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活死人?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二章 活死人?

2019-04-26更新

越野车一个急停在我面前,掀起一阵尘土,我捂着鼻子仔细一看,只见从车上下来一个戴着眼镜,个头不太高,穿着一身运动服的青年,他撇了我一眼,没有说话,接着从车上拽出已经被打得皮青脸肿的刘二。

刘二别看骨瘦如柴,跟猴子一般,不过跑江湖多年,还是有些三脚猫功夫的,但此时竟然被比他身形差不多的年轻人死死掐住,半点挣脱不得,只能连呼救命的份——看来这年轻人手上还是有些功夫的。

偏僻无人的山间,画着诡异符咒的大水缸,突然出现的年轻人,让我瞬间想到这个人的身份,于是确认道:“刘斌?”

那年轻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我,说:“我是谁不重要,我俩做笔生意如何?”

虽然对方没有承认,也没有从小欣那里得到刘斌的照片比对,但我基本可以肯定,他就是刘斌本人无疑。

我指着被他挟持的刘二,眯着眼睛说道:“你就是这样跟我谈生意?”

刘斌没有理会我地指责,盯着我说道:“别生气,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你竟然能够找到,而且用的时间这么短,说明你是个聪明有本事的人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你应该知道,谈生意是需要筹码的,而他就是我手中的筹码。”

他把威胁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让我很是蛋疼,重点他并不是光打嘴炮的人,我身后的大水缸就是最好的证明——我可以肯定小帅的尸体就放在里面。

我捏着工兵铲的手不由得暗自紧了下,说:“你想我做什么,直接说。”

“爽快!”刘斌翘起嘴角,说:“小欣给你多少钱,我加三倍给你,这件事到此为止,你把这个地方忘记,就当从来没有来过。”

我不认为事情就这么简单,说:“你不担心我拿了钱不办事,事后反悔?”

“聪明!跟着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。”刘斌再次赞了一声,然后指着刘二说:“这是我的筹码,也是你的投名状,你把他杀了,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啦。”

刘斌把杀人说得跟杀鸡一般简单,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里,让我感觉荒谬至极,但我知道他没跟我开玩笑,他是个十足的疯子。

同样看出他没在开玩笑的刘二,此时害怕得双脚发抖,也不敢喊救命了,一个劲对我使眼色。

跟疯子没有什么好谈的,我虽然没有功夫,但将近一米八的大个,没事就去健身房撸铁,肌肉力量还不错的,即便刘斌有些功夫,但毕竟他身高不到一米七,身形比较单薄,我还是很有信心拿下他的。

唯一麻烦的就是刘二在他手上,正当我寻思如何动手的时候,刘斌突然把刘二推到我的面前,随意地说道:“杀了他,钱你拿走。”

刘二一个踉跄倒在我的脚下,很是醒目的顺势打了一个滚,滚到两丈开外,我一瞧机会来了,扬起手中的工兵铲就朝刘斌挥去。

我并没有把刘斌当成是生死相搏的对手,没有想要他的命,只是想制服他而已,所以工兵铲挥去的方向不是他的脑袋,而是他的手臂。

只是下一秒我就后悔了,我非常清楚地看见刘斌非但没害怕,反而嘴角上扬,看着我的眼神满是戏谑之色,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动手一般。

只见他一个转身后鞭腿,就把我手中的工兵铲打落在地,手上刚传来剧痛,还没反应过来,他就如猛虎一般扑向我,一阵刺拳、摆拳、勾拳、掴拳,各种拳、肘、腿法,不要钱朝我招呼过来,凶狠异常,顿时就把我打蒙圈了,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最后他跳起来抱着我的头,用膝使劲击打我的脸部,动作一气呵成,没有半点拖拉,很是潇洒飘逸。

可苦了我喽,被他一顿爆揍,像是被汽车撞过一般,全身上下疼痛不堪,两眼直冒金星,脑袋嗡嗡直响,鼻血流下来糊我一脸,看起来很是恐怖。

我摔倒在地,半天缓不过气来,只能双手抱着头部——这个动作看起来很怂,但没办法,实力不允许呀,双方武力值相差太大,我只有如此保护自己,免得被他打成傻子。

刘斌没有继续攻击我,搜出我的手机扔到一边,防止我偷偷报警,做完这一切,他扭了下头,脸不红,气不喘,视乎刚才胖揍我一顿,只是一个运动之前的热身而已。

他很是看不起地瞟了我一眼,一脚将工兵铲踢到刘二的面前,摊开手,耸着肩说道:“本以为他是聪明人,结果……很令我失望,白白浪费了我给的机会。”

“机会只有一次,现在我把这个机会给你,杀了他,钱你拿走,就这么简单,想来,你不会让我失望吧?”

