我啧啧称奇,他这身板,莫非是钢筋做的。

刚开始我不知道他在垃圾桶找什么,直到他翻出一个别人丢弃的饭盒,脸上流露出欣喜的表情,我才明白过来他饿了,是在找吃的呢。

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吃,而是把装有残渣剩饭的饭盒双手递到我的面前,我顿时楞了一下,随即哑然失笑明白过来——他也许是认为我也是流浪汉,在跟我分享食物呢,见我摆手拒绝,他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,才张口狼吞虎咽起来。

看得出来,即便饭盒里没有两口食物,他依旧吃得非常开心,像小孩子吃到糖一般,我心里叹了一口气,这是个可怜人,不知道经历了什么,沦落到流浪的下场。

开始我还想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车祸,至少把那可恨的肇事逃逸的司机抓起来,但现在想想似乎没有必要,因为他身上没有伤痕,车祸点也没有摄像头,即便警察过来,这事也只会不了了之,毕竟他是流浪汉,没有人会在意的。

反而,我认为他现在更需要的是果腹的食物,于是转身朝另一条街走去,找到一家开门的面馆,打了两份小面,想了下他那块头,我又买了十个包子一瓶水。

我提着食物回到江边,看到让我十分气愤的一幕,只见五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孩,有男有女,男孩们在踢踹那流浪汉,嘴巴叫嚣着打死你个哈儿(傻子),两个女孩兴高采烈的在用手机录像。

“住手。”我大喝一声冲了过去,那些小孩见我生气,顿时作鸟兽散,一边跑一边还大笑。

“狗日的!”看着那五个消失的身影,我恶狠狠地骂了一句,发泄着心里的怒气。

没办法,即便看着他们行凶,我只能驱赶,别的还真的不能多做,如果我动手打他们,这些小毛孩的父母,绝对会让我知道,花儿为什么这么红。

现实就是如此!

之前我看过一些未成年人喜欢殴打流浪汉,以此壮胆立威,或在小女孩面前显摆自己已经是男人的新闻。

说实话,当时看见这类新闻,我内心其实是没有太多的波澜,顶多心里骂句“熊孩子”,但今天亲眼见到,心里很不舒服。

好在我前面这个流浪汉皮紧肉实——刚才被车撞屁事都没有,被那小孩踢几脚自然没事,此时正乐呵呵地吃着我买来的食物,浑然不在意刚才被几个小毛孩欺负。

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着他的傻样,我莫名有些来气,骂道:“你这副身架特么白长了,刚才他们打你的时候,就不知道还手揍他们呀?”

流浪汉直愣愣地看着我,想了半响,随后赶紧比了一个高度,然后使劲地摇头,我看明白了,意思是那些毛孩比他矮小,不能动手。

我无耐地笑了笑,这流浪汉还挺知道轻重的,但这样的人在当今弱肉强食的社会,可保护不了自己。

大晚上的,我一个人反正没事,于是尝试着跟他沟通了十几分钟,发现他不能说话,与哑巴又不同,哑巴还能用喉咙发出一些声响,他嘴巴除了大口吃东西,发不出一点儿响声。

还有他的智力有问题,说得好听叫单纯,其实就是个傻子,只要在吃东西的时候,他总是乐呵呵的,仿佛吃东西是他最大的幸福。

好在我跟他说一些简单的话,他能够听得懂,回应我的大多是一些简单的肢体语言,当然不是哑语,确认他肯定没有学过——因为我为了跟有心里障碍的聋哑人士沟通,专门学过哑语。

最后我找来一颗小石子放在地上写了几个字,问他叫什么名字?家是哪里的?家里还有什么人?

我希望他能识字写出答案,这样警察也许能够帮他找到自己的家,只是尝试了好几次之后,我有些失望,他连最简单的字都不认识,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。

时间一到凌晨,明天一早我还得去魏姨家给小欣做心理治疗,我该回去了,本来想给他留一两百块钱,不过他死活都不要,我只好说有时间在来看他。

没想到我刚起身,准备去路边打车,他马上就紧跟了上来,刚开始我不在意,以为他这是要送我,结果我拦了一辆的士,他竟然要跟我上车,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,这是要赖上我的节奏呀。

他这副打扮,还有一身的酸臭味,的士司机肯定不愿意载我们,一脚油门就跑了,无奈之下,我只有留下来苦口婆心地劝说,说得嘴巴都干了,甚至发了脾气,可他依旧憨憨笑着,寸步不离开我,这是铁了心。

这算什么事呀,帮人还帮出麻烦来了,一脸郁闷的我一狠心,撒腿就跑,我就不信了,他光着脚板,能跑得过有参加马拉松比赛的我。

接下来只见一个大高个帅哥咬牙切齿地在前面领跑,后面一名个头更高的乞丐满脸笑嘻嘻的跟着,好在已是凌晨时分,路上没有行人,不然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,肯定被人录像下来,上传到网上去。

十几分钟之后我喘着粗气败下阵来,根本想象不到,我都用到短跑的速度,结果这家伙脸不红气不喘的,这就是实力地暴击呀!

更加令我郁闷的是,他似乎以为我在跟他玩,见我停下来,反倒示意我继续跑,你说气人不?

本来今晚听到前女友要结婚,虽然我已经放下这段感情,但作为男人,心里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,喝完酒沿着江边走,也是想舒缓心中的郁闷,结果遇到这种事情。

唉!我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,也许他就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,或者说是我前世的业障,需要今世来偿还。

我心里已经有了计较,拦了一辆三蹦子,跟师傅好说歹说,加了一百块钱,才肯拉着我们去解放碑。

到了地方,在别人异样的眼神中,我在便利店快速买了一套换洗的睡衣和拖鞋,然后带着他赶紧上楼回到心理诊所。

他身上的衣服肯定是不能要的,让他脱下来我捏着鼻子赶紧扔到垃圾桶去,没想到等我回来,竟然有意外发现,他的背上纹有五个字——瓮寨村薛彪。

PS:图片来源于网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