刘二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,结果我在刘斌的面前不堪一击,这让他肠子都悔青了,早知道如此,今天就不该跟我来这鬼地方。

被刘斌逼人的眼神看得胆颤心惊,坐在地上的刘二想往后挪,只是双腿发软,反而动弹不得,他哭丧着脸,说:“兄弟,你一个人打我们两个轻轻松松,有必要让我们两个自相残杀么?”

“我知道,就算我真杀了他,你肯定也不会放过我的,兄弟,你别玩我们了行不行?”

“我求你了,放过我们,今天的事情,我们绝对不说出去,我发誓……”

“不行……”刘斌怒吼道:“谁特么让你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?”

“老子今天就是要玩死你们,怎么,有意见啊?”

说着,刘斌突然诡异地笑起来,说:“我突然想到一个不错的主意,不用你们自相残杀,留点力气给自己挖个坑。”

“既然你两个感情不错,那就都埋在这里,做鬼也有个伴,你看,我对你们多好,哈哈……”

刘斌说得很是畅快,而听到刘二耳中,却毛骨悚然,慌急忙慌地抱住他的大腿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不断哀求,但是没用,反而被拳脚相加,眼看就要被打死,稍微缓过来的我赶紧喊停,说我听你的,听你的,这才让他停手。

没办法,形势比人强,我只有低头,老老实实听刘斌指挥——给自己和刘二挖坑。

刘二被打得半死,屈倦在地上哼哼唧唧,我也好不到哪里去,全身疼痛,自然,这挖坑的速度很慢,一旁的刘斌很不耐烦,时不时踢我两脚,催促我快点,别磨磨蹭蹭的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勉强挖了个能容下我和刘二容身的坑,已经累得半死,还没缓过气来,我俩就被刘斌捆上扔进坑里面。

刘斌并没有马上动手杀我们,而是一铲一铲往我们身上填土,我反应过来,他这是要活埋我们两个!

面对死亡的恐惧,刘二吓得半死,在坑里不断挣扎,被很不耐烦的刘斌一铲拍下去,直接晕倒。

而我虽然要稍微冷静一些,但同样不敢造次,脑子不停地想脱身的办法,眼看土已经埋到我的胸口,我灵机一动,想到一种可能,说等一下,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?

刘斌顿了一下,想了几秒钟,然后坐了下来,俯视着我,笑着说道:“是想死个明白吗?”

“我这死得也太冤了吧!”我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,只是受小欣地委托,小帅不停托梦给她,让她很是恐惧,整晚睡不着觉,人都要崩溃了……”

我一边说着小欣的惨样,一边看着刘斌表情地变化,只见他从刚开始的戏谑和蔑视,逐渐变得皱起眉头来,我心里一喜,感觉有戏,嘴上把小欣说得更惨一些。

“够了……”刘斌表情变得狰狞起来,怒气冲冲地拿起工兵铲,走到一旁哐哐地砸起来。

他一边砸,一边骂道:“草泥马……狗日的,死了还害人,草泥马,死了还纠缠小欣,你不是有那么多姘头吗?怎么不去找她们……”

我躺在坑里,听声音判断,刘斌应该是在砸那大水缸,只听最后砰的一声,传来水缸破裂的声音,紧接着,平地无缘无故刮起一阵阴气凉凉的旋风,持续了大概半分钟的样子,旋风才停止。

又过了半分钟,刘斌走过来,点上一根烟,猛吸了几口,才瞟了我一眼,问道:“知道水缸上画的符是什么意思吗?”

愿意跟我聊天就好,我想了一下,说:“这符我没有见过,但大概能够猜出来,这应该是禁锢怨灵的符咒。”

“怨灵?”刘斌诡异地笑了下,说:“怨灵怨灵,那得有怨气才行呀!”

“你说,一个人糊里糊涂,甚至……都不知道自己死了,那还有什么怨气?”

“活死人!”我瞳孔一缩,发出颤音问道:“你……你把小帅做成活死人了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